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星球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于是乎终于!在今天更新了节点旧日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别离——
    故事依旧是和前两部八竿子打不着的展开,不过即视感什么的要是有的话就尽情吐槽吧!作为旧日最后一部,那么接下来会来的不用说也会知道了吧?!
    没错!你以为会是节点的“未来”篇什么的?我可没打保票!毕竟“猫和狗的悲伤爱情”系列还没写完;“诅咒蝴蝶”两部还没写;AVG剧本向的“环性时界”也才写完一条线而已,所以接下来的还是敬请期待吧!
分享至:
| 人收藏
1 条回复
殇狼羽 楼主 文豪 | 发表于 2013-9-11 23:28:15
    船身剧烈的摇晃着,不知是雨水还是海水,汹涌的泼洒在驾驶室的玻璃上,噼啪作响。探照灯打出的光摇晃着,扫过恶浪翻滚的海面。闪电不时划过天空,瞬间的光刺眼明亮,雷声大作,甚至都能感觉到空气似炸裂开来的压迫感。遗迹周围的暴力天气让人胆寒心惊,但是无论如何也要穿过这片海域,才能抵达目的地——那个我下决心非去不可的地方。
    ——如果成功的话,就能见到了吧……即使只是道个歉也好,请给我这个机会……

    “晚上好啊0.0到家了吗?”点开窗口,一句万年不变的问候语映入眼帘。简单的回复了个“嗯”,便急急忙忙去客厅找点吃的。
    家里没有人在,准确的说是父母还没有下班。一天的工作好累啊~不过还好马上就是周六了。新消息的提示音,猜都能猜到是谁。
    雷奥挠了挠乱糟糟的鬃毛,坐会电脑前,顺手把从冰箱里拿出的酸奶喝面包扔在桌子上。
    “嘛~有人做饭吗?”对方这么写道。
    ——没人你来给我做吗?——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雷奥却在键盘上敲着不一样的话,“饿~没”
发来信息的人是琉斯,一个很黏自己的家伙。准确的说,是只猫,猫人。通过网络认识,之后就变得熟识起来。而且似乎还和自己玩着同样的游戏,只不过应该是被自己拉进来玩的。
    “呐0.0累不?”新消息接收。
    “饿 还好”

     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地铁站,当时是刚认识,虽然看了照片,但是还是很想看看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子。说来也是很有趣,我们乘着扶梯,一个上,一个下,擦肩而过,彼此都觉得是这个人,但到最后还是靠电话确认了彼此。
    “还好吧~”我这么说着,迅速打量着他。穿着是很简单的半袖衫和七分裤,颜色搭配也不是很显眼,都是偏暗色,估计是觉得好清洗吧。
    “啊~有吗,我觉得我长得不咋地……”很没底气的说了这一句,对方的眼神开始飘来飘去的,不过很明显心里很高兴。
    在地铁站周围的商业区兜了一圈,准备找地方吃饭结果却没发现有什么便宜的地方。他倒是似乎没考虑价格什么的,总想去些看着就很贵的餐厅。哎~真是不挣钱就不知道钱来的多不容易。
    “好羡慕像你这样已经工作了的人啊~”他一边看着窗外的夜景,一边说道,“可以随便花自己赚来的钱。”
    “嘛~也不是随便花的,也要考虑很多,要节省一点。”我大略的应和着。感觉说什么大道理他也不会懂,而且也不是我的风格。
    吃了顿快餐,又转了转周围,时间也已经不早了。
    “那路上要注意安全啊~到了来信息或电话!”他这样叮嘱道,脸上带着微笑。
    我向他挥了挥手,转身下了地铁的扶梯……
    那算是第一次见面吧,很短暂也很匆忙,但是确实是第一次见面。

    “嗯嗯0.0对了,新买的游戏送到了呢,明天一起玩吧~”
    ——明天啊……下午还要出去,不过那之前也可以的吧——雷奥思索了一下,决定还是答应了吧。
    “可以吧”似乎还存在着一丝他会放弃的侥幸心理,雷奥这么回道。
    “嗯0.0那我明天上午过去咯!这样就能多玩一会儿了~”
    还真是不客气……不过也无所谓了。雷奥把酸奶和面包的外包装扔进垃圾桶,拍了拍手。
    “饿 嗯”
    “那0.0我明天9:00出发,大概10:00到你那里,可以吗?”
    “嗯”
    “好0.0那就这么定了。”

