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星球

  • 流风赫
  • 少年兽
  • 70

    积分

  • 3

    主题

  • 4

    回帖

  • 0

    好友

  • 流风赫
  • 70

    积分

  • 3

    主题

  • 4

    回帖

  • 0

    好友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哥哥,为什么那些人都不敢接近我。哥哥,我想交朋友,现在这样好孤单”
“我们是皇族,高高在上,俯视着他们这些凡夫俗子,他们自然不敢接近你。”
“可我不想这样,我想有朋友”
“诺,不需要有其他人。我会陪你,只要我还活着,就会陪在你的身边.....
.......
“哥哥,你会让我永远这么任性吗?"
“嗯,当然了。哪怕你做错了什么,我也会让全世界都把这个错误说成对的。
............
"哥哥,你也会离开我吗?”
不会的,只要我还活着,就会在你身边......哪怕全世界都背叛了你,那我就背叛全世界。
..........
“哥哥,你在哪里?为什么不来接我?
......
哥哥,别走......
哥哥........
.....
“哥你个毛线,我去你大爷。”
我一个翻身重厚重的被子中跳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快速醒来,狂跳的心脏让我感觉一阵头晕,有些迷惑的看了看依旧黑暗的四周。冬天的天亮的特别的晚,所以就算已经6点了也依旧一片漆黑。
冬季的冷风吹进了只穿单薄睡衣的我,让我打了个哆嗦也让我混乱的思维有些清醒。拿手一抹脸庞,上面竟有一大片水迹。
这是眼泪,枕头也是,十分夸张而又真实的,早已湿了一大片。
“嘿我就奇了怪了怎么都是这个梦,那个倒霉蛋没事托梦给我摆脱别。再烦哥了我谢你全家行不”我苦恼的挠着头发,不知所谓的指了指空无一物的某个角落。
又是这个同样的梦,同样诡异的内容,以及我同样诡异的表现。
不知从几岁开始,我就一直做着这个不知所谓的奇怪梦境,每次做梦,都会在梦里大哭一场,以至于醒来的时候都会面对一个被误认为是流满口水的湿枕头。
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如此诡异不要说解了,连个头绪都没有。梦里的人物,内容,都是之前无论在哪里都闻所未闻见所未曾见过。
哥哥,什么哥哥?哪冒出来的哥哥?还叫得那么亲。我是绝对的独生子女。从小受社会黑暗面影响过多的我生性淡漠,对着那些虽说很多的亲戚却没有太多感情,甚至是大马路见到都会为了省打招呼而绕路,搞得跟我欠钱似的。对那几个一年见不着几次的所谓的表哥更是没有任何感情可言,更不用说会在梦里为他们哭的要死要活。
而且,总感觉,额,不是感觉,而是十分诡异的事实。在梦里,自己似乎并不是人类,自然,那个所谓的哥哥也不是。
在那个梦里,自己似乎是一个十分任性淘气的小孩,好像是。。。龙。但却与中国龙与西方龙不同,更像某些动漫cg图里的龙人,海龙,兽人。既像龙又像是人。怎么说。就好像是...龙人?人龙?龙形人?人形龙?异形???
啊啊啊,不要胡思乱想。我用力地撞击着课桌面,用力之大竟还在桌子上弹了两下。
尽力散去脑子里那乱七八糟的脱线想法。但无论我怎么极端的掩饰,内心深处那股莫名的深深悲伤却一点也骗不了自己。
哀伤,没错,无缘无故的哀伤,一种绝不符合我的哀伤。哪怕是最疼爱我的太祖母死了我也从未有过的感觉。

“莫名其妙,难不成我妈其实是生了两个,一个拿去卖掉了现在要死了传给我心灵感应让我过去继承他的遗产什么的不成?”我那跳跃式思维不自觉的又跳了出来。越想越有道理,我不禁发起了呆。
“你又在闲着没事找自虐?”我胡思乱想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无力的抬了抬眉毛,有气无力道"我说先生,哥我真快神经错乱了,在这么下去我这么个积极活泼的阳光青年都要被搞出莫名其妙的忧郁症了。"
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我半开玩笑的说:“你不是老说自己会道术吗,那快帮我驱驱鬼,说不定我被哪个喜欢上了自己兄长又来不及告白的倒霉蛋附身了呢?”
来的人叫做商捷,我为数不多的死党之一。一表人才,也是学校的尖子生,学生会的主席。但就是这么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竟然十分不着调又是十分认真在外人面前自称是道家子弟,道术传人。道教的各种经文倒背如流,还天天拿着一个自称是清朝手工名品的三寸罗盘不离身。认识他的人知道认为他是一个道教狂信徒,不知道,总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这个古怪的主席先生。
虽然我不认为道术罗盘是封建,但显然我也不会信鬼神一说。所以每次商捷跟我讲起一套一套经书理论,我都只是当开玩笑。
商捷也没有拒绝,从校服宽大的口袋里拿出了古朴的通知罗盘。商捷的手出奇的稳,拿着罗盘,很是认真的拿着那个三寸罗盘围着我转了又转。我凑过去一看,却见到罗盘指针像疯了似的360度大转弯,我靠近的时候还时不时跳两下,犹如秀逗了的电风扇一般。
他啪的一声合上了罗盘,紧皱双眉上上下下打量着我。每次他拿着罗盘朝着我转,都会有一种见了鬼的表情,我也没问,只当这是他角色扮演太入迷了,所以对这种要吃人的表情也习以为常了。
“说真的,有时候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活人。”商道长挠着头皮很无奈的对我说:“要不就是你身体里有个极牛逼的磁铁,否着就是进了聚阴之地遇上了百年恶鬼罗盘的都不一定有这样的反映。”
那只能说明你的罗盘坏了。我如同条死狗般趴在桌子上,嘴里物理嘟囔着。
“你,又做那个梦了?“商捷皱褶眉头问道。我也有和他说过梦的事,想让他替我解解梦,可他听了以后一样一头雾水。
我摆了摆手,示意正是如此。“有何高见啊,商道长”我半开玩笑的说着,商捷却十分认真的摇了摇头“人有技穷时,我只能说的确有古怪。不过却不知道这是什么。
我微微翻了白眼“废话,要没古怪还找你干嘛。你说我是不是让一个常和兄弟捡肥皂的变态上了身呢”
“话说,这是你什么时候画的?”商捷没有理会我的恶意吐槽,他停下了这个话头,直指我手下刚刚完成的的一张速写。
呃,没.....没什么。
我是美术生,平时就喜欢随笔画一些画。那个梦境简直是比认识亲妈还熟,早就背了下了。我才意识到,刚刚自己发呆那会拿着笔把梦中的情景画了下来。

不知为何,虽然主观认为这不过是张画给人看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心里却不怎么情愿让别人看到这张画。就好比一个有很多好吃又不想分人的小孩一样。
收起这张画,稍微看了看画面,那是两只龙。不对,应该说两龙人,一大一小两兄弟。小的那只靠在大的那只怀里,睡得很安静,而大的那只,表情似乎很小心,就像怕惊醒怀中小龙一般,又似很满足,抚摸着那只小龙的头。
不知何由我手停了下来,眼神停留在了自己画的那只年长的龙人身上,心里突然莫名一颤,眼泪竟不受控制了一般流了下来,嘴里还喃喃着:“哥哥.......
微尘 对该贴 + 1 并说, 你为何这么叼!?
分享至:
| 人收藏
1 条回复
微尘 幻兽 | 发表于 2013-11-9 22:55:41
本帖最后由 微尘 于 2013-11-9 22:56 编辑

兄弟情节,好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