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星球

  • 伶栮
  • 少年兽
  • 伶栮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在空没有回来之前我会把他的责任进行到底的。
小坏狼 对该贴 + 2 + 5 + 7 并说, 写的不错!
分享至:
| 1 人收藏
条回复
伶栮 楼主 | 发表于 2017-6-11 15:20:30
【第一天的调养】
大家好,我叫曼夜,如你所见,我是一名人类,这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我在另一个世界,一个全是兽人的世界,我完全被当成了异类。走到哪里都是异样的目光,但要是让一个兽人在地球,难免也会这样吧。看着各种各样的狼兽,虎兽,龙兽,兔兽···围在一起交流趣事,玩耍,心中的嫉妒也是不可能少的。
“曼夜,来上课了,这节是生存。”门口,一个穿浅红色外套的红鳞片龙兽人拿着一个课本对着诺大的教室角落说道,“是。”我站起来,换上恭敬的眼神望去,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时第一个肯和我说话,第一个肯把我收留在这个学校里的人,不,是兽。这位可敬的龙兽老师叫绯轩,在这个学校是个班主任级别地位的,在我穿越的第一天,在接受了众多异样的目光后我终于遇见了他,他小心的向我伸出手,不,是龙爪,用温柔的语句问候我,我第一次在这个世界感到温暖,真的,他拉着我走向一个学校,学校很大,面积可以比上我的那个学校的5个了。我警惕的看向周围的目光,不是歧视,不是异样,而是更多的好奇和笑意。我和绯轩在校长那申请了入学手册,校长是个狼兽人,毛发是咖啡色的,看起来很懒散的颜色,本兽更是懒惰,身为校长没有校长的样子,喜欢在大大的狼耳上别一个杯子形状的耳钉,和毛发一样,颜色就是咖啡色,喜欢的也是咖啡,喏,那办公桌上的一大壶咖啡和几个小杯子就是每天少不了的,他只看了我一眼就拿出一张新的未登记的入学测手,然后继续喝咖啡趴在桌子上睡觉。而绯轩好像早就习惯了校长的样子,替我办好手册就开始新生活了。我被分到了绯轩老师的那班,当然这也是我所期盼的,今天是我来学校的第一天,学校的情况还不了解,但种族分歧什么的问题还是会存在的,就算绯轩老师千万次嘱咐要对新同学关心,但,又有几个是真关心呢?我坐在倒数第二排,因为我视力比较好,所以安排到后位,不会看到和自己长的不一样的“人”,同学们也对我没什么意见了吧···
“好,翻开“生存之道”课本78页,今天我们讲在沙漠中怎么获取水,食物资源,好在同学们在以后的历练中多学到一点生存知识。”绯轩站在讲台上,左手握着课本,右手拿着粉笔密密麻麻的写着求生之道等内容。可同学们是不领情的,玩的玩,说话的说话,而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哎,哎,后面的人类同学,你叫什么呀?方便认识一下不?”我正在专心的记载老师的笔记,前面的兽慢慢回头,压低身子,拿着课本挡在面前,带着微笑问我,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笑冲击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嗯···我,我叫曼夜,你···”“穆克,你来说下刚刚我说的“在沙漠中急缺水分时该怎么办”才好?”前面的狼兽人同学刚回头说话,前面的绯轩老师连头都不回就叫住了他。“诶!呃,,挖洞开个水井?”“哈哈哈哈哈···”全班哄然而笑,那位狼兽人的同桌已经笑到地上了,,没错,在地上,,,“不对,应该是查看自己的身上也没有剩余的水或者观察附近有没有仙人掌之类的植物,如果环境极其恶劣,植物寸草不生,也是可以饮用自己的尿液的。记住哦穆克同学,坐下吧。”“知道了。”脸红的穆克坐下,用手肘碰了碰他的同桌,“喂!笑够没有!小心我冻死你!”他的同桌也是个狼兽人,只不过他是蓝色毛发,他同桌是红色的,看起来很活泼的样子,因为就凭那笑到地上的劲头就足以证明了。。。“叮铃铃——”“哈~~~睡了一觉终于下课了~”“哎今天也没听懂什么···”各种声音,各种活跃,我目送着唯一一个这世界上第一个“亲人”走向办公室,才整理好自己的本子和课本,收拾下下一节课准备的东西。这时前面的那个狼兽又回头了。“刚才上课没问到,现在总能问了,同学?你叫什么?我是穆克,上课你已经知道了。”说完这句脸又微微发红了下。我理论下思路,带着当时绯轩对我那样笑容“你好,我叫曼夜,很高兴认识你。”我伸出右手,他也伸出了右手,不,是爪子,那时我才知道,狼的肉垫真的好软耶!我想再多感觉下这毛茸茸的触感,但已经看到对面穆克的不自在了,我赶在厌恶感产生之前撒手,穆克的同桌也加入了。“你好曼夜,我是穆克的同桌齐咏炎,叫我炎就行。”“哦哦,很高兴认识你。”我再次伸出手,啊,这酥心的触感~穆克突然想到什么,兴奋说:“呐,我说,已经中午了,一起去吃饭吧?”
