兽人星球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本帖最后由 静籁永恒 于 2018-10-24 01:54 编辑

在编年史灵感枯竭的时候随手写哒!不要在意名字,就当做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人的说!(某人好惨)

故事发生在一个辐射区内。
辐射区,因一场意外造成某辐射物质泄露。如果体质较差者待在辐射区里,时间久了就会遭受辐射物质的感染,被感染一段时间后身体和精神就会产生变异。区域内辐射物浓度越大,给予感染者的身体变异能力就越强,同时可以使正常人变异的更快。根据区域内的辐射物浓度,从小到大,可分为“绿区”“黄区”和“红区”。

感染较轻者会出现轻微咳嗽,离开辐射区后不久就会痊愈。

感染较重者咳嗽时会咳出血,注意力会逐渐变得难以集中,身体发冷,精神振奋。如果身处在“黄区”“红区”处,皮肤会出现硅化,这种状态下如果不及时撤到“绿区”或者非辐射区,结局可想而知。该状态下撤出辐射区后并不能自我痊愈或减轻,必须通过药物或者血清治疗。

介于两者之间的症状,通常是待在“黄区”中久了之后就会出现,其表现为时不时的走神或昏迷,身体发热。此状态可随在不同的区域发生不同的改变。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分享至:
| 1 人收藏
条回复
静籁永恒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24 01:19:33
本帖最后由 静籁永恒 于 2018-10-24 01:22 编辑

第一幕------破晓彼岸


    “咳咳......嘁.....”伊森不断地喘着粗气走进一栋废弃的大楼,生命探测仪显示,大楼里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但他知道,他要找的人,要杀的人,就在这栋楼里。
    伊森走在楼层的走廊中,脚步声回荡在走廊四周,与外面细雨声比起来,异常响亮,可是他已经无心轻走慢步。伊森留意四周,他要找的人非常狡猾,稍微一不留神自己的脑袋便会开出艳丽的血花。
    “不在么?咳咳......咳.....”伊森咳嗽越来越频繁,他感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但是复仇的烟焰火已完全覆盖住了他死亡的恐惧,不,他从来没有过对死亡的恐惧。
    当伊森走到六楼的楼梯口时,耳边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哼歌。是他,绝对是他!
    “咳咳......”伊森捂住嘴巴咳嗽,松手后,红色的液体在他手上,温热温热的。
    伊森的双腿不断发抖,当然,不是在畏惧那个人,而是身体逐渐不受自己的控制。他快步向声源走去。
    声音越来越近,伊森听清了哼声的调律------他在受人雇佣去暗杀一位平民的时候听到过,不对,貌似很早以前也听到过.........可惜那次任务失败了,在自己快成功狙杀目标的时候,“砰!”狙击枪被人用枪打坏,这也被目标察觉而逃走,最终导致任务失败,随后他就听到有人哼着曲。
     这是一首童谣,为什么他这么认定,因为他以前听到过,至于是谁哼的,伊森已经记不清了。
    过后伊森查看了卡在狙击枪里的子弹,是竞争者的子弹,上面还刻有微小的“LOEN”字样。之后,每次任务执行失败的时候,都出现过这样的子弹。后来伊森经过查看各种情报,最终,洛恩的资料出现在他的眼前。
    而现在,伊森一路追击,终于要与自己要杀的人相见了。在这区域里,他一定也快不行了吧。伊森走到一所房间的门前,这时哼声戛然而止,伊森嘴角一弯,踹开了房门。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静籁永恒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24 02:02:13
本帖最后由 静籁永恒 于 2018-10-24 02:05 编辑