    话说自那之后也见过很多次面,开始时都是我过去他那里,不过后来就懒得去了,事情也就变成了他来我家了。其实,是觉得有些厌倦了——或是太熟识了,所以开始不那么热情了吧。不过能一起玩游戏还算是比较好的,比较熟人在一起还是更自然一点,不需要像在外面那样妆模作样的待人处事。当初介绍他玩这个游戏也只是抱着让他试试的心态,最开始他好像也不是很热心的样子,玩了两局感觉他还是很生疏,也有点不太乐于玩,所以也就没再邀请他玩。不过后来才知道,他之所以表现的很排斥,是因为他自己没有独立接触这个游戏而已。他是那种喜欢自己先玩一玩找感觉的类型,对于别人借给他玩什么的,会表现的比较冷淡,或是不知所措。
    不过仔细想想,估计他真正开始玩的目的,也是想找寻共同语言吧,这样见面才不会只是吃个饭然后干巴巴聊天什么的。不过他开始的方式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买下所有的系列游戏,然后一点点的玩过来,这样的玩法和所投入的资金精力都是让人震惊的。输掉什么的,还会发点小脾气,抱怨一下什么的,倒是很符合猫的性格。不过在我表现出几次不满后,他的小情绪就好了很多了。
    “我将来一定会打败你的!”这么剧本式的宣言在现实中听到喜感满满,不过结果还是输多赢少,有记忆的话,好像就赢过两次吧,说是狗屎运也不为过,应该。最近倒是换了个新游戏来玩,他在留恋了一下以后,也不出所料的跟进了。因为比较新的缘故,和他玩起来似乎差距就没那么大了,不过技术和思路上的积累也不是全废的,所以打败这家伙还是没问题的。

    按掉电话,雷奥起身去开了门。来的果然够早,这才刚10:00不到就已经来电话了。
    “你还在睡觉?”
    “算是吧~”重新躺回床上,看着那家伙进来,然后……
    “喂!你在干嘛?”雷奥看着正在脱衣服的琉斯,无奈的说道。
    “当然是睡觉咯~”琉斯一脸期待的说道,爬上床来。
    “嘛~真是拿你没办法,家长突然回来看到了怎么办?”我让了让位置,说道。
    他愣了一下,有些疑虑,“不会的吧~应该……”

    这点忘记说了,我们不单单只是在一起玩这么简单,准确的说,我们是类似“炮友”一类的关系。每次来,我们都会释放一下自己积存已久的欲望,只不过要偷偷的就是了,我还不想这么早就在大家面前挑明这种事,毕竟很多人还不能接受我们这样的存在。
    一通翻云覆雨之后,琉斯趴在雷奥身上,喘着气。雷奥也觉得有些累,也就没做更多的动作。一滴液体滴落在雷奥的胸前,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望向琉斯。
    在哭,似乎是。琉斯趴在雷奥身上,微微的抽泣着,因为脸朝向着斜下面,所以不太能够看清楚是不是真的在哭。
    “怎么了啊?”不解的问道,雷奥拉过琉斯,那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我……这周日就要回去了……”他有些泣不成声。
    “嘛~那你哭什么啊?不就是回去了吗。”
    “以后就不能像这样常来和雷奥玩了啊~”琉斯哭着抱紧雷奥。
    “嘛~没事的,不是很近的吗?想见面还是能见到的。”见琉斯没有吱声,雷奥继续安慰道,“所以别哭啦~我们来玩游戏吧!”

    那之后,如安排的一样,他回去了。之后他偷跑回这里来见了我几次,不过最后还是因为被发现而没办法再那么频繁的过来了。我们会常在网上联系,应该说是每天都会在网上联系。他是个容易想多的人,那些向我吐露的担心有些真的叫人啼笑皆非,不过在他看来应该是很难受的吧,有时也能理解他的心情,稍微安抚他一下,那时他的开心就会不经意间洋溢在消息的字里行间,很容易感觉得到。
    不过,事情并没有就这样平静的继续下去。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开始更多的登陆聊天软件,而且是从手机登陆的。他应该已经上班了,所以不可能总是在线,这有点反常,但是我当时并没多想,直到……他连续4天都没有登陆,和我打招呼。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等在那边,在我一上线就和我问好,找些话题聊天什么的。如果我回应的不够及时,他会问我是不是在玩游戏什么的,如果我回的比较冷淡,他会以为我累了,嘱咐我好好休息,但是,这次连续4天了,他都没有出现。
    ——或许该发短信或是打电话问问?——我这么想着,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践行。又过了大概5天……有他的消息了。登陆的一霎那,他有一条消息顶了进来。点开时我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消息是今天凌晨发的,因为我今天一直没有登陆所以现在才看到。
    “嘛~最近一直没登陆抱歉啦~因为病了,所以都法上来和你聊天了。最近还好吗?工作不要太累了,还有吃饭要注意啊,天气又开始变得捉摸不定了。你总喜欢吃公司门口的小餐馆,其实自从我吃了那里一次以后,我就觉得那里的菜不是很好呢~还是尽量不要吃那里了吧。嘛,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听,就像我嘱咐你早回来,你每次都是12:00过了才到家一样,不听话。嘛~其实,按说我应该说我要出远门,不能常联系什么的,或者找个决绝的理由断了和你的联系,但是我做不到。我还是好想每天和你打招呼,聊天,道晚安什么的,即使我可能再也没办法那么做了。嘿嘿~好纠结啊,好像说让你忘了我,但是又希望能在你心里找一处角落驻扎下来,想你心里记得我~呐,我病了呢,目前看来是没办法了,所以”
    “我先睡啦~你也要注意身体,晚安吧~”