伶栮 楼主 | 发表于 2017-6-11 15:21:13
【这些个年头连方便面都涨价了】
校长室,桌子边,镶金边的咖啡壶上角,我们的校长正打着有规律的呼噜声,趴在桌子上的溭复尾巴慢慢的摇来摇去,耳朵不时扑愣一下,这时从窗边,出现一个黑影,“哟,溭,新来的那个人类你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zZ····呼噜···”···“溭!!!好好的气场都被你这家伙的呼噜声搅糊了!”黑影生气了,大喊一声惊醒了熟睡的校长。“····嗯?是你啊,找我什么事啊,哈~~~”刚睡着被吵醒的溭复用爪子揉了揉眼连打了个哈欠。黑影扶额,同时差点从窗户边掉下去,,“我再重说一遍···那个新来的人类,你知道怎么回事吗?”校长仰着脸仔细的想着。终于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哦!就是绯轩带来的那个人类!嗯,,他是干什么的?”黑影真的差点掉下去,,“搞半天你不是也不知道吗!”“那你知道啊。”又端起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抿了一口。“当然知道,自从那个人类出现后,水晶法阵就没这么反应强烈过。”“嗯?关系到法阵?”水晶法阵,坐落在“大城市”的中心,原本是用来预知外界的入侵者的位置的,但后来战争平息,越来越用不到了,所以政府下令将它改造成用来探测实力的测试仪了。但最强的一次反应也就是上次校长在逛街买咖啡时遇到不明“组织”袭击不小心放了个大招而被水晶法阵探测到,“就在今天早上我刚刚起床的时候,负责管理水晶那边的兽给我发消息了,让我来了解下情况,不过我竟然不知道身为这个学校的校长,连自己的学生实力都不知道~”黑影的语气变成戏虐,半躺在窗户边上,而溭复又是沏了一杯咖啡。放在嘴边。“凭我的能力,我早就知道了(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看见是绯轩就任他去做了我只是个办理入学的兽而已啊···)”“不愧是校长啊,感知的范围就是比我大,那,我先走啦,回头老地方喝一杯哈~”黑影留下句话就跳下窗户。溭复:“这里是15楼啊,,,,,”另一边,第12楼空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忘记了要施法传送回去啦啊啊啊啊啊啊!!!!!!!”
学校教学楼的南边,就是售卖各种日常生活用品和速食食品。有的是无人看摊的自动贩卖机,有的就是兽亲自掌勺下厨做饭,不过最多也就是蛋炒饭或者是土豆丝···而自动贩卖机也就是方便面,面包,还有一些散装零食罢了,目前最受欢迎的就是贩卖机的零食什么的。还没什么兽去食堂。因为,有零食谁还在乎那些饭呢?“唔,,看起来都很好吃,选不了呢。”眼前琳琅满目的零食对我来说就像是超市,因为,哪有一个贩卖机就占10平方千米啊!!!碉堡了啊!!!“哎呀没事啦!你作为新来的同学得体谅下!钱什么的小炎炎出就好!”穆克抓着包鱿鱼味的薯片大快朵颐。“喂,凭什么我出钱,不是你关照人家嘛。”正在啃蓝莓味面包的炎斜眼看向穆克,又转眼看我“曼夜,随便挑吧,我会负责出钱的。虽然不想被穆克那个家伙这么说。”“谢谢啊,那,我就选个海鲜泡面好了。”在地球作为宅男的我可是没想过自己做饭,所以方便面是必不可少的。不过,最喜欢的还是鲜虾鱼板,嗯!o( ̄︶ ̄)n“诶?很会挑嘛曼夜。(一上来就选这么贵的吗···)”炎投入五个硬币,我按下鲜虾鱼板的图案,不一会儿一包面就从上面掉下来,我接住面,仔细观察,嗯,和地球的果然差太多,就是个单纯的蓝色图案和几只鱼和虾子。“谢谢你啦炎~”我带着微笑看向炎,“额,不,不客气,如果你喜欢这个,下次我还出钱就可以···”被抛媚眼(大雾)的炎不自觉的看向一边,嘴角上带着没吃完的蓝莓汁,同时又迷住了嚼薯片穆克,此时炎的心里:这个人类笑起来挺好看的嘛,,,此时穆克的心里:小炎炎的嘴角,,,好像帮他舔下去···此时我的心里:炎怎么了,,穆克怎么和猥琐的大叔一样。。
伶栮 楼主 | 发表于 2017-6-11 15:22:00
【住校,从宿舍开始。后宫,从收集开始。】
结束刚刚不♂好的事情,三人,不,三兽,啊也不对,二兽一人在回到教室的路上遇到了新队友。这位队友可以用这几个字来形容:短小而精悍。
“呐呐,我说,你们是回家还是在这里住校啊?”吃完面我突然想起来住宿还是个问题,“哦,我是住校,但他是放学回家的。”穆克指着炎说。“啊,对,因为我早一下都不想在学校里了,还是家里清净。”炎的爪子揣进火色裤兜里,眼看着湛蓝的天空抱怨。嗯,主要把攻势放在穆克,炎是回家的没事,但我根本无家可归啊,,“穆克,你住的寝室是几个人?”我首先发问。炎已经背着书包向我们道别了。“唔,,,每个寝室都是4兽1室,不过这学期因为恶性伤兽的事件多次发生,所以我那个寝室只有2个兽了。对了!曼夜你来吧!我那个室友好无聊的!都不说话真闷死了啦!”我都还没发表意见穆克就已经伸出那令人毛茸茸的蓝色爪子握住我的手了,啊!这酥心的触感~“嗯,,曼夜你这么陶醉是怎么啦?啊,口水流出来啦!”“诶!哦!不好意思我可能是,,又饿了,嘿嘿···”我意示到自己的过失感觉编造谎言。“刚刚的面吃完你明明很撑啊?原来曼夜的胃口这么大吗?”呵呵其实并不是的···只是职业病犯了,,没错,曼夜在原世界是个死兽人控,还没有什么兽人小说没看过,没有什么资源没见过。如今有这么多···天堂啊!“可是我得去问问绯轩老师,他是我唯一一个认识的老师了。”“那,我先回寝室洗澡啦!明天见!”“嗯,明天见。”我去还有浴室?这寝室略先进···不会连厨房也兼备吧···?