第二幕-------沉默羔羊

    我用了两分钟,恢复知觉。
    我用了十分钟,在地上挣扎,爬起来,靠在掩体旁,做一点聊胜于无的急救。
    我用了一分钟,思考..........思考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最后,我用了十秒钟得出结论,我还活着,但我快要死了。
    “咳咳.......咳........”我咳嗽了几下,身体真难受,好像不太受使唤了。真是没想到,这五大三粗的家伙,头脑可不简单呐!居然能把我逼到这片区域,这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么?
    我是一个对自己外表毫不在乎的的人,因此我一点也不想知道我的脸现在是什么样子,但看了看我的双手..........我确定现在自己的样子像个怪物。
    我拿起通讯机,沉默一会后又放下了。呵,在这辐射区的“黄区”里,信号遭到严重干扰,再说,即使求助同伴,自己在这里不做点什么的话,会死的。得要前往“绿区”.......这不太现实。也不可能,他们都去执行任务了.....即使赶来了.....也.....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知道那是什么,离这片区域遭到辐射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它们还没有死光么?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声音越来越近,果然,是“沐光者”,只有一只。称呼这么好听,不就是丧尸么?
    “在哪呢......在哪呢......?”我不断地在地上寻找着某样东西。丧尸越来越近,离我只剩下两米的时候,我找到了我掉在地上的手枪。
    “砰!”一枪下去,子弹击中了丧尸的脑袋,然而它只是往后退几步,又朝我走来。
    “嘁......已经到杀不死的地步了么?”丧尸突然朝我扑过来。“砰!”第二枪,同样打中它的头部,最后,它倒下了。
    “果然.......还是可以杀死的嘛.......”我瘫倒在地上,松了一口气。
    “呃啊啊啊啊啊啊......”呻吟声再次从不远处传来,放眼望去,可以看的到成群的丧尸。
    “是刚刚的枪声吸引他们来了么.......可恶.....”我继续逃着,同时不断观察周围,寻找一个掩体,即使死了,应该也不会被人发现吧。
    我躲在前方的掩体旁,举起手枪朝丧尸射击,我知道,这只是徒劳,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谁不会这么做呢?最后一颗子弹射出时,我突然感觉我非常的傻,明明最后一枪可以打在自己头上的。
    我瘫倒在掩体旁,丧尸的呻吟声越来越近,我闭上了眼睛。
    “希望我不会成为他们的同伴........希望.....没有人看见我.......”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静籁永恒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24 15:49:41
第三幕-----只是玩笑
    “这就是你的遗言了么?”一个身影闪过,刀光在洛恩面前晃了几下,而后后丧尸们停止了动作,身体裂开,变成一堆碎块。
    “你们不是说去做任务了么?”对于这次被救,洛恩已经没有感觉。因为,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
    “一点感激都没有,算了,你就是这样子的人。”路晓走到洛恩的面前,蹲下来检查他的伤口。
    “看来平时的训练排上用场了,没想到这东西还是真的呢。”萧月用刀戳了戳尸块。“这只是一些恶心无能的怪物罢了。”
    “这只是遭到轻微辐射变异的怪物而已.......'红区'还有比这可怕十倍的存在,呃,轻点......”洛恩虚弱地回答。“哦?只是简单的处理伤口就不行了?”路晓嘲讽地一笑,一边为洛恩小心地包扎伤口。
    “没用的......我已经被感染了........包扎伤口是没有用的.......快扶我起来吧........”此时路晓也已经包扎好伤口,将洛恩扶了起来。
    “喏,给你。”萧月捡起之前被洛恩丢弃的手枪,递给洛恩。
    “这已经没子弹了......”洛恩看着手枪,不愿接过。
    “至少让我认出这具尸体是你呀!”萧月朝洛恩翻白眼,吐舌头。洛恩苦笑了一下,接过手枪。
    “说吧,接下来你想怎么样?电子地图被辐射干扰了,要死我们都会死在这里。”洛恩转过头。“我们可不想成为你的陪葬品。”这次对于同伴的救援,他们也是匆匆忙忙地赶来,并没有想过辐射对电子设备的干扰。
    “你们来营救都不制定计划的么........怎么样......该怎么办.......”的确,这次突然被追杀,洛恩一点计划都没有,甚至武器也只是随手拿起的手枪。
    “连计划都没有,你们还来救我,不如让我死在这里。”洛恩实在想不出什么计划,抱怨道。
    “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路晓挖苦着洛恩。
    “这可是你说的!”萧月拔出刀指向洛恩,“想死,我可以在这里给你个解脱!”萧月的眼神中带着愤怒,没有一丝犹豫。
    “别这样......”路晓劝解道。就这样僵持十几秒钟,萧月忍不住笑了。“眼神挺到位的,如果说话的语气再坚定一点就好了......”洛恩对于萧月这种无聊的演戏已经无感,而且他心里也清楚,身为同伴的她绝对不会杀死自己。
    “边走边想吧。”萧月望向不远处,“它们来了,快点。”萧月催促着。路晓扶好洛恩,朝着一个方向不断前进着,前方会有什么等着他们,他们心里都没有底。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静籁永恒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25 19:09:43
本帖最后由 静籁永恒 于 2018-10-25 19:17 编辑