    晚霞,空气粘滞的就像冷了的焦糖,堵在我的肺里。不只是因为震惊,还是因为初秋傍晚骤然变冷的空气,我瑟瑟的发着抖。头一次觉得死亡竟是那般容易,或者说是人那么脆弱。感觉并不像文学作品里形容的那样,麻木,而是真实的感觉到一种“过去式”般的情绪在一遍遍的冲击着意识。那些曾经很容易做到的,那些觉得容易而因怠惰而未曾去做的事,就这么一下子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事,连一丝补救的机会都不给。
    “嘛~如果我突然消失了,你会想我吗?”
    “偶尔吧~大概”
    这感觉……就是所谓的偶尔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琉斯离开的那份伤痛也慢慢沉淀成了愧疚,没有好好的待他而产生的愧疚。那之后的一切以一种让人不可思议的状况飞速发展着,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在领导着世界第二大科技公司了。财富变得触手可得,分分钟都有着巨额的资金依照我的决策流动着,但是我更关心的,却是几年间不断出现的一个梦。
    在梦里,我感觉得到他就在那里,就在那个东西的对面等着我。我们依旧像第一次见面那样,擦肩而过,无论我多么努力,都会那么眼睁睁的看他从我身边经过,毫无办法。马哥东西是什么?随着梦一次次的重复,细节也逐渐浮现出来。巨大的孔洞扭曲着空间,一股别扭的感觉总会在梦里出现,让我每每经历都想尽快逃离,逃离这个梦,但是每次又都是在这个时候,他便会以一种难以形容快慢的速度经过我的身边,虽然每次都看不清他的脸,但是能确定的是,就是他不会错。
    梦开始出现时,那三座遗迹也随之出现了。高耸的通天塔,似乎能将地磁扭曲,加速空气穿过上面的大洞,担当着为全球空气环流提供能量的职责;半卧在大洋中心的大漩涡,虽然这么形容,但是湍流也只是在它出现后的两年里肆虐过,之后大漩涡中心便成了格外安静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它周围异常恶略的天候现象。海水以一种难以捉摸的模式不断搅动混合着,掀起滔天巨浪。暴风雨把遗迹围了个严严实实,即使是卫星也很难探测到那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同样如此的,还有陆地中央的世界井。深不可测的大洞一个,不过貌似拖着个洞的福,地震和火山喷发的几率明显下降了很多。世界井周围的空气热的要命,但是却完全看不到岩浆,有的只是喷涌而出的炙热空气,这里也是很多科学家聚集的地方,通过特殊的仪器,人们预测这个大洞很可能直通地心。
    要说为什么选择前往大漩涡,其实也只是感觉而已。因为在梦里,似乎能听到海水退离海岸时发出的响声,那声音很轻柔,一点也不想大漩涡周围的恶浪能发出的生音,但是分析来看,也只有那里最符合梦的指引。
    “切……”雷奥苦笑了一下,“就为一个梦冒这么大的险,估计都会认为我疯了吧~”
正这么想着,船身突然急剧的上扬,雷奥急忙抓紧舵轮,船身以一个难以置信的角度仰起,似乎是迎面爬上了一个非常巨大的浪。下一秒,一阵失重感,之后是强大的力量轻易撕开了船身,一股水流席卷而来,雷奥被拉扯着穿过满是锋利裂口的船身,淹没在大海之中。最后几秒清醒的意识,雷奥只记得自己被类似海底暗流的力量挟持着一路翻滚着向某处移动,之后便被刺骨的寒冷和窒息感夺去了意识。
    “不要……死在这里……我还想……再见他一面……求求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