“绯轩老师,您在吗?”敲了敲办公室,不见有兽来开门,也是,天都这么黑了,大概都回去了,,那我怎么办啊??!!“那位同学,你在干嘛?”身后传来一处声音,我寻声望去,咦,没人?大半夜的不会闹鬼吧。。“喂!我在这啦!”“啊,在这啊··抱歉你太矮,太,低了,没看到···呵呵··”眼前这个和大海一样颜色皮肤的小龙兽的身高,和我真的没法比啊···曼夜是1米79,差点突破1米8.这也是曼夜的痛心之处。“不要说我小!我只是还没发育完成!信不信问我分分钟爆你头啊!”说着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金黄色的狙击枪。狙击枪,呵呵,“啊!!!冷静!冷静这位同学!我能体会到身高的痛处的我了解!”我手忙脚乱的把手挡在面前,生怕眼前的这个小家伙会开枪···“那边的两位同学,把那个强光手电筒关了,有什么事找我。”我和这个小龙兽向声音发源地望去,终于看到一个像老师的兽了。这个狼兽人应该是巡视,门卫之类的吧,不然腰间为什么别着一把0·5口径的手枪呢。眼前这个狼兽人嘴里叼着一只烟,拿着提灯。不是警卫就是巡逻,确认无误。不过,“手电筒”是什么意思?这才注意这个小龙兽的身上发着光亮。“啊你好老师,我是新来的学生但不知道寝室的安排怎么样老师你能帮我向绯轩老师问下吗?”我鞠了一躬礼貌的问道。“哦~~你就是绯轩提到的那个小子吧。你的事情他已经都让我替你安排好了,寝室的话跟我来。还有,这个小矮个也是绯轩请来的?”狼兽人低头看去,因为狼兽的身高完全过了1米8··“我,,我也是新来的学生,但还请老师叫我轩克。。”忍住愤怒,况且对付是老师。不过,为什么轩克看这个狼兽的眼神,不仅有愤怒还有点,,,,崇,拜?“啊?轩克,,没什么印象,你干脆也和这个曼夜住一起吧,走,我给你们带路去寝室。”狼兽老师把提灯照在路前,一路上三人,不,二兽一人一句话也没有。不一会到了一个大楼。上面用黑色的漆写着“宿舍楼”真的,好大啊,这个学校一定很有钱。嗯。“5楼517号,这是钥匙,轩克你先跟着曼夜吧,你是后来的钥匙我回头再配一个,我先巡逻别处去了。”说完就走了。“那,小轩克和我走吧。”(掏出狙击枪)“都说了我一点都不小!信不信我用【纯净之光】爆了你啊!”“小轩克不是··轩克冷静!我记住了轩克!”纯净之光?什么东西···“嗯,5楼5,17,这里,啊,钥匙钥匙。”把钥匙插进门锁转开,这时里面也有动静,一扇门同时被两人,不,一人一兽转开。眼熟的蓝色再次呈现。“啊!曼夜!”
伶栮 楼主 | 发表于 2017-6-11 15:24:13
【组队副本的意思是要两个或两♂个以上才能进入哦。】
“曼夜!你真的被分到这里来了!我就不用担心我以后无聊啦哈哈!~”身穿睡衣戴着卡通帽子的穆克左爪开门又爪抱着一个狼型小玩偶,这么大了还需要玩偶陪着吗,,,“穆克也在这啊,那以后就多多指教了。哦还有身边这位小···轩克同学也是和我一样是刚来的,他也在这间寝室,认识下。”“你好,我是轩克。”轩克伸出龙爪,有礼貌的问好,“你好你好,叫我穆克就好。进来吧。”走进寝室,才知道,原来寝室这么大啊。。面积估约大概有200平方左右,正面有个不大的桌子,紧贴着另一个房间(看来是厨房),再往右边就是白色的浴室(真的有浴室啊!!!)而最左边最左边就是四个住宿房间了,另外客厅还有一些鲜花椅子什么的摆设···好想死在这里啊~~~这真的是学生住的地方咩?~“你们住宿的地方,都这么,,,好?”我看着一个门口桌子上的花瓶说道。“对啊,我们的宿舍都这样,我还嫌我们这个宿舍不够大呢,校长也真小气,省下1天的咖啡钱就能再扩大一些面积了,哼。”不是吧这样还小?!孩子,知足吧。。。“哪间房没兽住?”轩克无视了我和穆克的对话,注重自己的隐私问题。“哦左数3,4号都没有。”正在收拾自己衣服的穆克头没有回的说。“谢了,进我房间时记得敲门。”说着进入第三个房间顺便带了门。“砰。”喂这么早就睡啊··等等,那里坐在沙发上的那位狼兽人同学好像一句话也没说?客厅边的超长沙发上,躺着一位看书的深黑色毛发的狼兽人,毕竟是大家以后都得相处的,见面打招呼什么的过程是不能省略的吧,“你好,我叫曼夜,是刚转来的学生,你叫什么?”再次伸出手,期待着那毛茸茸的感觉,但,一分钟过去了。。并没有那令人痴醉的触感。“咦,同学,,我在和你,说话··呢?”黑色狼兽没有回答继续看书。“曼夜,不用理他啦,一点话都不说,当初我废了好多口舌才从绯轩老师那得知他是“那边”过来的。”“那边?”那边是哪边啊···“那个躺在沙发上半死不活的是罗格”罗格,这个兽,真的不愿意说话呢。“哦哦,你叫罗格啊,真是好名字,,呢。。”话还没说完,兽,没了。“诶!!!!罗格呢?刚刚还在沙发上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啊!!”穆克不以为然“别担心,他是那边的暗系,暗系的基本都会瞬移,别放在心上。”瞬移,暗系,还有刚刚那个小轩克身上的光,,不对,这之间肯定有什么关系,明天一定要查个清楚。“穆克,那我就住第三间房,明天见吧。”推开第三间的门,向穆克晚安。“哦晚安~”(关门)“哇···”一张大床贴着带米沙色窗帘的窗户,被子什么的都在床上整齐的叠好。床的右边是一张小桌子,什么东西也没有,应该是自己布置才对。后面有个大橱子,放书本之类的,下面有4个抽屉。寝室这么高级就罢了,连卧室都这样就有点过分了啊···不过,真幸福啊~~趴在床上,软软的,把脸埋进被子中,啊,让我这样窒息吧~~啊,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连个澡还没洗,换洗的衣服就只有身上的一件天蓝衬衫和牛仔裤,一双白袜和黑色运动鞋而已。算了,擦擦身子应该还能穿,大不了向穆克借一件好了。说着脱去并抱着上衣去门口的浴室,“哗啦——”“哎呀,,曼夜你这么急洗嘛,那我先出去好了。。”浴室的里面,淡蓝的毛发暴露在眼里,裸着上身,在浴缸旁边正脱裤子的穆克一脸羞红。“抱抱···歉!我不知道你还没洗!我,我先出去了你慢慢洗!”砸门“peng!”不对啊,这个情况不对啊···明明在第三篇第一段倒数第二行穆克在我查明寝室在哪时已经洗了啊!为什么这种时候才刚开始脱♂衣服啊!算了···再等等好了,顺便再熟悉下寝室好了。“那个,,穆克你先洗就好!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
“哦,哦!那我就先洗了哦,抱歉啦曼夜··”“没关系没关系!明明是穆克先说的洗澡的。。”“喂外面那俩别打情骂俏了烦不烦啊。”轩克在房间里用刚刚能让客厅的兽听见的声音说道。唔,,穆克在浴室脸爆红,曼夜在客厅光着上身呆住。。“什么啊!谁打情骂俏了啊!轩克你别乱说啊!”轩克这小子,,,这么小懂这么多····?