第四幕------“安全屋”


    萧月斩杀着阻挡在前方的丧尸,为后面两人清路,而路晓扶着洛恩紧跟其后。
    “前面有家废弃的医院,能不能快点?跟乌龟一样慢!”萧月催促着。
“你说的倒轻松啊!要不然你来扶啊!”路晓抱怨道,小心地扶着洛恩,在萧月的保护护下,快速走进医院。
    “呼.........得救了,嗯?洛恩,洛恩!”路晓摇了一下洛恩。
    “他只是昏过去了,趁这个时间你就搜查一下这家医院,说不定会找到有用的东西,这里辐射浓度很低,电子地图已经恢复,我先在这里制定一下测退地点。”萧月握着刀,用耳朵仔细聆听周围。“这里也有它们,只是很少,走吧。”
    “可是.......”
“我守着他不行么?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路晓只好将洛恩放在一间病房的床上。
    “这样真的......”路晓话说到一半,萧月就摆出拔刀的姿势,虽然并不会闹出人命,但路晓还是乖乖走出房间去搜查这家医院。
    “呼.......”萧月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摆弄起电子地图。“最近你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然后还企图用一顿大餐打消我们对你的怀疑,这不?在外面浪够,招惹到人,然后我们又赶来救你。”
    “干脆就不要来救。”洛恩冷漠地回答。
    “你这样说话,坚持来救你的,就只有傻的可怜的我们了。”萧月微微一笑。
    “也不想想次次请你们吃大餐,这些钱哪来的?”洛恩翻了个身,即使身体非常疼痛虚弱。
    “话说,追杀你的人是谁?”萧月试探地问了一句。
    “伊森,我的钱都是从他那里得来的。”洛恩直接说出了名字,让萧月感到有些惊讶。
    “伊森?那条爱财如命的老狗?你居然能成功向他借钱,还不还?”萧月怀疑自己听错了名字。
    “不,每次我都去破坏他的任务,这便是我的任务,之后的酬金可想而知,能顶得上普通人五个月的正常生活支出。”洛恩如实回答道,平日里对同伴的质问遮遮掩掩的他,这次居然老老实实的说出来。
    “这次追杀肯定是他精心策划的。”萧月摇摇头。“他这么厉害,再加上我们没有什么计划,该怎么办才好。”
    “计划是有的,等路晓回来再说。”洛恩再次翻了个身。
    “嘿!看看我找到了什么?”路晓踢开房门,手里多了几样东西。
    “呼,如果你先踢房门的话,你就再也说不了话了。”萧月收起刀,又坐回椅子上。
    “抗生素五支,肾上腺素两支,镇定剂一只,还有其他药物估计是他们撤离的时候来不及拿走的。”路晓清点着收集来的东西。
    “除了抗生素,其他都是有用的,话说,你带连环锁应炸弹了么?”洛恩平躺着,手中紧握十字架项链。
    “每次执行任务都不知不觉地带着,已经习惯了,你要这个干什么?”路晓清点好药品,转头看向洛恩。
    “没事,等会你就知道了,快,给我一支肾上腺素。”路晓应声将一支肾上腺素丢给洛恩,洛恩拔下针罩,沉默一会后,快速扎了下去。一阵痛苦的低吟声后,洛恩感觉自己暂时得到了远离死亡的机会。
    “我真应该把它录下来。”路晓已经收拾好药并背上背包。
    “那么请不要在我的葬礼上播放,谢谢。”洛恩苦笑道。
    “现在出发吧,线路路上我会想,毕竟电子地图信息并不完全正确。”洛恩缓缓起身。
    “刚刚你们是不是说了谎,其实我们是可以任何时候离开这个地方的吧。”准备离开房间时,洛恩突然说道。
    “这里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你想放弃么?”萧月的一点点地贴近洛恩。
    “没....只是不想连累你们。”洛恩低下头,小声说着。
    “走吧走吧,别说什么废话了。”路晓不耐烦地催促着。
    “呃啊啊啊啊啊啊......”令人烦厌的声音再次响起。
    “都是你,能不能对门温柔一点?”萧月抱怨着,扶起洛恩。“好嗯.....好重.....我理解你之前的感受了。”
    “真替你在他没有打过肾上腺素之前没有扶他而感到遗憾,走吧!这次我来掩护。”路晓端起G11朝丧尸射击,“到时候你可帮我付弹药钱啊。”
    “好,不仅帮你付,还会请吃大餐,想好去哪家高档餐厅了么?”洛恩立马回话路晓,没有半分犹豫。
    “前提是你要活着,对吧,可别让我失望哦。”路晓不断开枪射击丧尸,萧月扶着洛恩以最快的速度前进。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静籁永恒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25 19:11:58
本帖最后由 静籁永恒 于 2018-10-25 19:18 编辑

