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星球

  • 犬护君丶
  • 成年兽
  • 犬护君丶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虽然有很多地方设定和某些动漫小说一模一样,但是剧情不一样啦。别在意那些细节!还有是第一次写。名字什么的还没想到,等想到了或许会在某一章说起吧
分享至:
| 人收藏
2 条回复
犬护君丶 楼主 | 发表于 2016-9-26 15:41:21
本帖最后由 犬护君丶 于 2016-9-26 15:49 编辑







第一章:穿越一直很火的好吗!
    “滴。滴。滴……”
    闹钟的响声回荡在卧室里,我不耐烦的伸出手寻找着这烦躁的声响的来源。抓住了一个冰冷的硬物的时候,我知道这就是吵我不能安心睡觉的东西!!!我顺手的抓起它并扔了出去,‘啪’的一声之后房间又回归了安静我继续了我与周公的聊天之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客厅响起了‘恋爱循环’的歌曲,我掀开了被子,知道那是自己手机的铃声,但是我没去接听,揉着自己朦醒的眼角来到卫生间,排完早晨体内的毒素之后,客厅里也随之安静了下来,我拿起牙刷懒散的刷着自己的牙,洗完脸之后准备去喝杯牛奶,烦人的家伙又打来了一通电话。
    “喂…”                                                      
    话筒的另一头的男子用清爽的声音对我说道“起床了哦,小猪。”
    我表示气愤的捏紧了一下电话愤怒的对着话筒吼道“我才不是什么小猪!!!我的名字叫长情!!!还有!本小姐已经起来了。”
    “好啦,好啦。别生气嘛,生气太多会长皱纹的哦。”
    给我一个机会我绝对要在他的脸上写上我的名字外加送他一巴掌的问候“……”
    男子看我沉默着于是又说道“小猪,你的闹钟又砸了吧,最好快点看一下客厅挂着的时钟哦,要迟到了。”
    真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哲渊我和你说过了我的名字吧,你就不能好好的叫吗?”说着我扭头看向了电视机上方挂着的时钟。8.15……
    “啊!!!要迟到了!!!”我扔下了手机快速的回到卧室,寻找着衣服,慌忙的套着。
    电话另一头的男子抚了抚额头,挂断了电话自言自语到“哎…还是一样的神经脱线呢。”
    “真是的!!!开学第一天就迟到。。。”我慌乱的梳理着头发,转身的时候看见了那个因为我早晨对它施加了‘酷刑’的闹钟尸体。。。“真是的!!!又要买新闹钟 了!!!”说着跑出了卧室。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和书包走到门前穿好了鞋子。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我出门了。”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脚下突然踩空了,还好还拉着门 把,险些掉下去。我打算抬头看清楚是什么状况,但是今天的晨光似乎有些强烈让我适应不了我用手遮了一下眼睛像着下方看去,一只悬空的脚…外加脚下是一片森林,吓得 我马上退回了房间。我脑袋里突然有点混乱,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子的情况。我看着门外的景色,地平线的另一侧有群山,满地的树木遮掩着大地,太阳也刺眼的挂在远 处。唔….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我轻敲着自己的脑袋整理着思绪。昨晚出去买晚饭回到家…然后吃了晚饭把餐盒放在了餐桌上准备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拿下楼丢了…对了。那 个还在餐桌上。。。不对…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然后洗澡上床睡觉,早上被吵醒,接到了混蛋哲渊的电话…然后出门就变成了这样。。。