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星球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本帖最后由 狼天雷闪 于 2013-9-21 12:56 编辑

腐向恋爱展开,清新微虐
“你……你们好,我的名字……字叫……叫做瑞……瑞克·德拉贡。”
那条白色的帅气的羞涩的诱人的超受的龙兽人站在讲台上。他身上穿着这个学校标志性的白色圆领短袖衬衫配着那条穿上去以后会让他人觉得整个人的品味都降低了以一百个档次的谜一般的黑色运动裤。他穿着的白色鞋子和他的鳞色很配,和他的羞涩不配。
虽然我通过这样的评论来吐槽,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些东西看起来很新,就连他本人看起来都行得要命的样子,说真的,衣裤上的皱褶印,他脸上因为羞涩紧张而出现的皱纹都新得要命!
这绝对不是吐槽!
“这位同学是新来的转校生哦,他有点害羞,但还是请大家和他好好的相处哦~
哪位老师说出了这句话。
那个老师站在台上,我却不由自主的问哪位?
我不是那种天天缺课逃课的学生哦,我每节课都是乖乖地呆在教室里坐在自己专有的位置上静静的无聊着哦,无聊到老师是谁都不知道的境界哦。
我是一只被人抛弃的小黑豹哦~
因为学习和开小差都很无聊嘛。
我是被这个班排斥在外的家伙,被默认出来的孤立者,如同帝王一样的强大之后被他们像是嫉妒王权的暴民们一样的推下王座的帝王。
我真他 妈 中二。
其实不是那样的,我只是因为讨厌和别人交流相处,我记得上一个向我贸然搭话白痴被我用便宜的裁纸刀抵住喉头,原因无,仔细的想一下之后,我感觉还是有的——他打扰我了,打扰我无聊了。
用刀刃抵住他人的喉结之后上下摩擦的感觉真是爽。
只不过这属于犯罪的范畴哦,罪恶得不得了的行径呢,如果真有天使的话我就会被惩罚了,虽然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但是我还是觉得只出现天使不出现惩罚才是最好的。
“你好……”
哪位老师把他分到我这里了,他在我身旁坐下了。
我有那么慈祥么,哪位老师准备让我百分之百的圣母光辉或者人妻能力来让他变成一个开朗向上不羞涩的好少年?
就像是“来吧,小弟弟,哥哥会叫自己可爱的小弟弟陪你玩的哦~”那样?
好恶心,这是哪部三流小说里的情节。
至少我不是玛利亚大婶嘛!
更不是圣母玛丽苏哦!
玛利亚大婶的位置在无形中被那些圣母玛丽苏给抢了这件事令我深感不安。
为什么不安?
因为玛丽苏比玛利亚要黑。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黑玛丽苏的人太多了。
“哦,你好。”
原本在你好后面加白痴的,可惜老师在旁边我加不了啊。
“唔……可以做朋友吗?”
他看起来很紧张,就算是这样他也向我伸出了手。
他想要和我成为朋友之类的东西啊。
很可惜,我没有也不想有,光是孤独和无聊这两个就已经把我烦得想要杀人了。
“可以。”
我握住他的手,超不小心的得到了班上的第一个朋友。
但愿不是最后一个。
我的这一举动会令孤独和无聊生气到和我绝交的吧,和他们绝交之后我就要少两位朋友了。我不在乎,因为他们要干什么生什么气与我何干,我做我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反正只是一个朋友嘛,没了两个负盆友多了一个正朋友,在数学上是不是多了三个朋友呢?
就算是三个我这里也只有一个的吧。
在我这样吐槽的同时,上课铃声响起,我被铃声粗暴的打断思路,准备上课。
他还在睡觉啊……
真是令人不爽,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还在睡觉啊,现在已经放学了,有这个自觉的人在下课铃打响的瞬间就已经醒过来了吧。
一只上身只披着一件黑色外套,下身穿着看起来很旧的黑色短裤,脚上极端随意的套着一双拖鞋的黑豹兽人,蹲在某只刚和他成为朋友的龙兽人面前,像是观察昆虫一样得仔细观察着趴在课桌上熟睡的他。
“嗯……”
那条白色的龙兽人像是察觉了什么一样的从梦中醒来,在惬意地撑完懒腰揉揉眼睛之后张开翅膀从自己的座位上跳了起来。那是一个一个完美的跃起,虽然脸上的表情因为恐惧而扭曲,但是这却是一个气势宏大的火箭头锤。
头锤的对象是天花板,头槌原因是惊吓,造成的结果是他的头上多了一个肿块。
“唉……有那么吓人么。”
那只黑豹挠挠头,站起来伸手接住了从空中落下的龙兽人瑞克。
这已经不是吓人能够解释的了。
在你醒来的瞬间发现有一只看起来很像痴汉的兽人一脸猥琐的蹲在你桌子上观察你,而你却没有察觉到他,等你发现他的时候他的脸就快要贴在你的脸上了,你还能感受到他的口鼻中呼出的热气扑面而来,就像是怪兽观察人一样的呼气,相当兴奋且诡异的呼气。
这样的发展绝对会吓死人的!
“好痛……”
“没事吧?你刚才表演的头锤好棒,除了结果不正确之外其他感觉都好棒。”
黑豹从桌子上跳下去,这样对他说。
“那是被你吓的,不是表演!
瑞克冲他吼道。
“哦,对不起,吓到你了。”
黑豹的手一松,瑞克完美的摔到地上。
“混蛋!!!你是要干什么啊!”