第五幕------夜枭轰鸣

    洛恩三人在大路上艰难地前行着,此时路晓的突击步枪弹药已经用完。
“嘁.......”路晓快速收起G11,从背包里拿出冲锋枪,装好弹药后对丧尸群一阵扫射,丧尸从前后方不断涌来。
   
    “他们准备好了么!这么久?”萧月对路晓大喊,此时萧月不能用刀,只好不熟练地单手拿着M950A向前方扫射。“他们.....是.....?”即使注射了肾上腺素,洛恩的身体依然很虚弱。
    “你们快点啊!洛恩说了,如果他活着,就请我们吃!大!餐!”路晓拿起对讲机大喊,对讲机中只有“沙沙”声。
    “快趴下!”丧尸群快要接近三人的时候,对讲机发出了让洛恩感到熟悉的声音。三人应声趴下,“轰.....轰........”轰炸声从三人四周传来。一轮轰炸过后,三人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灰,查看四周,周围的丧尸已所剩无几。
    “重武器?怎么搞到的?”
    “只要我想要的,没有什么是我搞不到的。”对讲机的另一头传来得意的声音。
    “龙瑛?”
    “没错,回来记得要请我们吃大餐哦,你说好的!”龙瑛大声说到。
    “抱歉,大餐是三人份的。”
    “对啊,我,路晓和萧月刚好三人,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再把夏茗加进来。”
    “夏茗也在?真拿你们没办法。”洛恩摇摇头。
    “快走吧,丧尸过会又会再聚拢过来,我用炮击掩护你们。”
    “龙瑛,你曾经在这个地方呆过许多天,你知道这附近有有音响的大楼么?或者是靠近音响店的大楼。”
    “嗯.....我想想,你们那个方位继续往前走,再往右拐大约160米处,就是一家公司,以前非常有名的,嘿!别睡了!八点钟方向!快!”
    “唔....好的.....”一女声从对讲机传出后,紧接着就是一阵枪声。
    “走吧,已经没时间闲聊了!”路晓收回对讲机,三人朝着龙瑛所指的位置前进。
    在炮击的掩护下,洛恩三人跑进了一栋大楼。萧月搀扶着洛恩来到一处房间,让洛恩坐在一张椅子上。“还行,如果再来一点运气的话.....”洛恩松了口气。
    “所以说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萧月疑惑地问道。
    “你们可以帮我搜寻这栋大楼么?把没有坏掉的,有电的音箱都找出来,路晓,把你的连锁感应炸弹给我,全部!”洛恩费力地将话说出。
    “好好好,都听你的,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可别死掉了啊。”路晓将炸弹全部拿出来摆放在洛恩面前。
    “走吧,我们分头行动,不打扰他工作,他不会有事的。”路晓催促萧月。
    “记住,你要死,也要死在我们的手上!”萧月撂下狠话(?),转身同路晓走出房间。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洛恩一人,和细微的雨声。
    “呼......要说准备,我还是做了一点点的。”洛恩拿起炸弹,端详一会后,开始拆卸起来。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静籁永恒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25 19:16:08
本帖最后由 静籁永恒 于 2018-10-25 19:18 编辑