“啊!!!根本连不上是发生了 什么。”我抓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大吼着。话说会发生那么奇怪的事应该是做梦吧…对!一定是做梦,等我回床上睡一觉起来就会改变了。恩…没错的。就是这样子。我站了 起来回到了房间里,发现房间暗沉沉的一片似乎窗子外射不进阳光般的昏暗。嘛…反正也是做梦…我还是快点回去卧室吧。我顺手在墙壁侧边打开了房间内灯的开关,但是房 间不像平时一样亮起了白色的日光灯。嘛…这个梦好像…很奇怪呢。我有些尴尬的笑着脱下鞋子向着卧室走去,因为昏暗的缘故我右脚的小拇指…撞到了冰箱角。“啊!!! 好痛啊!”疼痛的我俯下身子想揉揉小拇指但是好疼又不敢碰。
   突然我觉得有什么不对,为什么做梦会痛……还痛的那么真实。我不信…我一定还在做梦,只是撞到的是最脆弱的地方所以我才会觉得很痛而已。。。恩。。。是的。这样 想着我站起来打开了冰箱,冰箱里的小灯没有亮起,但是寒气明显还有,并擦过了我的脸颊。。。好冷…小拇指的疼痛也还在。。。真的。。。不是做梦。我真的到了陌生的 地方…当然我的屋子也陪着我一起到了。汗。。。
    嘛。。。至少还有住的地方。。。这样想着我突然意识到没电。。。那会不会也没水呢?!我拿起了手机用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功能向着厨房的水池走去,扭开了水龙头 低了几滴水之后再也没流出任何东西。果然如此啊...我失望的低下了头,话说突然想起家里也没食物了…就算有水没食物也活不下去吧……看来还是得想办法出去的样子。对了!手机!我拿起手机看到的是右上角的信号格失踪了……“这有个什么用啊?吼!!!”说着我把手机重重的摔到了地上。看着躺在地板上的手机屏幕还亮着蓝色的荧光,我表示有点不屑,还真耐摔……我捡起了手机并关了机,叹了口气,哎……应该在某些地方能用到吧。毕竟我只有这么个道具了。我朝着门口走去,门外的光把走廊印的格外清晰。来到门旁,仔细看了高度和周围之后,我觉得我好像只能选摔死或者饿死了吧。。。这里离地面好高啊…感觉和我住在六层的这件公寓的高度差不多吧…看了下周围也到处都是树木,感觉似乎也没有人会经过这里的迹象,更不用说会有人住这里了吧。。。哎……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本小姐可是乐观,开朗,无所畏惧的人!(其实就是很傻,很天真,做起事来不顾前因后果罢了……)“喂!!!有!没!有!人!啊!”对着这片大树林吼着始似乎没人回应我……我准备在次对着这片森林继续吼,我可不能乖乖的在这里等着,必须得做点什么!!!随后我发现远一些的树木的枝叶有些骚动。我有点惊喜,开心。看来真的有人!!!哦也~可以得救了!
    随着动静离我越来越接近,我兴奋的等待着‘救援’。在离我不远的树木动静停下了,随后一只像狗一样的生物爬上了树看向了我的位置。等等…这是什么?站立的狗?    看样子挺壮的…难道呼唤过来的是这种东西吗?想着我倒退进入了房间,那么高它应该上不来吧…突然觉得在那么高的地方也是有点好处的样子。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一个巨大的身影倒映在了我的眼中。“啊!!!”我倒下了做到了地板上,看着眼前这只巨大的站立着狗把玄关堵的严严实实的,只有少许的光从它的身旁射出,真是…不好的感 觉。没给我想的时间大狗一把抓起我的手臂,侧过身把我从门口丢了出去。“啊!!!”好倒霉…为什么我要遇到这种事!!!我闭上了双眼等待着落地时候的那一份疼痛, 相反的是一瞬间似乎被什么抱住了,毛茸茸的…很柔软还带些坚硬,有点尖锐的东西触碰着手臂。等平稳了下来,我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正是刚才那只大狗的脸,大狗盯着我 看,我感觉浑身不自在抬起手推着它的大脑袋“快放我下来,你这只大笨狗。”大狗似乎有些不开心的把我丢到了地上。大狗揉着自己的下巴,它似乎不喜欢别人碰他一样的 厌恶的看着我。什么嘛,本小姐至少也是美少女“你这只大笨狗怎么这样对待淑女!”我指着大笨狗吼道。大笨狗一脸懵逼的看着我说着我听不懂的话语……它…这是在说 话?