瑞克惨叫。
“啊抱歉,我认为你是因为被我用公主抱的方式接住了而生气的,需要我用身体赔罪么。”
黑豹俯下身,脸上写满了歉意,眼里充斥着不屑。
“谁要啊。”
躺在地上的瑞克一脸嫌恶的偏过头不想和他对视。
“啊?你不接受我的歉意?那我走了,拜拜,自求多福。”
黑豹这样对他说。
“拜拜,奇怪的家伙!”
瑞克特意在拜拜两个字上加大了声音。
然后,他被人踩到了腹部。
“教室地面的触感变奇怪了。”
黑豹一脸“不关我事”地踩上瑞克的腹部,像是在尝试什么一样的用一个不轻不重的力道蹂躏着那里。
“……”
瑞克在他的脚的蹂躏之下感到了一阵阵反胃感。他伸出手握住黑豹的脚,想要阻止他的暴行。
“好奇怪的地球,刚才还是软的,现在怎么会变奇怪了?不行,我得好好探讨。”
黑豹甩开瑞克的手搬来一个板凳,用板凳四脚之间的空间封锁住了瑞克的行动能力,之后脱下拖鞋,像是在尝试什么一样的,小心翼翼的用脚猛踩,然后用脚掌粗暴的摩擦着他刚才踩的地方。
一阵巨痛感涌向瑞克的大脑,他的全身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刚才地震了么,这地方果然有鬼。”
黑豹开始用脚以各种方式来蹂躏那个他觉得“有问题的地方”,在这一瞬间他表现出了科学家特有的严谨。
瑞克强忍着,他的头脑现在是一片空白。
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头脑恢复正常。
嗯,他被黑豹玩吐。
而且还是吐了自己一脸,黑豹用脚脱下他的衣服露出他的身体,全力踩下去。
“真脏……”
黑豹从裤包里掏出一包湿巾,把他脚上的东西擦干,之后蹲在瑞克面前。
“你要干什么?”
“获取任务道具。”
“啥?”
“任务是获取让你的弱气同桌彻底远离你的道具,需要道具已到手,原本准备把你头上的鳞片剃光掉之后做成艺术品送给你的。”
他用纸巾擦干瑞克脸上的呕吐物,用个保鲜袋装起来。
“你生活在什么样的RPG里啊!”
“……所以,请听我说,现在请你远离我,无论是上课下课还是放学回家都不要接近我,就算是和我说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行。如果你敢接近我,我就把这件事说成‘你在教室里自慰之后随手乱扔用来擦拭O液的湿巾。’让它传遍整个校园。”
黑豹把凳子随手放到一旁,用自己刚才的那只脚踩住瑞克的胸口,恶狠狠地威胁道。
“……”
瑞克呆滞了。
“沉默就代表你接受这个提议了,那么这件事就成为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吧,不要让我有说出去的机会哦。”
黑豹说完这句话之后扬长而去。
在他走过的地面上,有一滴水滴低落在其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第二天——
“早安哦,豹子同学。”
瑞克向那位同学道了声早安。
“哦。”
而那位同学则是嫌恶的无视了他的存在。
他打扰那位同学无聊了。
瑞克没有气馁,在之后很多天里都在重复着在适当的时候向他问好,而且还在平时时不时的和那只奇怪的黑毛豹人搭话。
直到某一天,豹人终于忍不住了。
黑豹将瑞克叫到厕所的隔间里。
他准备做出那些过激行为了,但是瑞克却轻而易举地把那些举动破解了。豹人被他按到地上,强制性的和他面对面。
“你是我的东西了,在你变乖之前都不要想离开。”
豹人的攻击对象是一只比他强壮的龙兽人,这一点,是他最大的败笔。
他身上体现的性格让这位龙族喜欢上他了。
那是骗人的,其实瑞克一点都不喜欢黑豹,只是想试探一下黑豹对他的态度。
之后,瑞克的身体很明显的弓了起来。
黑豹送了他一记高强度的膝撞,顶在他的胃上,让他再一次的体会到了那股胃液上涌的的感觉。
“那么我就陪你玩玩吧。”
黑豹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一根橡胶绳,绑住瑞克的双手把瑞克的手固定在他的头的后面。
“你要干什么!?”
瑞克被他的举动吓到了。
“当然是做你最喜欢做的事情了啊。”
黑豹轻轻解开瑞克的衣服,舔吮他的锁骨,手悄悄滑到龙尾末端轻轻揉捏着那里。
一阵快感传来,瑞克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呻吟。
“喂!你们在干什么!”
从门外传来了教导主任的咆哮。
“呀,有人通报了啊,真是讨厌。那个人是不是你呢。”
黑豹这样说道。
“怎么可能!”
瑞克反驳。
接着,瑞克的腹部就挨了一记重拳。
“一般来说,做过这件的事情的人在我面前都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
黑豹解开橡胶绳,把瑞克揍了个鼻青脸肿之后把它扔到另一个隔间里,推门走出去。
看到的是教导主任的怒容。
“老师好哟,我去上课了。”
黑豹冲教导主任笑笑,快速地从那里离开。
而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瑞克则是去了医务室。
“好痛……”
被揍得一身伤的瑞克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去医务室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就赶回教室上课了,他的同桌黑豹则是因为某些原因早退了。
这时已经是黄昏了,夕阳的光芒为这个镇子添上了昏黄。附近的公路上只有缓慢前行的公交车驶过。
这里是城郊的某个居民区。
“在这个充满疑问的世界,一直找不到自己的答案,可是为何我还要继续前行?”  
一个熟悉的声音,有人在唱歌。
瑞克四下寻找着,在附近的天桥上找到了那只今天把他打伤的黑豹。
那只黑豹靠在天桥扶手上静静地眺望远方。
“你在这里干什么?”