   
第六幕------枯竭渴求

    “砰!”巨大的枪响响彻整条街道,子弹击碎了巨型丧尸的头部,随后巨型丧尸站了一会儿,然后倒在地上。伊森轻微地咳嗽一声,瞄一眼生命探测器,失望地摇摇头,“还是没有么?”
    本来已经把洛恩逼向绝路了,没想到自己居然踩中了不知道是谁埋下的地雷,洛恩便消失在连环爆炸的烟火中,伊森也被爆炸波及到,虽然自己穿了防护服,但是爆炸威力太猛了,更何况还是直踩地雷?
    伊森从昏迷中醒来,防护服已经被炸损,它在自己价值即将消逝之时发挥了它的最大作用。“真是累赘。”伊森脱下已经坏掉防护服,然后试图站起来。
    “唔.......嗯......”伊森勉强地站起,环顾四周,寻找刚刚被地雷炸飞的、还有用的武器。虽然希望渺茫,但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远处传来了丧尸的呻吟声,伊森加快了寻找自己散落的武器。此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生死关头。
    “WA2000....坏了......FP-6的.....枪管?....M4A1的枪托.......MAC10.....还行...旁边还有两发弹夹.....可恶!就只有这把枪了么?”伊森生气地踢开了FP-6的枪管。
    “唔.....疼...嗯?”FP-6的枪管滚向不远处,伊森朝该方向看去,使枪管继续停止滚动的,是伊森的T.50,旁边还有钩爪枪。
    “看来回去得要好好收藏它。”伊森走上前去,将枪管拾起,而后将T.50和钩爪枪捡起,放在系在腰间的挎包中。虽然平日里他不喜欢携带噪音过大的武器,尤其是像T.50这种,可是这次,他想亲手用它来给洛恩的头来上一枪,此时巨大的噪音想必是为自己的成功而献上的喝彩。
    想到这里,伊森微微一笑,他想知道,这场游戏,到底谁会获得胜利。
    丧尸声越来越近,伊森可不想浪费子弹,他掏出钩爪枪朝一栋大楼射去,靠着生命探测仪寻找洛恩的踪迹。无论老鼠跑的有多快,最终还是会落入猫掌,想必不就过后自己就是那只猫吧。伊森就这样,哼着歌,在各栋大楼见穿梭,寻找着他要捕获的“老鼠”。
    回到现在,伊森摸了一下背包里的子弹,“T.50的子弹还有一发......还是留给他的脑袋吧......”伊森收起手枪,此时远处传来一阵轰鸣声。
    “是他么?又踩中地雷了吧。不对.........”听着轰鸣声,这不像是地雷的爆炸,而是........
  “迫击炮?”伊森皱紧眉头,在他执行一些极端的任务时可听到过不少。不过,这里怎么会出现重武器呢?难道........
    “看来是有帮手了呢。”伊森将钩爪射向另一栋大楼,“但是啊.....一切都只是徒劳罢了。”紧接着,伊森双脚离地,飞去另一栋大楼处,朝着轰鸣声方向前进。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静籁永恒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25 19:20:30
本帖最后由 静籁永恒 于 2018-10-25 19:22 编辑