大笨狗不在说什么了扛起了我就开始奔跑起来。喂…肚子顶着它的肩膀,还不平稳的一撞一撞的,好难过…要吐了。“快停下!!!大笨狗…我要死了!!!”我敲打着 它的背,示意着自己的不满。它似乎毫不在意我的敲打,没停下脚步继续的奔跑着。唔!本小姐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了吗?“给我!停下!!!”说着我抬起手捏住了它 的耳朵揪了起来。“嗷!!!”它发出一声惨叫,随后快速停下来又把我扔到了地上。屁股好疼,这只大笨狗!我恶狠狠的盯着它,它也龇着牙的用凶狠的眼神盯着我,同时 还在揉着自己的右耳。“吼!!!”它又不满的对着我吼,我气愤的站起身,向它走去。居然敢吼本小姐,走到它面前我一脚踩上它的脚掌,它瞬间抱住自己被我踩痛的脚向 后方倒了下去,然后头撞到了一块石头上,它又痛的抱住头在地上打滚“嗷呜…嗷呜…”,“哼!”我扭头不屑看它的惨样。
   等疼痛差不多消散了,它坐起来瞪着我,瞪就瞪啊!谁怕谁!我反瞪回去。它又站起来抓住了我的手臂,不会又要那样赶路吧。“不要!”我反抗着它,拼命的摇着头。它 有些烦躁的甩开我的手,看着我到底要干嘛。我揉了揉被它拽的有些疼的手,真是只大笨狗,看不出我很柔弱吗?(柔弱???喵喵喵???)“背着我走。”大笨狗似乎听 不懂我在说什么继续冷冷的看着我。哎,我蹲下之后做了个背人的姿势,然后指了指大笨狗,大笨狗照着我的样子也做了同样的动作,看来也不是很笨嘛。我跳上了大笨狗的 背,然后伏在它的背上,它用巨大的爪子护住我不让我掉下去,开始奔跑了起来。嘛…虽然是只大笨狗…但是,其实也挺温柔的嘛,背上的毛好柔软啊,今天发生了那么多好 不能理解的事…这只大笨狗会不会吧我逮回去炖汤呢?为什么我会到这种地方,为什么我要遇到这种事…好累啊,好困啊,妈妈……
    犬护感觉背上有点湿湿的,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少女正在熟睡,眼眶红红的,背上有点湿的感觉是少女的泪水的缘故,犬护一脸嫌弃的看着熟睡在自己背上的少女,漏出了无奈的表情“真是麻烦的人类啊。”犬护奔跑的同时让脚步更加平稳的前进着,到了森林的尽头是一座不高峭壁,他灵活的踩着峭壁上突出的岩石登上了顶端,一眼去看登上的地方如同荒原一般只有大小不一石块散落在各处,犬护早已对这‘风景’没了什么感觉,又开始奔跑起来,跑了没多久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村庄,犬护放下了疾驰的步伐,慢慢的走向了村庄。
    “我回来了,杏鹤。”犬护进入了救助站内对着正在照顾一个精灵的女性兽人问候着。
    杏鹤转身看着归来的犬护热情的上前绕道犬护背后看了看熟睡中的长情,有点惊讶的说道“犬护,你居然带回来了一个亚人,你不是很讨厌人类吗?”说着抱起了熟睡在犬护身上的长情。
    “是啊,很讨厌,谁叫今天是我过去侦查,刚好在那个地方捡到了她,带回来也可以问出些什么吧。如果不是任务我才懒得管她的死活。”说完离开了这里。
    “真是的…”杏鹤把长情轻放到了一张木床上并为她盖好了被子。端了盆水过来为长情擦拭了一下脸和看了下长情的身体状况,看长情的身体情况一切正常之后又去照顾精灵少女了。精灵少女皱着眉头,呼吸有点急促的睡着。“哎…希望药草能有效就好了。”杏鹤说着帮少女换上了一条冰毛巾盖上了少女的额头。

    唔…这里是哪里?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好热…我揉了揉眼角起身发现自己在一间很大的木屋里,放着4张床,还有两张大桌子在中间,临近的床位上躺着一个耳朵 长而尖,头发看似很轻盈在浮动般,身上穿的衣物感觉还有些透明的女孩在熟睡。我记得…我被那只大笨狗背着跑,然后我就睡着了…看来他没把我炖了啊…我随之松了一口 气。我下了床在房间里走动着,这房间很普通像专门给人休息的地方啊。我要不要问问那个熟睡的少女呢…但是吵醒她不太好吧。要不出去看看?在我犹豫的时候门被打开 了。我回头看去,是一个…不对是一只穿着漂亮衣服雪白的毛发还有些丝丝黑色条纹的狼,主要还很高大…感觉不听话要完蛋啊!
    杏鹤看着醒来的长情亲切的问候着“你醒了啊?刚好我去拿晚饭了,肚子饿了吗?”