通过硕大的玻璃门,能看到冒着蒸汽的穆克在作出抓头的动作,大概是洗头吧,啊,进去浴缸了,冒出好多水啊,嗯?我怎么对别人的洗澡这么感兴趣啊!!!不行不行···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尽量不想那些乱♂糟♂糟的事。突然一个空灵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刚刚失礼了,重新介绍下,我叫罗格。”举起黑色的毛茸茸狼爪。
伶栮 楼主 | 发表于 2017-6-11 15:25:03
【一开始就有好处那就代表以后还有好处。】
原本不知道瞬移到哪去的罗格又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了,吓我一跳,。穿上上衣,“你好,我是曼夜。”伸出又手,啊~~~啊~~~酥心的赶脚~~~,哼哼,这回可是知道了,在对付发觉前感觉撤手。(松开手)“如你所见,我是“那边”来的,如果你也信传闻的话我不建议你和其他兽一样对待我,也可以像学校其他学生一样无视我或者不理我。”说完伸手拧动门把手。“什么?那边?能和我详细说说吗?”拧门把手的狼爪突然停止,转而放下,回头看向我。“你,对“那边”的事都不知道?”那带着疑惑的红宝石眼睛真是太令人痴醉了。“那,和你讲讲也无妨,讲过后再远离我也不迟。”诶,什么意思?罗格坐在沙发上,拍拍旁边的位子示意我坐下。“大家说的“那边”是指北边【魁都】,历年来所有暗,毒,和相似属性的兽来自这,因为魁都地位偏低,空气潮湿,有许多毒虫异草,还流传着[在这生活的兽都是被诅咒的,而和诅咒的兽在一起谁愿意?],所以魁都只能有毒,暗之类的属性,可是,我们那边的祖先首领都解释完了,但其他人还是不相信,如今父母把我送进这所学校,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交个朋友,解释下没有[诅咒]这一说,但,我意识到这根本不可能,就穆克来讲,就是因为他相信这个传闻我才不愿意和他说话,不愿意和其他兽说话。”解释完事情因果,罗格就又闭上眼躺在沙发上,头枕在我的膝盖上也没有意见。我也就当做没看见,因为,腿上毛茸茸的感觉真是~~~“原来你活的这么累啊,,真辛苦。”“所以,现在远离还来得及。”在我大腿上的罗格并没有睁眼,而是等我嘴里说出的“我还是离开吧”那句话,但,罗格错了。“不。”罗格从我的大腿上起来,用那血红的宝石眼盯着我,好像在说“你刚刚说的不是真的吧?”,我再次给了答复“不会的,我相信罗格,也相信[魁都]没有诅咒这一说。所以,我愿意和罗格做朋友,你愿意吗?”带着微笑和轻柔的语气望去眼前这只黑色的狼,罗格的双颊和眼睛一样红了。“是··是吗··切,反正只是现在说说而已,以后肯定又后悔了,先和你演演朋友好了,哼。”说着带着微红的脸走进第一个房间,我知道罗格高兴了,因为,后面的黑色尾巴正在欢快的摇来摇去,还有就是没有和第一次瞬移进去。。
“呼——洗个澡真舒服~曼夜我洗完啦你去洗吧~”这时候浴室的门被拉开,走出来一个只用白色围巾系在腰间的并用毛巾擦拭脑袋的蓝色狼兽人,我因为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心情(欲望)而在鼻子爆发,“噗呲——”一道优美的红色弧线。“啊啊曼夜你流血了!!!给你毛巾!”递过自己用来擦拭身子的毛巾,“啊,,谢,谢谢谢,啊,还有一些穆克身上的味道呢。呵呵···”“额···”穆克脸微红,大概是听了刚刚那♂种话吧,我也真是的,一发不可收拾。。“给你,,谢谢毛巾了,那我就去洗澡了,你先睡好了。”拜托尴尬的场面最好的方式就是离开现场。“哦,哦,,,晚安。”浴室的门关上,又多了一位洗白白的客人。“呼,(。-_-。)我也睡了,真期待明天呐~”放下毛巾在茶几上,走进第二个房间。“吱呀——”第一扇门再次悄悄打开,罗格蹑爪蹑脚的走出房间,看看浴室,又看看穆克的房门,轻轻拿起被曼夜擦过鼻血的毛巾,伸出狼舌头舔去,罗格舔干净毛巾上的鲜血,红宝石的眼睛更加猩红了。
伶栮 楼主 | 发表于 2017-6-11 15:28:00
【早上是闹腾的季节,所以,进击吧毛巾君!】