第七幕----暴风将至
   
     “好了,我们把这大楼里面的音箱搬来了一些,再去搬的话可就要堆满房间了。”路晓用手擦去毛发上的汗珠,嘴里微微喘着气。
    “所以说.....你想干什.......么嘛。”萧月则是双腿颤抖,喘着粗气,连话都不能正常说下去。
    “好了好了,你们先休息吧,接下来只要.......”洛恩将缓缓走到各音箱前,蹲下去捣鼓一阵后,站起来继续问道:“这楼一共有多少层?”
    “13层,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只是我无聊看了电梯旁的示意图一眼。”路晓得意地一笑。
    “下次说话请说重点,拖泥带水是无聊而又没有意义的,好了,路晓,把最后一支肾上腺素给我。”
    “唉?我这里有比肾上腺素更好的东西。”路晓从背包里掏出两支装有绿色液体的针管。
    “这是.....什么......”萧月坐在一旁,还没有完全调整好身体状态。
    “血清哦,自从那次事件后的两个月中,组织着手研发对付该辐射感染的血清,终于!”路晓举起针管,“当当当当!一针见效,包你满意,童叟无欺!虽然使用过后可以治愈中等感染,但是过后在辐射区内再次待上5个小时,还会再次感染哦!”
    “你废话这么多,不如去搞传销吧。”萧月已经调整好身体状态,在一旁捂着嘴巴笑着。
    “把最后一支肾上腺素给我。”洛恩板着脸,显然他已经不想再重复第三遍。
    “剂量已经够多了,再打下去......”路晓看着洛恩,不敢把话继续说下去,于是将包里的最后一支肾上腺素给了洛恩。
    “嗯........”痛苦的呻吟声再次响起,比之前轻了不少。
    “走,我们把这些音箱搬到6楼,然后你们就可以休息了。”洛恩抬起其中的两个音箱,快速走出房门。
    “哈?还来?等一下啊!”萧月抬着音箱跟了过去。
    “真不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路晓给枪装好弹药后,也跟了上去。
   
    将音箱整齐地排在在六楼一个房间四周的墙上后,洛恩掏出一个u盘插在其中一个音箱上。
    “这是什么?”路晓好奇地看着小巧的u盘。
    “路晓,把一支血清给我,还要一支一次性信号弹 。”洛恩没有在意路晓的疑问。
    “给,自己用么?”路晓将血清和信号弹递向洛恩。
    “不,待会你就知道了。”洛恩微微一笑。“你们走吧,到附近待机,然后再跟龙瑛和夏茗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做任何事情,你们也是一样,在一旁观看就好,就当是看无聊的现场直播吧!”
    “难不成你要和那家伙谈判?”萧月难以置信地看着洛恩。
    “我自有我的办法。”洛恩眼神和话语中没有一丝犹豫。
    ”有多少把握?”萧月不安地问道。
    “10%,或者更低,等我还活着,请以最快的速度将我接走。”洛恩低声地回答。
    “没想到你还挺有自信的嘛!”路晓拍拍洛恩的肩膀,拉着不愿走的萧月,“走吧走吧,去隔壁看大戏喽!”萧月原地沉默一会后,跟着路晓走出了大楼。
    路晓两人走了之后,洛恩看着萧月给自己的手枪,微微一笑,“早知道当初我就不该把弹匣打空的,最后一发真应该留给伊森那家伙。”
    “真的没关系么?”龙瑛通过望远镜,看见洛恩朝天空中发射信号弹。
    “路晓说.....只要看就行......看吃的么.....”夏茗通过瞄具看着洛恩。“不是吃的啊........”夏茗正准备再次睡过去,被龙瑛重重地拍了一下后脑勺。
    “唔....轻点....你这样子.......是没有女的要你的.......”夏茗打了打哈欠,继续通过狙击枪瞄具观察情况。
    “也没有像你这么懒的女人。”之后龙瑛再也不多说什么,看着洛恩静静地坐在一张椅子上,貌似在等待着谁。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静籁永恒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25 19:30:50
第八幕-----殊途同归
   
    “啊,一张让我想扣下扳机的面孔,走进去了.......”夏茗揉了揉眼睛,看上去非常困倦。
    “真是不错嘛,惹上了这么个大人物。”龙瑛嘴上笑笑,却又皱紧眉头。
   