瑞克走过去,拍了一下黑豹的肩膀。
“!”
黑豹被吓到了,他转过头,一脸凶恶的看着那个拍他肩膀的家伙,在他的眼角处有一滴晶莹的水珠子滑落。
在看到是瑞克之后,他快速的把头扭回去,用衣袖快速地擦干眼泪。
“你来干什么。”
黑豹背对着他问道。
“我家就在这个附近,我只是碰巧路过而已。”
“就在这个附近……你是不是最近搬来的。”
“嗯?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是我猜的。”
原本想说“因为我每天都在这里眺望啊。”的黑豹吧这句话咽下去。
“是吗?你猜得真准啊。”
“当然.
“那么你在这里干什么?”
“眺望夕阳,只有这里才能看到最好的夕阳。”
黑豹淡淡的回答他。
笔直的公路向前延伸着,两旁是低矮的居民楼,在路的尽头处是快要沉入远处的山峦中的夕阳,这是的夕阳只是一个放出温柔光芒的光球,他的光让那些景物都染上温和的橙黄色。
“的确,很美呢。”
“今天的事情,有点对不起。我在走出去之后,找到了那个告发我的人。让你白挨一顿打真是抱歉。”
“没什么的啦,误会解除就行了。”
瑞克站在他身旁,趴在扶手上看着那些他还没看过的景物。
“嗯。”
“一起回家吧,现在也不早了。”
瑞克拉起黑豹的手。
“我还不想回去的。”
黑豹在听到家这字眼之后脸色明显的变难看了。
“为什么?你不饿吗?”
“只是不想回去而已,待会我会去附近的餐馆出晚饭的。”
“为什么不想回去?难道说你经常这样么?”
“不知道,你快点回家吧你回去晚了的话你的父母会担心你的。”
“快回答我。”
“我早就习惯这样的生活了,你不用太在意我的。”
“那就和我一起回去,去我家吃,老是在在外面吃东西对自己的身体也太不负责了吧!”
瑞克拖着黑豹向自己的家走过去。
黑豹没有挣扎,也没有作出任何多雨的举动,任由他拖行。
当晚,黑豹是在瑞克家解决自己的晚饭的。
原本以为黑豹会做出什么奇怪的瑞克被那天晚上的黑豹惊呆了。
黑豹的状态是与平时相反的彬彬有礼,温和得令瑞克难以直视。那件被他随意披着的外套在他的整理了一番后穿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十分完美。
“拜拜。”
黑豹在吃完晚饭离开的时候向瑞克道别。
“慢走。”
瑞克站在门外向他告别。
“要记得我哦,我叫炎铭。我感觉自己突然喜欢你了呢。”
黑豹走过去,轻轻吻了一下瑞克的脸颊,之后快速地走开。
而瑞克则是呆在原地,一脸羞涩加震惊。
他貌似攻略了这个叫做炎铭的豹兽人。
这是什么神展开!
“我回来了。”
这是我每天回家的时候都会说的。
当然,这个家里是没有人会回应我的,因为这个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他们离婚了。
一个永远地从这里离开而另一个则是因为工作太过于忙碌的关系很少回来,这里一直都是我一个人。
真是孤独。
好想让他来陪我。
在以后的日子里,瑞克和炎铭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
炎铭的生活有了巨大的改变。
孤独和无聊这两位老友离开了他。
他在很多次的与瑞克的相处之中感觉到了自己的心意,他终于在某一天里对瑞克说出了这句话:
“瑞克,你能来我的家里吗?今天晚上由我来招待你,就算是对那天的报答吧。”
“好啊,刚好今天是星期五呢。”
瑞克笑着回答他。
在熬过漫长的一天之后,他们一起向炎铭的家进发。
“就是这里了。”
他们在某个小区的某幢楼房前停下脚步,炎铭掏出钥匙打开单元门。
“就是这里了啊,离学校蛮近的嘛。”
瑞克这样说道。
“我回来了!”
炎铭习惯性的说出这句话,之后快速捂住自己的嘴。
“怎么了?”
“没什么。”
炎铭把头偏向一旁。
“家里没人吗?”
“嗯,就只有我们两个。”
“是工作太忙了吗?”
“不是,是他们就没有回来过。”
“什么?”
“我说,现在要去做饭,快点来帮我。”
“哦。”
“不要呆站着啊,快点过来。”
炎铭拉着瑞克的手,把他拽进厨房里。
之后就一段静默。
“你的厨艺蛮不错的嘛。”
“那是当然的,不要想偷懒。”
穿着围裙的炎铭一边炒菜一边说道。
正在洗碗的瑞克继续淡定的洗碗。他因为手脚太笨所以被炎铭嫌弃了,之后就不得不去乖乖洗碗。
“笨蛋,估计让你弄的话今晚我就不用吃饭,快点给我洗碗去吧。”
炎铭就是这么说的。
瑞克只好乖乖的去洗碗。
在一番忙碌之后,他们终于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
“张嘴。”
炎铭把一大勺饭塞进瑞克的嘴里。
“烫死了!!!”
瑞克在吃下去那勺饭之后惨叫起来。
“哈哈。”
“笑什么笑,烫死人了哎!”