太阳划过,一道道暖阳照耀穆克的房门口,“哈~~~睡的真好···嘿咻!”从床上起来,穿好不变的蓝色外套,叠好被子。去浴室的卫生间洗漱。穆克刚打开门,另一扇门也随着打开。“早上好。”轩克也起来了,看样子是刚刚醒的样子,因为一双眼睛还迷瞪迷瞪的··“哦早上好。”“你们起的也太慢了。”照样躺在沙发上的罗格用双手当枕头,看来想再睡个回笼觉。“刚醒就又去睡大觉的兽没资格说我。。”轩克吐槽。“说起来,你终于肯说话了吗?”穆克拿起牙刷走向卫生间。“切,还不是因为你说我有诅咒,怎么?你也肯和我说话了?”(挤牙膏)“昂,昨晚曼夜找哇碳果了,我决定做腻的哈喷油。(刷牙声)”穆克一边刷牙一边说话,声音怪怪的。“你还是闭嘴吧···我再睡一会,,呼噜···”“嗯?今天是星期六?难怪罗格没瞬移到教室而是继续睡。。。”穆克瞄了一眼表,又放慢刷牙的速度。“什么嘛,星期六还这么勤奋干嘛,刷完牙再睡下好了。”“诶?我可是严格按照作息表来生活的,才不像你们这群懒散的兽呢。”擦拭狙击枪的轩克鄙视了穆克和罗格。“对了,话说曼夜呢?”穆克刷完牙,洗了一把脸擦擦脸提出疑问。“不知道。”轩克专心擦狙击枪。“zZ···”罗格无法发言。“算了我去看看好了。”穆克慢慢推开最后一间房。“曼夜~?起来了吗~”走进曼夜的房间,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但在穆克看来这种味道···就是曼夜的体香啊!~~~“咦。”一张白色的大床上,被子已经被踢到床下,看来曼夜以前有睡觉觉踢被子的习惯呢。而床上的曼夜光着上身,只留着一条红色平角内裤。四仰八叉的正睡着觉···“噗——”鼻血,喷射而出。“呜···”急忙用爪子捂住鼻子,可还是冒个不停。感觉出门去卫生间拿毛巾。“怎么了啊,,一大早的还让不让睡了。。哈~~~”罗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望去肇事者穆克。“唔··我刚刚太鸡冻了··毛··毛巾呢?怎么没了···”想找毛巾擦鼻子的穆克再次慌张。“哦,在我房间的桌子上自己拿吧。”依旧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哦谢谢,,嗯?毛巾怎么在你那?我不是给了曼夜后他放在茶几上吗?”穆克走进罗格的房间拿出毛巾擦鼻子。“额···我当时···看到毛巾,,就想着用得上,所以。。”紧张up。“用,得,上?你想用来干什么?”脸上还留有一点点血迹的穆克眼睛眯了起来,望去因紧张而坐起来挠头的罗格。“嗯,,对,在···生理上,,嗯,,,,用得到。。(总之编个谎言再说吧··)”“诶。。。”在生理上,,,下面,,,,,擦,,“唔···恶···”穆克跑去卫生间,吐了。“什么啊,原来是解决那方面的问题啊,找我就好了啊,我带纸巾了,有很多你可以随便拿不用客气。”擦狙击枪的轩克看了一眼罗格又继续涂蜡保养枪。“嗯?纸巾?不需要啊··不过还是谢谢了。(为什么那个小蓝龙一脸我懂的样子···我说错话了?穆克又是什么情况··)”“呕,,罗格我记住你了···你居然用公用的毛巾来··来擦,,那里···我看错你了···呕···”继续吐吧穆克,“什么啊···莫名其妙的。”提示:罗格还很纯净。
“哈~~~大家这么早就起来了啊。咦,毛巾怎么扔地上了?”最后的房间门打开,走出一个睡眼朦胧的人类。
伶栮 楼主 | 发表于 2017-6-11 15:33:02
【一般介绍很叼的那种都是半吊子。】
“大家早啊,对了。。什么时候上课啊!”一穿衣服,才想起了上学的时间都不知道,“今天刚好周六,,,,没关系的,曼夜你···碰巧星期五转来的。”刚刚吐完的穆克很虚弱,,两只狼耳耷拉下来,显得很没精神。“咦,穆克你怎么了,好像很虚弱啊。”穆克趴在茶几上,双手双脚都没有动弹,尾巴慢慢的扫来扫去。好像一只爪子就能按倒的样子,“罗格他,,用毛巾擦,,,那里,然后我,,,擦脸。。。”“什么玩意。。”决定不理睬穆克,让他安静一会最好,再转头望向轩克。“嗨早上好啊轩克。”“早上好,你有润滑油吗。”一点没犹豫,说出条件。“额,,,没有。润滑油。。”这小子怎么什么都懂啊!!!“枪口需要保养了,别想歪,还不到时候。”轩克看出我的心思,斜眼看了我一样继续擦拭弹夹。“哦是吗原来是保养枪的啊呵呵呵呵,,等等,什么叫还不到时候。。”我承认,我真的想歪了。。“早上好曼夜,昨晚睡得好吗。”罗格万年不变的躺在沙发上仰头看着我。这个角度好萌啊~~“嗯,睡的很好。”“那,最重要的事来了。”穆克换上认真的态度,“嗯?”我疑惑的望去,大家望去穆克,等待他说什么。穆克扫了一遍我们三人,不,二兽一人。“谁,去,买,早,饭?”