    ……
    她…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唉…她还端着热气腾腾的东西。应该是食物吧…还有听她的声音看来是女的吧。俗话说得好,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就算你是狼也是女的 吧。。。我观察着她想干嘛,她只是笑着把端着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抬起她的手招呼着叫我过去的样子,与其说是手我倒觉得更像爪子吧…我过去了她拉住我的手让我 坐到了放着食物前面的椅子上,然后我回头看着她一脸微笑的,我拿起了放在旁边的木勺,舀起一勺看着勺子里有些碎的像是肉和蔬果之类的东西吧…我有点无奈的看着这碗 食物,不会是黑暗料理吧…刚好拿我开刀吗?回头看了看狼人,她还是一脸微笑的看着我,看来不把这个吃完她不会放我走的样子…我塞了一勺进入口中,刚吃的时候感觉味 道平平淡淡的有点肉的味道也有很多蔬果的味道…总而言之很怪…嚼着那些碎块我发现碎的看来真的是肉和蔬果啊,随后其实感觉...嚼着嚼着似乎变得很好吃了呢,不知道是 因为饥饿还是真的很好吃,我开心的吃着这份料理。
    杏鹤看她似乎很喜欢的样子,开心的笑了笑,转身去看了看精灵少女的情况,看她熟睡的样子,紧皱的眉头也松了下来,呼吸也平稳了看来是没事了。“你慢慢吃吧,我 先去忙了。”随后出去了。
    我回头看着她出去了这屋子,她随后说的话虽然我也没听懂,但是应该是让我慢慢吃吧,她先出去做事吧?应该吧。。。不会是等我吃饱了在炖了我吧。。。看她那么和 蔼,不会的吧…嘛!不想那么多了!好了,我继续吃了!说着又送了一口这美味进入口中,真是越嚼越香啊。要不要学了等下次回家做给妈妈吃呢?…妈妈…是哦,我现在, 在哪里都不知道呢。可能以后都吃不到妈妈做的饭菜了…也许…也见不到了。我放下了手中的木勺,有点想哭…突然,好想妈妈。。。和爸爸离婚之后,就一直和妈妈相依为 命,妈妈也很努力的养育我,明明说好了等我长大了要好好的孝敬她,明明都快毕业了,快可以帮妈妈一起分担更多的家事了。…现在…呜…身后的少女似乎醒了,我转头看 过去,她在揉着朦醒的睡眼,然后看向了我,我擦了下眼角的泪珠,对她笑了笑。差点哭出来了。不行,我得振作!至少不想被别人看见我哭。。。
   “你醒了啊,还有些吃的,虽然被我吃过了,你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吧。”
    少女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唔…你在说什么?”
    哎…果然无法交流吗…虽然我也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就是了。我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她,等等!她刚才说的话,我好像听懂了。天呐,终于有个会说我的母语了 吗?好感动,突然觉得好亲切!她看着我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似得,又用另外一种语言对我说了一句话…应该就是刚才那句吧,我马上一脸无奈了。用第一种语言不好吗?至 少我听得懂啊!!!
    少女看着我的表情变化,思索了一下“你听得懂精灵语?”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你会说精灵语吗?”
    摇头……
    “那么你也不会说通用语咯?”
    通用语…应该是这个地方的语言吧。我又点了点头。
    少女杵着自己的下巴闭着眼睛似乎在想什么似的,然后她突然睁开了眼,下了床走到我的面前并握起了我的手“姐姐说过,我们精灵一组的使命就是帮助有困难的人,为 了让世界更美好!”随后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颜,虽然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并不知道她要怎么帮我。。。她吧额头贴在我的额头上“我决定帮你了!”突然我觉得头有点 晕晕的,身边似乎有些荧光在飘着的样子,但是头好晕,什么都想不了,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她终于好像是好了,贴着的额头分开了,也放开了我的手。我无力的用手杵着 桌子扶着我的头。
    “你刚才…干了什么啊。我现在头好晕,身上也没有力气。。。”
    “没干什么啦,就是让你学会通用语啦。”
    “通用语啊。。。”唉?她好像…听得懂我说的话了。我抬起头用惊讶的眼光看着她天真的笑容,怎么学的…一瞬间?