    大楼内,洛恩坐在一张椅子上,轻轻哼着曲,对于前方未知的危险,他没有慌乱,因为他自己对于是否能远离危险也没有把握。
    过了一会,洛恩停止哼歌,看着眼前的房门。
    “咚!”房门被伊森狠狠地踢开。
    “嘿,对待门温柔一点。”洛恩对于巨大的踢门声没有感到半分惊恐。伊森没有说话,而是一步步走到洛恩面前。
    “哼......废了这么大的劲来追我,甚至连自己的身体安全都顾不着,如果我是女的,说不定我会毫不犹豫地爱上你了呢。”洛恩直视伊森的脸,并没有被他的怒颜所吓到,说话的语气反倒非常轻松。
    “这就是你的遗言了么?我还以为会有多么有趣,洛恩,你太让我失望了。”
    “抱歉,我就是这么无聊的男人。”
    伊森止住步伐,观察四周。“你的同伴哪里去了?他们不来帮你么?”
    “我现在和你一样,不需要同伴,暂时。”
    “或许他们因害怕而逃跑了呢?”伊森坏笑了一下。
    “你怎么不因为我这边有同伴的帮助而害怕逃跑呢?你是想和我长篇大论一番么?”洛恩靠在椅子上,抬头仰望着天花板。
    “我有这么像影视剧中的三流反派么?”
    “我看你的脸像,而且我知道你的意识现在没有那么清晰了。”
    “......”伊森沉默不语
    “辐射带来的不仅仅是肉体上的变异,你一边忍着精神上的变异,一边在奋力地追杀我,如果我不发射信号弹,你现在一定已经疯掉了吧?”
    “这并不要紧。”伊森点了一支烟叼在嘴里,没有注意到洛恩的手有所动作。“我现在只有唯一的一个念头,那就是见证你的死亡,是时候了!”伊森将T.50快速拔出来,对准伊森,但同时......
   
   
   
    “!!”在伊森举枪指向洛恩的同时,洛恩也拿起手枪对准伊森。
    “真是熟练的拔枪动作呢,跟每次看到你任务失败的时候那动作一模一样。”
    “........”伊森看着枪口,沉默不语
    “为什么不开枪?你是在怕这个么?”洛恩举起了起爆装置。“一时冲动就冲进大楼,也不想想我为何继续留在这里,而且还让你知道我的位置。”伊森此时再次观察四周,发现周围都已经布置好了连环感应炸弹。
    “那么你为何不摁下去?”
    “这么做的话对双方都不好吧,况且你我都被辐射感染。”
    “如果换做是我,我就会这么做,因为这样会结束的更快,反正我已经没有什么好留念的了。”
    “你在这世界真的没有什么好留念的了么?”
    “对,没错,亲人离去,战争,杀戮,我已经失去了想活在这个世上的理由,而你就不一样了,你心里还有着同伴,还有你和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时光,如果你我都在这里死去,我或许会成为这场对决的赢家,所以,快摁下去吧!快结束这无聊而又漫长的旅途吧!”伊森的的神情越来越激动,而洛恩听了伊森的言论后,却仰天大笑。
    “既然如此,那我为何不摁下摁钮,而你又为何站在我眼前,随便找一个地方去死不好么?”
    “.........”
    “你现在这个样子不就是个三流反派么?讲什么没有理由不活在这个世界上?难道你的亲人都.........”
    “住口!”“砰!”伊森扣下扳机,子弹从T.50中飞出,击穿了洛恩.....身后的墙壁,此时伊森已经没有任何弹药了。
    “看来还是有理由的嘛!我改变主意了,让我安全撤离辐射区,你将会得到血清和一个理由,活下去的理由。”洛恩站起来,手里摆弄着起爆装置,似乎毫不在意失手的后果。
    “.......那么,让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伊森沉默了一会,问道。
    “啪啪!”洛恩轻轻拍掌,一架直升机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嘿!快点,迟到可是要罚钱的!”路晓在直升机上大喊。
    将手枪、血清、起爆装置放在椅子上后,洛恩纵身一跳,跳上直升机。
“你肯定在附近藏了火箭筒,对吧,到时候我很期待你把我们轰下来哦!如果还有下次,复仇请挑选个好地方,我讨厌这里。”接着,直升机开走了,只剩下伊森一人在大楼里。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静籁永恒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25 19:32:02
第九幕-----风起无兆