校长室,靠左房,橱子里,里面藏着一个瑟瑟发抖的校长大人和黑衣兽,,“这个魂淡啊···乱扔技能···回头必须找他算账···我咖啡呢···”“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咖啡。。”黑衣兽也是不停发抖。
——时间跳跃大法——
“这个味道太淡了,这个味道太浓,唔,,这是什么味道啊···”正在挑选不同牌子咖啡的溭复方了,因为上次看到咖啡专卖店,一不小心就买了一大坨(包),什么味的都齐了。。“peng!”窗户被踹开。“不好了溭复!【茗】派兽来找你了!”是上次傻不楞冬的黑衣兽。。“嗯?!”一听到茗这个字就瞬间方了的溭复校长连咖啡都顾不上了,赶紧站起来(也就只站起来),“【茗】,不是没大事件不出来吗。。找我干什么?”黑衣兽正在修窗户。。“不知道啊!刚从水晶阵那边回都城,路上就被两只兽劫住了!他们说他们的团长想见见你学校刚收的人类!而且那俩家伙其中一个拿着狙击枪【零】!另一只兽的腰间挂着短刀【奔霆】!都是不得了的人物啊!!!”黑衣兽慌忙解释,因为太方了把窗户又砸出个洞。。。校长大人凝视窗外,做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我先跑路了,你殿后。”说着就往门外跑、、、、“喂魂淡!想跑没门!”黑衣兽瞬移到门口,也顾不上修窗户了,虽然快修好了、、“放开我你这个黑衣扫把星···”“要死也得一起死你个懒散校长···”俩只兽扭打在一块儿。这时、“peng!”窗户,完美的又坏了。。。。跳进来一个褐色毛发身着灰色卫衣的狼兽,腰间竖着挂有一把狙击枪“是有【零】的那个家伙!!!来找你了校长啊!!!”黑衣兽抱住校长惊慌的大叫。“溭复校长是吗,您好。”褐色狼兽很有礼貌的鞠了一躬并问候,“嗯,呵呵呵呵,,你好,,谁派你来的。。”溭复推开黑衣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是我们团长,他想见见贵校新收的人类学生,请务必在晚上八点以前让那个人类学生在学校大门口等候,谢谢,我们还会再来到贵校的。”说完,话语带着兽一起消失了。留下两个吓傻的兽···“他,没杀我们?···”黑衣兽赶紧起来顺便拉起来校长。“嗯,看来不是恶意伤兽的,应该只是对那个绯轩带来的人类有关系,没事,去通知那个人类,让他在八点前到校门口。”“哦、。”黑衣兽听令,走出校长室。但仍然心有余悸。校长意识到这事没这么简单,看向外面长叹一口气:我的窗户啊······
伶栮 楼主 | 发表于 2017-6-11 15:46:48
【开始行动的一大势力】
经过石头剪刀布,猜谜,赛跑,比试(曼夜没参加)等一系列方法决定,还是让主角(废物)去买早饭,而赢的次数最多的罗格居然主动提出和曼夜一起去。但并没有其他过多怀疑。
“罗格,你知道食堂在哪来着?”走在不知道去哪里的路,路痴属性暴露前只好求助身边唯一认识的罗格,“我知道,一会跟着我,到我前面。”“嗯?什么意思?”刚看到类似食堂的建筑,罗格突然就没了,嗯,没了,“诶诶诶!!!罗格你怎么‘咻’的一下就没了啊!!!”我方了,在这个陌生的学校里只有罗格是比较熟的,可他现在,没了。。“嘘——我在呢,到前面买饭吧。”熟悉的声音在脚下响起,我低头一望,咦我的影子怎么长耳朵了,,连尾巴都有啊。。。“罗,,罗格?你在。。我的影子里?”我诧异的向我的影子说话“嗯没错,这是我们“那边”都会的技能,回头跟你解释快去买饭啦。”罗格显得有些不耐烦,我感觉到不妙,赶紧上前面的摊贩买吃的,嗯,,硕大的菜单上写着丰富的菜色,蛋炒饭蛋炒饭蛋炒饭蛋炒饭蛋炒饭。。(扔菜单)这都什么啊!!!为毛全部都是蛋炒饭啊!!!厨师是胆固醇吗!!!“因为我只会蛋炒饭,不会别的,还有,这位同学你是新来的吧?”摊贩后,一个声音传出,但找不到根源,仿佛是桌子上的蛋炒饭说的。。。“额,请问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你呢?”发出疑问,罗格解答。“往下看啦。”嗯?往下看?一张大桌子后,一顶白色的厨师帽子出现,然后,从旁边走出来,随着帽子移动,哇,好小的兽。。。“我在这里啦笨蛋!是瞧不起我的身高吗魂淡!”没想到这么小的脾气辣莫大。。和轩克一样。嗯。“啊欠!咳咳···”“你看,光注意你那枪连自己都顾不上了。”穆克边无聊的等早饭边吐槽,“用不着你管。”轩克擦擦鼻子继续擦枪。“额不不不我只是想看看这里的彩色而已,,”我慌忙解释,“那就快点看啊!再说了都是蛋炒饭有什么可看的!”娇小的身躯不断发出与体型不符的霸气。“来份蛋炒饭。”“给你,快拿走,我还有事呢。”扔下饭盒,就摘下帽子径直走进身后的房间。“这么暴躁的小厨子。。”吐槽继续找吃的。“他是这里有名的人物了,背后绰号‘暴走正太’,本来不管食堂的,但因为恶性伤兽事件被罚做义工。”罗格继续待在影子里解说。“原来如此,但校长不怕他在这里伤兽啊。。”“这就没想这么多了,啊,去左边的窗口,我喜欢那个血红盖饭!”罗格好像很激动,连影子都不和我的步伐一样了。。“血红盖饭··挺中二啊。。“一份血红盖饭打包。”“辣椒自己放吧。按自己的程度放哟~”摊主是一个女性狐兽人,美的很,妩媚的身子引来不少买饭的,这也是一种手段啊。“哦好的。”然后陆续买了穆克要的薄饼,轩克的焦糖玉米,被迫给自己的蛋炒饭···