    “嘛,也不要那么惊讶啦。也许是因为你听得懂精灵语的关系啦,所以才适应的那么快。刚才我用的精灵回廊的初级魔法——链接。就是把我的知识传授给你的感觉,当 然我只传授了语言。现在传授给你的东西就像你出生就有了的东西一样。当然这种魔法会消耗一些克尔,你本来就是人类克尔的量几乎接近零会出现晕眩和无力的状态很正常 啦。”
    克尔?魔法?看来。。。想回去没那么简单了。扶额。
    “啊…才醒过来就做这种事真累。我的克尔也快耗尽了。”少女无力的躺倒了床上。
    “…那个,谢谢你了。不介意的话,这里还有一些食物。”说着我打算端起食物给她。
    “唔…如果吃哪种东西可以恢复的话,就不会那么累了。”说着她坐起吐了吐舌。
    “唉???”我一脸吃惊的看着她,吃东西不会回复???
    她突然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精灵的主要能量是来自于自然啊,不像人类和兽人一样需要靠进食才能补充自己所需的能量的。”
    精灵啊…真是高端的种族。。。说到兽人。那只大笨狗和刚才的狼人应该就是兽人了吧。“好吧。。。”我放下了端起的碗。
    “对了,谢谢你帮我啊。我的名字叫做长情。你呢?”
    “我的名字叫做九九羽~~~”-w-
    九九羽啊,真是可爱的名字啊。“那请多指教了,羽~”
    “恩。请多指教了,蠢情。”
    “喂!蠢情是什么鬼?你给我解释清楚!!!”我激动的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质问着。
    “不是什么鬼啊,因为你蠢蠢的什么都不知道,叫蠢情就好了啊。”天真无邪的笑容下面居然藏着那么深的腹黑。。。这孩子。。。好可怕。
    我询问着于这里的事。兽人,精灵,魔物,人类共存的世界,最弱小的人类用着自己的智慧创造出了‘钢铁’的城市。兽人有着强健的体魄和魔法的强化在大陆各地都有     着自己的城市,兽人还有强大的十三‘獠牙’,每个‘獠牙’都配有‘十指利爪’呢。精灵得到大地与天空的恩惠不会受到伤害的威胁,然而数量也不急被屠杀完的剩下的人类百分之二多。魔物,邪念的产物,它们会侵浊经过的大地,染红飞过的天空,干旱流经的河流。(来自长情的真心吐槽:喂!!!为什么我们人类就总是那么弱小,你 们的剧情是串通好了吗???还有这一股页游的即视感设定是什么鬼啦。)很无奈的听完羽的‘解说’,我扶了下额。
    “蠢情,你多大啊?”
    “我?我今年17啊。”
    羽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蠢情就是蠢情。什么都不知道。”
    我气愤的站起来“我又不是生活在这里的人!!!”
    “啊?”羽突然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是说,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我怎么可能知道这里的事!”
    “…你是不是生病了?还是失忆了?”她把手放到我的额头上。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我不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啦。穿越,穿越过来的。你懂了吗?”
    “……”羽歪着头,用着关爱弱智的眼神看着我。
    “我的意思是,我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这里的。。。对了。这里是地球吗?”
    “地球?那是什么?这里是卡内卢大陆啊,对了经过荒海就到了卢卡斯大陆,然后接连着卢卡斯大陆的是和瑞安大陆。卡内卢大陆向西走的修斯大陆已经变成魔物的家了。”
    “只有。。。四个大陆?你们不知道自己住的星球是什么吗?”
    “星球?我们现在只探索到了这些地方。新的大陆还会陆续诞生的啦,对了,发现新大陆并开发的人就是用他们的名字命名的哦。瑞安是我们精灵族的第一代精灵发现的大陆哦。修斯原本是人类的大陆但是也是魔物降临的第一块大陆。现在人类可是连自己的根据地都没有呢。本来卢卡斯哪里也会变成我们的大陆,但是兽人也真是勤奋啊,居然跨越了荒海找到了这块大陆,本来就拥有卡内卢大陆了,现在兽人可是最强大国了哦。”
    “。。。那人类住哪里?”
    “这个啊,虽然兽人和精灵有的是地盘,但是数量不多的话也是没什么意义的啦,所以每个大陆大家现在都是一起住的,因为要抵抗魔物的侵袭啊。你们加油的话总有一天可以夺回属于自己的地盘吧。毕竟现在你们根本连国家都没有了,像个逃命占住的难民而已啦。”
    什么狗屁设定,穿越,然后了解情况,然后要我觉醒来拯救人类吗?喵喵喵???我看着自己的双手,我会不会有逆天的能力呢?照理来说穿越了就很厉害啊。但是……记得re0里面的男主也没什么能力啊,对唉。我还没看到完结。好气啊!但是应该会有什么能力吧。哎。。。
    “蠢情,你怎么了?在想什么?”羽用手在我眼前挥来挥去。
    “没,没什么啦。对了,羽。你可以看出我有没有什么能力吗?或者奇怪的地方?”