瑞克伸出舌头,用手扇风。
接下来,他的舌头就被人猛地吸住了。
炎铭把他压在地上,快乐的吸着他的舌头。瑞克的脸红,他挣扎起来,先要从地上坐起来。但是却被黑豹紧紧压制。
请留下来吧。
黑豹在心里暗暗说道。
他停下对瑞克舌头的吮吸,一口咬上瑞克的肩膀,獠牙刺破他的龙鳞。
“唔啊……”
瑞克被他用手捂住嘴,温暖的液体流进他大张的嘴里,那是黑豹的血液。
“你是我的……绝对不要离开我哦。”
他松开嘴,伏在瑞克身上,头紧紧贴着瑞克的胸膛,聆听瑞克的心跳。这一瞬间,仿佛什么都静止了,只有炎铭和瑞克这两人没有静止。
“好……的。”
瑞克呆住了,那只手从他的嘴上离开,从瑞克的喉咙里,只能发出这两个简短的音。
“嗯,可以吗?”
“什么?”
“今晚,请对我温柔一点哦。”
炎铭笑着说,轻轻地吻了瑞克的锁骨。
“嗯……我会的。”
瑞克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脊背,另只手与他的手十指相扣。
一夜过后——
“抱歉……”
这是第二天的清晨,空气质量相当完美。温暖的太阳被卧室的纱窗挡住,在卧室里的两人全身赤裸的背对着对方,其中的某人说出了这句话。
“没什么……的啦……只是……只是……”
“插进去,射在里面真是对不起,我会帮你清理的。”
瑞克这样说。
“变态!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弄得我有多痛啊混蛋!而且还不给我清理,你也太不负责了吧!”
炎铭的某个开关被瑞克的那句话拨动了,他突然从床上站起来用枕头给瑞克一记暴头。
“你要杀了我啊。”
“怎么可能会啊!”
“你有那么爱我吗?爱可不是全身赤裸的站在别人面前撒娇哦。”
“我……人家…………才没有呢!”
黑豹瞬间钻回被窝,被瑞克轻轻抱住。
“好可爱。”
“可爱你妹!”
“我妹的确可爱,但是我没有妹妹。”
“唔……”
黑豹满脸通红的扭头看向瑞克,被瑞克轻轻吻了一下额头。
“我欠你的那一吻现在还给你哦。”
瑞克脸上挂着一副温柔的微笑,此刻,在炎铭的视野里,瑞克的动作被放慢了无数倍。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微微张开的嘴被瑞克堵住之后,被他来个深吻。
“然后,现在你欠我一个深吻哦。”
“瑞克是大笨蛋!”
炎铭再次暴起,用被子裹着自己的下体,再一次地用枕头给了瑞克一下。
炎铭迅速穿上衣服,满脸羞涩的快速的从那里逃开。
“好可爱的家伙。”
瑞克从床上坐起来,看着他的背影消失。
他们,正式的成为恋人。
直到那一天为止——
“喂,炎铭你在哪里!”
打着伞在雨中高速奔跑的瑞克握着手机大吼。
这一天,他们之间发生了小小的矛盾,炎铭赌气跑开,而瑞克直到现在都在寻找炎铭。
“我在那座桥上哦。”
电话另一头的炎铭这样说道。
“快点回来,我错了,对不起。”
“你过来吧,我已经没生气了,嘻嘻。”
“那就等着我,我一会就来了。”
瑞克挂断电话,向那座桥跑过去。
“炎铭!你在哪里!”
站在桥上的瑞克大声呼唤炎铭。
“我在这里哦~
被雨淋成落汤鸡的炎铭从桥下走出来,沿着那条黄线一路向前,之后转身看向天桥上的瑞克。
“快点走吧,你会感冒的。”
“好的!等我一下哦……”
炎铭一转身,不小心滑倒了,一辆没注意到他的轿车开了过来,把他给撞飞了。
“炎铭!!!!”
瑞克扔下伞,展开双翼飞过去,抱着昏迷中的炎铭朝着最近的医院飞过去。因为速度太快的关系,那些打在他身上的雨粒,变得像是石头一样的,打在他身上,痛得他咬牙切齿。
“大夫!”
他冲开医院门,满脸焦急地喊叫。
“没救了。”
他怀里的炎铭早已停止呼吸,变得冰凉。
瑞克抱着炎铭失声痛哭。
(笨蛋,我最喜欢你了。Before story end


这是一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暴雨。
豆大的雨滴落到地上,溅起朵朵水花。
我就站在马路中间,被这些落下的水滴淋成落汤鸡。被雨水打湿的脸颊上,划过的是冰凉的水珠。就算他们都是冰凉的,我也知道……在里面混杂着我的泪水。
因为我在哭泣。
他向我跑过来。
我很希望向他跑过去,可是我却没能去到他身边。
原因是我滑倒了。
身体前倾,突然出现的刺眼灯光从远方快速地向这里移动,有什么刺耳的声音响起。
是刹车了吧。
那个令人不适的刺耳声音停止。
我视野里的一切都在快速地切换着。
先是一辆停在我附近的车;接着是车后的公路;然后又变成移动着的阴沉天空;最后,切换停止,出现在我视野里的,是黑色天空下的那条笔直的柏油路。
雨停了,却有什么东西落下,砸在地上,溅起水花,我看不到那个落下东西,也无法完整地看完这个物体水花。
水花消失。我感到疲倦,我觉得我应该睡下去吧。
我沉沉地闭上了眼。
我看到了……白色的废怯之翼。
三年后的某一天——
一只黑色的豹兽人脸上写满厌恶,潇洒地将背包像是垃圾一样地扔到一旁之后熟练地爬上护栏,翻了进去。
他看起来应该有二十岁了,他的身上穿着一件某所中学的白色夏季校服,裤子是黑色的运动裤,白色的帆布鞋看起来已经是有一段时间没洗过了。
护栏的内侧是一个早已荒废的公园,估计是因为荒废时间太长了吧,地砖的颜色早就已经变成水泥色,地砖的缝隙被那些疯狂生长着的杂草给占领,附近的树木早已死去,光秃秃的枯枝在微风中颤抖着,树附近的杂草们贪婪地把它们需要的养分吸得一干二净,长得格外茂盛。