    伊森独自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楼内,他拿起椅子上所有的东西,然后坐在椅子上思考,思考为什么自己要来这里?为什么会放过洛恩他们?
    “活下去的理由,么?”伊森看着手中的起爆器和血清,沉思一会后,注射血清,然后立马摁下起爆器。如果血清是假的、起爆器是真的,也好,能结束自己痛苦的一生,可是........为何心不能平静下来........明明快要死了.......
    一秒,两秒,时间在流逝,伊森闭着眼,可是依然没有感受到那股爆炸的灼烧感。
    “沙.....沙......”四周传来的并不是爆炸声,伊森睁开眼睛,再次观察四周,发现音箱贴着墙壁整整齐齐地摆放,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滴......滴.......机密文件#3632DS80......播放开始........”
    “根据记录员记录.....xxxx年xx月xx日........xx战役.........”这让伊森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因为正是那场战争,轻微地改变了他的人生走向。
    “今天是.....以下为今日......所救平民的名单.........”录音文件貌似有些损坏,音箱所发出来的录音断断续续的,中间还有一些残缺。
    “...............”伊森仔细听着名单中的名字。
    “.........!”两个熟悉的名字传到伊森的耳朵里,伊森皱紧眉头,继续听着录音。
    “目前.......已将这些人员.......送去安全区域.........虽然很遥远..........”录音中的人员说出了这个地方。
    “记录......结束........沙..........沙..........”之后音箱不再发出声音。
    “无聊,这次谈判,我好像亏大了。”伊森微微一笑,走向了这栋大楼的楼顶。
   
    楼顶,伊森的通讯器发出提示声,伊森取下通讯器,摁下接听按钮。
    “你他娘的跑去哪里了!怎么一整天都是通讯失败通讯失败的!”通讯器的另一头传来了怒吼声,伊森也早有准备,将通讯器远离耳朵。
    “你还是老样子啊.....阿道夫......”伊森笑着说道。
    “真是的.....靠边缘站,给我让个位置!”阿道夫怒气依然还没有消去。
    伊森站在边缘,看了看上空,一架直升机缓缓落下。
    “你怎么会跑来这种鬼地方?要不是看见你桌子上那不知名的计划和查到刚刚通讯信号追踪,我都不知道你死去哪了!”阿道夫跳下直升机,怒气冲冲地朝伊森走来,狠狠地抓住伊森的衣角。
    “有这样子对待伤者的么?”伊森举起双手,摆出投降的姿势。
    “你感染了?”阿道夫松开手。
    “怎么?担心我了?”
    “你自己心里也明白,你不需要任何人担心。”
    “但是现在我讨厌这样,暂时。”伊森突然抱住阿道夫。
    “唉?放开我,不要因为你的外表就可以为所欲为。”阿道夫一脸厌恶地看着伊森。
    “我现在心情非常舒畅,所以我要做我想做的事情。”伊森继续紧紧抱着阿道夫。
    “你神不清了吧?我可不想被一只丧尸给咬住喉咙。”
    “那么作为同伴,你就是我的殉葬品,同时也是成为丧尸后第一个食物。”伊森用头蹭了蹭阿道夫,很明显伊森已经解除了感染状态。
    “起开起开.....别想着萌混过关........”阿道夫挣脱伊森,走向直升机,跳起并坐在了驾驶位上。“今天是怎么了.........”
    “走吧,回去痛快地喝上一杯!”此时伊森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催促着阿道夫。
    “除非你回去把事情讲清楚,不然我只能请你喝可可酒。”
    “...........zzzzz”呼噜声从后面传来
    “唉.....真是让人头疼.....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阿道夫摇摇头。
   
    直升机从楼顶离开了,辐射区又回归一片“宁静”,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12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