    羽迟疑了一下,然后用她浅绿色的眼睛看着我,然后她瞳孔的颜色一下从浅绿色变成了紫色。盯着我几分钟之后“嘛。果然还是人类嘛。虽然你说了很多奇怪的话,但是根本没有什么能力啊,魔法适应度接近零当然克尔的存量也是接近零的,奇怪的地方话,应该就是有些蠢了吧。”
    白眼!














犬护君丶 楼主 | 发表于 2016-10-8 14:25:38

第二章:不死重‘生’

本帖最后由 犬护君丶 于 2016-10-8 22:49 编辑

    哲渊无奈的挂掉了电话,路口的红灯也即将跳回绿灯,他放好了手机已准备好开车起步,绿灯亮的时候他也开了出去。
    哲渊朦胧的醒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他现在全身都在痛,一瞬间的时间他就倒在了血泊中,头上滴着血,下半身被卡在了车缝之间,腿也痛的没了知觉了,手也动不了,唯有一丝丝的意识在告诉自己,自己快要死了。他不想死,他还有很重要的人在等着他,他还有好多话要和她说——“长…….情……”说完他闭上了不想沉睡的双眼。
    哲渊因为疼痛又醒过来了一次,他大口呼吸着空气,疼痛很明显,但是他知道了自己还活着,身边虽然是一片黑暗但是他还是看的很清楚周围的景色——森林里平常可见的树木还有草地,前方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溪。感觉自己应该是靠在一颗树上。他努力的理清着自己的思绪,他应该出了车祸,现在应该在医院里才对,为什么会在森林里,他抬起手,虽然因为是黑夜,但是看见的却不是自己那只有着小麦色肌肤光滑的手,而是一只上面有着包裹着肉垫毛的爪子,‘这…根本就是动物的爪子啊。但是…和人手也那么的相似。我到底是怎么了。。。’他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他想站起来,但是身上的伤口似乎很多有的还有些深的样子,他根本连动一下都很疼。他自己看了下传来疼痛的地方,身上也是被毛发覆盖着,疼痛传来的地方被奇怪的叶子粘着,艰难的抬起手掀起一片叶子看了看,上面敷着像是嚼碎药草,看来伤口有人处理过的样子,这具身体看来有人在照顾,他想等着那个照顾的人回来这里,然后问个究竟。
他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知道现在和自己陪伴的就只有疼痛,周围则是安静的让人害怕。‘那个人怎么还不回来啊。’哲渊有点焦躁的等待着。哲渊觉得自己的眼皮在互相打架似的,他很累,很困,八成是伤口的原因,他觉得无比的疲惫和困。他觉得似乎等不来那个人了,他现在只想等他在醒来时可以看见那个人,可以好好的问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一个少女踏着从树缝间照射在地面上的微光向着哲渊走来,她俯下身看着眼前这只兽人“嘛,还在睡啊。”她放下手中的野果,看了看被哲渊掀起的地方,随后手中亮起淡蓝色的微光又把叶子轻轻的压了一下。
哲渊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醒来的时候他还是没看见那个人,看太阳挂在空中的景象来看,不是下午就应该是临近中午了吧。他动了一下身体,虽然很疼痛他也不想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他碰到了在身边的水果,他扭头看着被自己碰倒的水果小山更坚信有人在照顾现在的自己。他拾起一个水果盯着看了会儿,身后响起了清脆的女声“你醒了啊,快吃吧。”回头看去是一个有着绿色长发耳朵尖尖有点稍长穿着一身紫色轻纱的少女正捧着一堆水果向自己走来。
    “你是?”
    “我是谷之岚。”说着少女在我身边放下水果,随后又把被我碰倒滚开的水果拾回来放好。“你快吃啊,受那么重的伤最好多吃点,我摘了很多回来。”
    “你。。。认识我?”我疑惑的看着谷之岚。
    “噗,你在说什么呢。大名鼎鼎的獠牙‘风行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獠牙?。。风行者?。。。”哲渊小声的嘀咕着,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体已不是自己的,但是对于这些情报也没什么印象,看来只是得到了这具身体并没有得到记忆的样子。
    “你还在发什么呆啊?快吃啊。”谷之岚催促着哲渊快点用餐。哲渊也只好吃着这些水果一边问她“那你知道我是谁的话你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谷之岚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位很难才能和他聊天兽人中的高层“。。。你怎么了吗?”