他面无表情地向圆心湖走过去,小心翼翼地跳上湖附近的白色大理石护栏,靠着猫科动物特有的敏捷,他像是散步一样地走在只有他脚掌宽的护栏上。
虽然公园已经荒废很久了,但是圆心湖却依旧清澈。
想要来看这个清澈的湖,是他来这里的目的。
一阵风吹过,他转身面向圆心湖,双臂张开。风掠过湖面,清澈如明镜般的湖面荡起波纹。他闭上双眼,静静地感受着这份来自风的清凉,他的脸上挂着一幅很享受的笑容。
突然,他身体大幅度前倾,一头栽进湖水里。
被湖水淹没的他没有挣扎,只是在水里转身看着天空。
微微张开的嘴里,气泡不停地冒出来,水很快就占满他的肺部。
令人不快的窒息感让他本能性的挣扎了一会。大概是因为失去了生的欲望了吧,他很快就停止挣扎,慢慢地下沉。
是他仅有那些的意识命令他停止挣扎的。
那些上浮的气泡看起来蛮好看的啊。
他心里这样想。
很快,他失去了意识。
一股涌流让他的意识又稍稍地恢复。
他看到了。
在清澈的湖水里,有一个白色的家伙向他游过来。他想要看清楚那个游过来的家伙是谁,但是他的视野却变得黑暗。
那个白色的家伙是一只穿着灰色礼服的白鳞龙兽人。他快速地向豹兽人游过去,从后面抱住他向附近的湖岸游过去。龙兽人把他扔在地上,一口水从他的嘴里冒出来。
龙兽人去到他附近,双手按压他的胸腔,一下一下又一下,那些涌进他肺里的水全部从他嘴里冒出来,空气被吸进去填补肺部的空隙。
“咳咳咳咳……”
豹兽人意识开始恢复。
龙兽人扳开豹兽人的嘴,捏住他的鼻子,深吸一口气,给他做起人工呼吸。
然后,豹兽人被嘴上传来的感觉给惊醒,龙兽人挨了一记耳光。
“混蛋!”在豹兽人脸上,在那么一瞬间,有一滴闪着喜悦光芒的泪珠滑过。
当天晚上。
“痴汉,过来陪我看电视~
在一个一切都被收拾的井井有条的家里,那只黑色豹兽人抱着枕头缩在沙发上,穿着一件不属于他的宽大的黑色睡衣正在看电视。
“拜托,你既然知道了我的名字就不要随便给我起些奇怪的称呼啊!”
穿着白色浴袍的龙兽人从浴室里走出来,对豹兽人说。
豹兽人没有理会他。
他嘴角抽搐了几下,开始后悔救这只豹子了。
他很快就从电视里听出了一些不可能在正常影片中出现的娇喘和一些疑似调情的对白。
“你在干什么?!”
在意识到电视里放着什么内容的影片之后,他像是被百米赛跑的运动员一般地冲刺,抢过豹兽人手中的遥控器关电视。
“你干什么啊,人家才刚刚看到高潮部分诶~
豹兽人扑到他身上,想要把遥控器抢回来。无奈于身高不足够不到遥控器。
“啊喂!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自然的在陌生人的家里那么自然的看○片啊!就算你要看也要征求屋主人的同意啊!”
龙兽人高举遥控器,大声吼道。
“哼,不看就不看嘛。”
豹兽人不服气地说。
“这才对嘛。”
刚说完这句话,龙兽人的锁骨处就被轻轻地咬住,一股酥麻的感觉传到他脑海里让他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你要干什么!”
“你不给我看我就和你实战了呗~
豹兽人毫不在意的回答,把豹兽人按倒在沙发上。熟练地舔吻龙兽人的脖颈,一只手伸到他的腰际,解开他的腰带。
“我已经有人了诶!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赶出去!”
龙兽人脸红起来,闭上双眼大声吼叫。
“是吗?那也要等我们搞完了再说嘛。真是的,如果你不介意我在今晚之后变成失踪人口,三天后在城市的某个不知名角落变成尸体被人发现的话,那就请把我赶走吧。”
黑豹相当不屑地把这句话说出来。
“嗯,既然你已经有这种级别的觉悟的话,那么就请你加速离开这里吧。我的他快回来了,我可不想因为一个陌生人而导致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恋人就此消失。”
龙兽人毫不犹豫地回击。
下一刻,他就被一个黑影笼罩,他被吓了一跳。
豹兽人坐到他身上,双手按住他的双臂。
“喂,你不记得我了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豹兽人说。
“我和你熟吗?你究竟要干什么啊!”
龙兽人挣扎起来,脸上的表情因为恐慌而扭曲。
“是吗……看来你真的忘记我了啊。”
豹兽人轻轻抚摸着他的脸,一滴温暖的液体落到百色浴衣上。
“那么我只能这样了啊。”
他扳开龙兽人的嘴送他一记深吻。
“……”
龙兽人瞬间石化……
“请不要赶我走,好吗?我已经无家可归了啊,如果你要赶我走的话,我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啊……”他松开嘴,脸已经湿了,泪水不停地涌出来,看起来十分可怜,刚才的发生那一切就像是虚假的一样,“只要你留下我,我给可以给你一切……无论是肉体还是其他的什么……”
“呃……”
刚解除石化的龙兽人又被他的突然变化给吓到了,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大张着的嘴巴可以塞进一个西红柿。
上一刻还是一个超拽的性犯罪者啊!为毛下一秒就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凄凉男了啊!这货变化的也太快了吧!