“哇,回来啦,辛苦了辛苦了~”穆克满脸堆笑的摇摇耳朵接过我手中的饭盒,这画面百看不腻啊~~~“我的那份放茶几上就好。”轩克还是擦枪,喂已经擦反光了啦。。。“唔~~~释放这个技能果然好累,我要再睡会儿,饭曼夜你帮我看着别让其他兽吃了谢谢。”从我的影子里出来,影子恢复正常,而罗格则是趴在沙发上怎么也不起来了,尾巴垂直向下,好像去摸摸试试手感。。。可理性告诉我不能,“可恶好想摸····”握紧拳头发出不满。“曼夜你好像不高兴?因为谁去买早饭比赛输了不甘心吗?”穆克一边咬着薄饼一边看向我。“啊没事。。”话说眼前这只的耳朵也好想摸摸看···
“团长~~~你吩咐的任务完成了~~~”某个地方,一处‘温馨’的声音响起,随便把神器【零】丢在一边,“嗯,有没有礼貌的问候?”黑暗里出现一个人影。“嗯嗯~o(* ̄▽ ̄*)o~”褐色毛发的狼兽卖萌顺便抓住黑影的手。“呐呐团长现在干什么呢?”两眼放光的褐色狼兽紧紧盯着黑影,慢慢变化成一个少年人类形状,以无奈的语气说道。“空啊,你不要老是烦着主人嘛,他现在可是做着很重要的事呢。”黑影完全呈现出一个人类形状,但除了眼睛,其他部位全是黑色,看不见似的,在黑夜里可能只会看见一双眼睛,“诶?~那我也要去!小黑带路~”褐色狼兽一脸兴奋的拉着影子少年走,“喂主人现在正和其他组织····”


【势力的行动——心平气和是最重要的,最最重要的···记住哦···】
诡异的大路上,群鸦飞舞,怪异的斜阳照耀在一名血色的虎兽人身上,这位就是【猩红枪声】的首领,底下都叫他老大什么的,外貌很凶残的脸上有一道疤痕,实际内心和逗比差不多···背上挂着一支超长狙击,看那红色就能知道是什么品质了,虎兽两爪揣在兜里,叼着一根烟,悠闲的边吸边赶路,“呼————还没到吗札力?”虎兽可能走烦了,转身问去后面跟着的另一只银色虎兽,“快了老大,大概再走半个钟头就到了。”银色虎兽看了看爪中的纸,回应了红色虎兽,“啊啊好烦啊,光赶路。”又点燃一支烟。
“哎呀···疼死了···什么玩意···”一处微弱的喊叫声,“嗯?有东西掉到陷阱里了,老大我去看看。”“快点。”叫札力的银色虎兽来到声音来源处,看到了夹子夹到的东西——一个人类。“你,是人类?”看到人类,不由惊奇下,毕竟第一次见,“嗯,,话说这只大叔,能不要乱丢捕兽夹好嘛,明明自己是兽还放捕兽夹···”挣脱开夹子,扔给札力,“哦,,抱歉了。”捕兽夹在【猩红枪声】是必备的,虽然时代在进步,可是他们还是喜欢自己狩猎的快感,满足自己杀戮的愿望。札力心中一惊、:不对,我只是过来看看而已,为什么这个人类立刻就知道了是我放的?况且那个夹子还有我【遇眼洞察】能力的加持,理应夹子捕捉到猎物我也能够看到才对,但来到这的路上什么景象都没有···太奇怪了。“哎呀?!有个人类!?能逃出札力的夹子就代表很厉害了啊!正好我无聊和我干一架吧!哈哈哈!!!”正在札力苦想时,痕狭突然出现,立马掏出背上的枪,给札力。没错,那只枪不是痕狭的,是札力累了让痕狭背一会,“老大你先别急!万一···”接过狙击枪的札力被打断“哈哈哈哈!【次元空间】!——爆血机关枪!”“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痕狭的右爪出现淡蓝光辉,随即冒出一把大型机关枪。打出无数子弹。“不带这样的吧上来就开奥义····”子弹穿过人类的每个部位,流出鲜红的血,倒地不起。“切!真扫兴,还以为多厉害,结果只是勉强从夹子里逃出来的蝼蚁吗!哼!札力我们走!”收起机关枪的痕狭失望的无视地上的人类,当做没发生过似的走过,只有札力原地不动,虽然见过无数次拼杀血场的局面,但这次,不大一样。突然,从札力脚下出现白色丝线刺向札力。“老大小心!这个人类没死!而且很不对劲!”躲过了丝线的攻击,札力开启远程狙击模式,退到战场的后面,拿起枪瞄准,但瞄准了才知道,根本瞄不0准——无数的白色丝线在人类死去的地上游动,一根根缠上了人类的身体,然后融入,变色,成为身体的一部分。全部的丝线进入,人类慢慢的站起来,摸着腰部发牢骚“啊啊真疼死了不知道腰部是我敏感点啊痛痛痛···还有你干嘛突然就放奥义啊!机关枪这种东西真的会死兽的耶!虽然对我无效。”“嗯?——还活着啊?!”痕狭马上又来了兴趣,举起右爪“【次元空间——输出武装!】”蓝色的光辉再次出现,随即冒出两把大口手枪,重型加特林,还有刚刚的机关枪。“死吧!哈哈哈哈!!!!”痕狭完全兴奋了,子弹飞跃的声音再次响起,但这次子弹全部未命中,而是从人类的身上穿过。“老大别冲动待我观测下啊!!!”札力从远处观察到事情并不是一大堆枪械能解决的,然后启动能力。“就让我看看你的弱点/真身在哪里吧!【遇眼洞察】!”札力闭上眼睛,耳朵不停的抖动,很快皱眉头:“怎么回事···弱点是一击溃就会倒下的部位,可是····全身都是弱点···?真身就在这没错了,但这全身的弱点是怎么回事···那为什么攻击都无效····?”不知所措的札力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只能在那站着,看着老大的情况。“啧···怎么一下也没打中?子弹好像都穿过去了?不该啊,魔力驱动的子弹也好真枪实弹的子弹也好,我这可是都有啊,可···都穿过··那这家伙···既不是肉体也不是灵体···?”正在狂轰滥炸的痕狭疑惑期间,人类已经烦躁“真是的去谈判的期间居然有劫匪,不过我不轻易杀害生灵···嗯,就这样吧,残花衰弱。”