    “那个。。。我想不起以前的事了。。。”哲渊咬了口水果尴尬的说着。
    “。。。难道是受伤的时候伤到了脑袋了吗?”谷之岚小声的嘀咕着看着正在用食的哲渊。
    “可以吗?”
    “嗯。。。可以啊。。。”谷之岚觉得这只兽人似乎和以前有很多不同的感觉了(好大变化啊。。。以前的话不是应该直接叫我说的吗。现在客气那么多。好奇怪。难道失忆性格也会改变?)。
    谷之岚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位獠牙大人,他的眼神温和了许多的眼神,吃东西的时候也不像以前那样狼吞虎咽了,受了伤会这样静静的坐着。。。谷之岚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兽了。谷之岚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仔细的看着哲渊,他的确是兽人的獠牙之一,虽然只有过一面之缘,但是她已经记住了这位獠牙大人了。
    几个月前。风车小镇。。。
    “谷吱你看!好看吗?”谷之岚拿着一个头饰放在另外一个精灵少年的眼前。
    “恩。很可爱呢,和岚一定很配哦。。这样的话。”谷吱说着拿起那个首饰戴到了谷之岚头上。
    “啊。好想要,我们换这个好了?”谷之岚说着正准备拿起挎在腰上的小包时被撞倒在地。
    谷之岚气愤的坐起来,看着跑远的人类吼道“什么嘛!撞到也不会道歉。不要让我抓到你!”
    谷吱有些痛苦的询问着“岚,你没事吧。。。可以的话。我觉得你先下来比较好。”
    “抱歉,抱歉。。。”谷之岚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坐在谷吱身上,急忙的站起,准备拉起还倒在地上成为自己肉垫的谷吱,身后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让开。”
    谷之岚准备回头看看是谁的时候一只巨掌托起了自己并把自己扔到了店里。倒在店里的谷之岚更加生气的吼道“这是要干嘛啊!!!”
    谷之岚坐起来,看着身边有的东西因为刚才的冲击被压坏了,有的散落到了各处,看着这个惨状,谷之岚回头看着老板。“那个。。。”
    老板则是在谷之岚叫他的时候才回过神。慌忙的扶起谷之岚。“小姑娘,你没事吧。”
    “我。。。我是没事啦。只不过你的店。。。”谷之岚有些尴尬的说着,她没有多少塑尔可以赔偿。。。
    “店?店没事啦。打理一下就好了。你不用担心赔偿的问题,这也是刚才那只冲过去的兽人的错。等抓到他让他赔偿就好了。”老板给了谷之岚一个‘没关系’的笑容之后,谷之岚心也有些放松了一下。如果真要她赔偿。。。
    谷之岚走出了店,看见谷吱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那只把她丢出去的兽人跑去的方向。谷之岚有些疑惑的敲了下他的脑袋。“怎么了?谷吱。”
    谷吱兴奋的站起握起了谷之岚的手,开心的说着“岚,刚才那个。那个冲过的兽人,是岚大人啊。”
    “啊?”谷之岚更加疑惑的看着兴奋的谷吱。
    “就是。就是那位獠牙!”谷之岚听他说完一脸黑线(虽然我听说过那位獠牙很蛮横,还很高傲。没想到。。。真不知道谷吱喜欢他哪里,突然不想让谷吱叫我岚了。)
    “岚。岚。我们去找岚大人好吗?”谷吱更兴奋的说着。
    谷之岚虽然很不想再去见一面那只兽人,但是想到至少要他回来赔偿外加对自己道歉于是答应了。
    追到了接近镇外了还是没追到那位獠牙,谷吱明显的有些失落。“要不我们到处找找?”
    “恩。。。”谷吱点了点头我们又走回了镇里。谷之岚他们找了好多的地方始终不见那位獠牙大人。
    谷吱叹了口气有些郁闷的说道“哎。。。要不我们不找了,他或许已经出镇了。”
    “。。。谷吱。”
    “我没事啦。话说能亲眼见过他其实也很满足啦。真的,好帅气啊。”
    “。。。”谷之岚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位不知道被那只獠牙哪迷住的友人,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