而且再往前一点的时候他更像是一个非法入侵的流氓啊!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啊。
龙兽人在对自己的三观进行修正。
这时,龙兽人放桌子上的的手机响起来。
豹兽人很自然的从桌子上拿起手机,按下通话键。
“哦,原来他说的‘他’就是你啊。嗯,我现在在他家里。嗯……嗯……嗯……啊!治疗时间延后,有没有搞错!我刚才去跳湖了,手机没带在身上,没能接到你的电话真是抱歉啊!你不用过来了,我现在就往你那里过去,洗干净脖子等着哦。”
豹人表情又变得冰冷。
“我先走了哦,瑞克。”
豹人很自然的在龙兽人面前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把那些晾在外面的是衣服取下穿到自己身上,之后一脚击倒龙兽人家的大门,扬尘而去。
“混蛋!给我站住!”
龙兽人跑到门口,豹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喂!你还没有告诉我该怎么样庆祝你们两的重逢啊!”
一声喊叫传过来。
“炎铭这是怎么回事啊,你认识他?”
瑞克抓起一把抓起被豹人扔到沙发上的手机。
“哦,原来是换成瑞克了啊,怪不得没人回应我啊。”
手机另一头的兽人完全无视他问题。
“他是谁?快点回答我。”
瑞克用更大的音量问。
“换成瑞克的话就说明他已经在前往我这里的路上了吧。原本以为忙一会就够了,发生这种事情完全在意料之外啊,今晚估计陪不了你了。原本以为可以继续和你亲亲的……哦,你不认识他很正常,你认识他的话就有问题了。”
另一头的兽人的自言足浴,被他的问题给打断了,作为后续的是一句相当平淡的的回答。
“我不认识他啊,他认错人了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
“啊,我搞错时间了!”
炎铭在发出一声惊叫之后,电话就挂断了。
“喂,喂!”
瑞克大声吼叫着。
他相当不情愿地承认电话早已挂断,把手机随手扔到茶几上,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那家伙是谁,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明明是第一次见的啊……
之后的几个月里,那只豹人正式入驻瑞克家。
虽然瑞克有很多次想要把他赶走,但是无一例外地在豹人把他推到进行身体攻势之后放弃了。
这样和谐的状态一直到持续到那一天为止。
“亲爱的~~
豹人笑着把一勺饭喂进瑞克嘴里。
“哦……”
瑞克板着脸,细细地咀嚼之后咽了下去。
“两位真是好心情啊。”
在饭桌另一头的白毛狼兽人看着他们这样地亲热,忍不住说了一句。
“我和他没有关系的,今天只是他猜拳输了当仆人啊。我真心的在爱着你啊,炎铭!”
瑞克脸红了,一边吐舌头一边把头低下去。
“我没误解啊,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我吃饱了,那边的家伙过来一下。”
叫炎铭的白毛狼兽人放下碗,把豹人拉走。
“要好好吃饭哦~
豹人一脸幸福地把一勺饭以一个不科学的角度准确喂进瑞克的嘴里,之后就被拉走了。
“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啊。”
被留在饭桌上一个人吃饭的瑞克疑惑着用他一直握着的筷子把饭刨进嘴里。
自从那只至今还不知名字的豹人搬进来之后他们之间好像就经常有这样的谈话时间啊。
他们的交谈的内容至今成迷。
只不过有几次他们交谈之后当天床上游戏中会无缘无故的多出一个人。
而且体位和姿势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很累就是了。
而且和他交往至今的炎铭会那么宽容地对待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第三者这件事就是一个很大的谜团啊!
他们两个究竟谈了些什么啊……
最好不要是今晚的体味和姿势的问题啊。
瑞克叹了一口气,把空掉的饭碗放到桌子上。
“你这里沾着一颗饭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炎铭把瑞克脸颊上的饭粒用舌头舔下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
瑞克被吓了一跳。
“我一直都在,只是你没发现我而已啦。瑞克,你是不是找到了新换之后就把我给忘记了啊。”
炎铭用食指挑起他的下巴。
“我绝对没有忘记你哦!”
瑞克严肃地说。
“是吗?那么就证明给我看哦。”
严明这样说着,把瑞克按倒在地。
“不要急嘛。”
瑞克把他按到地上,舔吻他的颈部。
(好的这一段被我打码了,读者怎么脑补都可以哦,我写H的话太过于局限了啦。)
激情之后,他们开始穿起各自的衣服。
“嗯……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啊。你,对那只豹子究竟是持着什么样的感情啊——是喜欢还是——其他的什么。”
炎铭结结巴巴地问道。
“啊,对他啊……我也不知道,我总是觉得他是一个我很熟悉的人,但是我无论怎么想我都只能得出我和他是第一次见面这个结论。也许吧,我和他在某个地方曾经是很亲密的人吧,我的确有一点喜欢他啊,但是我爱着的是炎铭哦,我最爱的就是你炎铭啊。”
瑞克的头担在他的肩膀上,一只手抓住炎铭的右手和他的右手十指相扣。
“嗯,我也是的哦,我最爱你了啊。”
炎铭眼泪决堤了,他一边哭着一边微笑着对瑞克说。他猛地站起来,把瑞克甩到地上,夺门而出。
“你要去哪里!等等我!”