人类的手里出现一朵散发死灵气息的黑玫瑰,化成黑色的气体击中了痕狭,“砰——砰——”痕狭脑子一闪,心脏猛然跳动两下,之后扔下武器,全身颤抖的退后一步,两步,最后到底不起,一直颤抖,“老大···”札力看到老大败了,感觉跳出来营救,不停晃动痕狭的身子,两只耳朵也是不停的在抖动。“老大你醒醒!老大你怎么了老大!可恶···这个人类不简单···”没想到去谈判的路上就遭遇不测,对手是连老大都打不过的,怎么办才好···札力遇到了从未有过的问题。“总算是安静下来了呢,大叔——”人类走向痕狭和札力。“等等!你提条件吧!道上的规矩都懂!如果可以···牺♂牲我放了老大也可以!”札力愤?怒的大叫。“我不萌大叔谢谢···还有,你们到底是什么兽啊?一见面就开枪不好吧?”人类放慢语句,换上关系的脸色,“哼···我们是【猩红枪声】的,但没想到还没参加【茗】组织的谈判就完了、要杀随便你!放了老大!”人类的脸很懵逼“我····就是【茗】的首领····”话刚落,剩下一片寂静,还有一人,一兽,以及一个被吓到的兽。。。
伶栮 楼主 | 发表于 2017-6-11 15:51:08
【势力的行动——去约定的地点,出去路上的障碍,即使有点难。】
首领,?这个人类是首领?!虽然听说过【茗】的首领不会轻易露面,而且没什么兽知道真面貌,说不定这个人类是他拟态的,不然为什么子弹都打不着呢,可他确实能攻击···札力百思不得其解,“那个,你们是【猩红枪声】的?失礼了失礼了,我是【茗】的首领,我是黑白蛊,叫我黑白就好。”黑白蛊伸出手,札力半信半疑的也伸出爪子,啊,这酥心的感觉···怎么有点似曾相识呢,,“我叫札力,是痕狭老大的护卫,能不能请你解开这个招式呢?感觉老大快吓死了。。”札力收回爪子,面露担心的看向发抖的痕狭,黑白蛊急忙招出白玫瑰,“哦哦抱歉忘了,我现在就解开。”黑白蛊向前一步,把白玫瑰放在痕狭的胸口,不一会白玫瑰变黑,消失了,痕狭恢复了精神,而痕狭的第一眼就是这个人类想放大杀了自己,在长达52分钟的解说后痕狭半信半疑的信了,黑白蛊心里:怎么你们兽人都这么不信任人类呢···痕狭拍拍肩上的灰尘,质问黑白蛊“既然你是【茗】的首领,为什么要攻击我们?”还是不信任啊。。“明明是你先掏出枪开打的吧。。”“是啊老大···”“···算了我们赶路吧。”痕狭扭过头继续走,步伐变快,“你们老大,很不讲理吗。”黑白蛊望着疾步快走的痕狭默默吐槽。“额大部分时间都这样···请别在意。。”札力无力回答。“对了。”札力又问向黑白蛊。“您是【茗】的首领,那您的守卫随从呢?”听到这话痕狭突然转身,顺便右边的爪子摸向腰间的手枪。你们兽人的警戒心啊···升级升过头了吧···?“哦,是这样的,我作为首领,有能力保护自己,不用成员来的。”“哦?这么有信心?”札力惊讶,也是,刚刚的战斗就已经知道了,“···”没有说话的痕狭放回手枪。“那我们一起赶路吧,黑白先生先请。”札力变身绅士。“嗯?走?不用传送吗?还是说你们为了加强锻炼不稀罕传送?”正要释放什么的黑白蛊听到中断释放,“···您有传送技能?”痕狭停下一脸期待的看向黑白蛊,连尾巴都不停的摇来摇去。“对啊,那你们怎么走?”继续开技能ing。这就到了体现组织和老大的作风了,如果回答[好啊那谢谢你了]会被老大看不起,如果回答[不用了我们是锻炼派]说不定老大还会加薪呢嘿嘿···“不,我们老大交代过训练第一,这正是锻炼脚力的时候,我们老大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所以请黑白蛊先生传送去吧”札力一本正经的说到,“哦,,这么有毅力的组织啊,很强,嗯,那二位我先走啦~要在中午前赶上谈判哟~”一道黑光闪过,黑白蛊不见踪影。札力信心满满的去领赏的时候,感觉到了火系的痕狭老大散发的凉意。。痕狭痛不欲生的抓起札力的领子。“札···力···你···知···道···我···有···多···累···吗···”
“克拉肯啊,看看地图到了没?怎么地点这么远啊?累死人家了~”蓝色的海上,一只巨大的章鱼/乌贼正在漂流,说话的是在上面躺着休息的【镜花水月】首领——浮魅,稀有的雪狼种族,“大人,克拉肯正在游呢怎么看地图,还有您一直在躺着怎么就累了···”吐槽浮魅的是一个稀有的鱼人种族,长长的鱼尾有着淡蓝的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下很美。“啊啊好无聊呢,怎么还没到啊?赛库你是不是把地点记错了啊?”还在躺着的浮魅继续用懒散的御姐声音疑问“快了大人,快了。”努力游动的赛库敷衍几句,毕竟,,,自己游的这么费力她却在克拉肯身上躺着!到底谁累啊!!!“那就好,还有不要叫我大人,要叫我女王大人。”“好的大人,没问题大人,话说其他组织是不是也没到呢大人。”“嗯,,,不知道呢,不过我们渡海肯定比他们快,快点到吧,肯定有很多男♂兽嘿嘿嘿···”“···”克拉肯是无奈的,作为唯一一个能变身的兽人克拉肯很无奈的,啊,大人的口水要掉下来了···“克拉肯停下!有情况!”赛库猛然停止,克拉肯也随着停下进程,被打断思♂想的浮魅站起来看情况。然后,就只见前面的大海一篇漆黑,颜色差距很大,这边是蔚蓝的大海,可对面就是乌黑的海水,浮魅略兴奋的跳进水里。不顾被沾湿的毛发对克拉肯说:“看样子不会无聊了~”
1234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