瑞克从地上站起来,追了出去。
“喂,你愿意在这里等一下我说出实情吗?我可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哦。”
在他刚刚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就被叫住了。
他向身后看过去。
炎铭就坐在客厅里。
“你不是跑出去了吗?”
“嗯,炎铭的确走出去了啊,可惜我不是炎铭啊。”
坐在沙发上的他否决了瑞克的说法。
“怎么会,我不可能记错的啊。我们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交往了诶,你是一个很随性的人,最喜欢的就是和我腻在一起,和我一起在这我们一起努力攒钱买的房子里做各种我们喜欢做的那些情侣之间做的事情啊!只是因为这一段时间里你的工作变忙了,我们很少在一起,而且我们的家里多出来了一个人而已啊,你不要这么想啊!”
瑞克对于他说的话表示难以置信。
“嗯,因为你忘记了炎铭出了车祸之后死了的这件事情啊。”
“嗯?你死过了?”
“喂喂,我都说了我不是他了啊。你究竟是要有多迟钝啊,我是和你定下契约的恶魔啊。”
他凭空变出一颗心脏,指指瑞克的胸口。
瑞克颤抖着用自己的手抚摸自己的胸口,脸色瞬间变了。
“没有心跳对吧。这是你和我的契约,彻底忘记所有关于炎铭的一切,和一个人一起继续以前的生活哦,代价就是你的心脏。但是现在没有任何必要继续这个契约了,因为你注定要想起他,我也不是那种喜欢遵循契约的恶魔,所以,这份契约就在这一刻解除吧。”
那个家伙手中的心脏消失了。
瑞克的心脏回到他的身体里,开始跳动起来。他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胸口冲了出去。
“我可以问你你两个问题吗?”
冲出去的瑞克折回来,对那只狼兽人说道。
“问吧。”
“你究竟有没有和我做过?你和他在独处的时候究竟在说些什么?”
“我没有哦,作为恶魔,让你产生一点小小的幻觉做个春梦什么的很简单的哦。他和我独处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要从这里要回你的心脏。他啊,早就已经死掉了哦。他会留在这个世界里的原因就是太过于挂念你了,他等的只是你对他再一次地表示出爱意。只要你再一次地对他表示出爱意他就会成功走进天堂。而且啊,你要快一点追出去了哦。其实,我把心脏还给你还有另外的一个条件,那就是让他再死一次,永远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那只狼兽人郑重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之后,戏谑的语气提醒他快点走吧。
“他现在在哪里!”
“你应该知道的。”
在那只狼兽人说完这一句话之后,瑞克再一次地冲出去。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不存在了吧……”
他爬上天台边缘,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向下俯瞰。
寒冷的风向他吹过来,在楼下只有昏黄的路灯,空无一人的马路和停放在路边的私家车。他抬头,把快要流到嘴里的鼻涕吸回去。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一切都显得那么遥远。
就是要怀着这样的感情,他才可以开始这次无法后悔的自杀行动。
“再见~
他向后转,笑着向这个世界告别,重心向后偏移的身体从高台上落下。
风在他的耳畔咆哮,从那一刻开始就没有停止流淌的眼泪向上飘去。他向天空伸出手,向天空作别,向那个自己所无法去到的天堂作别。
只要落到地上就可以了。
落到地上的前一刻就可以解脱了吧。
13层楼的高度啊……
足够他在下落过程中消失了吧……
完全没有后悔机会的消失瞬间啊啊……
快点让我结束吧……
他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
“给我停下!”
瑞克的声音响起来。
龙兽人快速地向他飞过去,截住他。
“放开我!”
他睁开双眼,疯狂地挣扎起来。
瑞克没有理会他。
张开双翼向下高速俯冲。
他怀里的豹人被吓到了,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
在撞上地面的前一刻,龙人双翼一振,和他一起平稳地落到地上。
“为什么要来救我,你不是不认识我了吗?”
豹人在明白自己挣不开他后,就一口咬在瑞克的肩膀上,锋利的牙齿深深地陷进瑞克的皮肉之中,血流了出来。
“因为啊,我不能再逃避了,所以,我会来救你。我害怕与你分开,而你却离我而去,为了逃避这份痛苦,我选择了忘却。但是现在不行了,我不能再一次地失去你了。我想起你了,我后悔忘记你了。而且啊,我最讨厌你了!”
瑞克大声地说道。
“是吗,那家伙全部告诉你了啊。你讨厌我……我也最讨厌你了哦!我希望你想起我就可以了。来,瑞克,告诉我,我是谁。”
豹人松开嘴,把头埋进他的胸口。
“你是(),我最讨厌的()哦。我这一辈都不会忘记的()我最最最最——最讨厌的叫作()的家伙哦”
瑞克笑着回答,眼泪悄悄地流下。他说出来的豹人的名字全部被消音了。
“嗯,说对了。”
豹人的身体开始变得稀薄。
他从瑞克的怀里走出来,在瑞克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之后,消失了。
“你快回来啊,我最讨厌你了!不要走啊!我最讨厌你!我超讨厌你的啊!!!!!!”
瑞克紧紧的环抱着自己,跪倒在地,大声地哭喊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暴雨,把他淋成落汤鸡
在这个同样的雨夜里,他终于离开了。
很开心地离开了。

(笨蛋,我最喜欢你了End)


AS
就这样,瑞克·德拉贡再一次的失恋了。
他也不准备再去找谁了。因为他已经很累了,累得不想再动弹了。
直到某一天——
“开门,顺丰快递。”
一阵敲门声响起。
“怎么这么早!”
穿着一件黑色睡衣的白鳞龙兽人从卧室里走出来,一边打哈欠一边打开自己家的大门。
因为工作的关系,他昨晚忙到凌晨才回到家里。在他躺下准备睡觉,却梦见了自己曾经的恋人。他在梦里和他想见了,和那只黑毛豹兽人相见了。
之后,那个梦就被这个快递打断了。
他的手还差一点就要握住了——握住自己小伙伴对着他一阵狂射。
真是扫兴。
“您的快递。”
门外有一只呆着帽子穿着工作服看不清样子的兽人站在那里,递给他一个只有戒指盒那么大的包裹和一个扁平的,看起来很像资料夹的包裹。
“我什么时候弄的啊?看起来好奇怪。”
瑞克接过包裹,填写了一张单子之后转身准备回去睡觉。
“好的,他已经签了哦。嗯,好的,接下来要这么做啊,能容许我先做一点其他事情吗?嗯嗯,抱歉。要让您等一会了。”
那个快递员突然拿起自己的手机给某个人打了一通电话。
“你和谁打电话?”
瑞克转身问他,他已经在睡意的攻势下屈服了,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嗯?”
“你给谁打电话?”
“律师?”
“啊?”
“我最近要结婚了啊~
快递员这样说道。
“那么恭喜了哦。”
“结婚对象是你。”
“啥!?你要和我结婚!?”
瑞克在他这句话的刺激下,秒杀了自己的睡意,瞪大双眼看着他。
“对啊,瑞克。请嫁给我吧。”
快递员脱下自己帽子,露出了那张对于瑞克来说熟悉得不得了,可以让他右手大动的黑豹脸。黑豹走上前,把瑞克手中的盒子拿走,拆开包装,半跪在地上,打开戒指盒,将盒子托举,说了这样的一番话。
“啊……”
瑞克呆住了。
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那只黑豹,那只两度消失在他面前的黑豹。
他激动地抱住半跪着的黑豹的脑袋。
“有什么东西顶住我了。”
炎铭这样对他说道。
“对不起……”
当然,就算他不说,瑞克也知道自己因为太过于激动而忘记自己刚刚准备握住自己的小伙伴来一炮这件事情。
而且炎铭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发药效完美的催情剂。
“我先去拿一下东西。”
炎铭从他的怀里挣脱,走出门,从外面拿进来两件衣物,一套新郎装和一套新娘装。在进来的同时,他顺手关上并锁上了大门。
“你准备干什么!?”
“帮你换衣服啊,今天晚上就是我们婚礼的时候了哦。”
炎铭把瑞克推倒在地,开始帮瑞克换衣服。他坐到瑞克身上,解开他的腰带,把他的衣物从他的身上脱下,在脱的时候还不忘淘气的用衣物“很不小心”的摩擦瑞克的敏感点。
“唔……”
瑞克难受的扭动着身体。
该死的炎铭坐到他正在勃起的分身上了!
炎铭的身体每动一次,都会隔着衣物和他的分身产生不同程度的摩擦。
爽死他了。
“来一发么?”
“当然。”
嗯,他们关上门,在那里翻云覆雨了一整天。
晚上——
他们在一个偏远的教堂里举办了自己的婚礼,主持婚礼的是一位穿着牧师装的一位很粗鲁很野蛮的大小姐。
根据她的说法,他们知道牧师昨晚上因为太过用力而腿软的事实。之后都不由自主地为那个可怜的牧师哀悼了一瞬间。
“你们愿意相伴终身吗?”
那个女人看着那张单子,也许是纸上的字太多的关系,她的眉头一皱把那张纸揉成团,扔到自己身后。
把这对新人的手拉过来,按在圣经上,以吼的方式这样说道。
““我愿意。””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好的,一定要相伴终生哦,祝你们幸福。”
那个女人就这样离开了。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瑞克看着她的背影小声的吐槽道。
一只毛茸茸的黑手托起瑞克的手,将一枚戒指戴上了他的无名指,之后轻轻地吻了一下。
瑞克瞬间石化。
“我一直都在等你哦。那次车祸之后,我变成植物人,我在梦里不停地寻找你,直到某一天,我绝望得准备跳楼了,你救了我。我觉得我找到你了。不知道是我在最后发现那只是一场梦然后哭醒了还是我哭醒了发现那只是一场梦。反正我在那个梦里找到那个心中一直有我的你。”
炎铭这样说道。
那不是梦,至少对于我来说不是。
那是梦,至少对于你来说是。
瑞克在心里这样说道,掏出了一枚戒指,摘下了炎铭的白色手套,把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这是那只神魔留给她的礼物。
附带一提,他们穿的都是新郎装哦,瑞克是黑色的手套,炎铭是白色的手套~
在无数次分离之后,他们最终相遇了。
“最喜欢幸福的结局了。”
站在教堂屋顶上的白色狼人这样说道。
静静地在他身旁的黑色毛狼人点头默许,他正在默默地仰视夜空。
突然,一颗流星划过天际。
“流星雨啊。”
黑色狼人这样说道。
白色狼人一脸兴奋的抬头望向天空。
一颗又一颗流星从天空中滑落,短暂的留下了光的轨迹。夜空被这些明亮的流星照亮了。
变得无比耀眼,无比美丽。

分享至:
| 人收藏
2 条回复
小坏狼 野生萌兽 兽星志制作组 游戏王 百度账号 | 发表于 2013-9-20 23:20:57
付费~(点
打滚卖萌抱团睡~
蕭蕭 成年兽 绘师 | 发表于 2013-9-21 00:33:53
好棒!好治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