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星球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马上就来更新第二部了= =这次风格变化有点大,主要是我第一次写第一人称小说。。。
分享至:
| 人收藏
3 条回复
殇狼羽 楼主 文豪 | 发表于 2013-9-4 01:05:58
    战争,对于平民来说,无疑是一场浩劫,不论身处哪个年代。只是父王的一个命令,戎兵铁骑便踏平了泛黄地图上的那一片国界外的土地。没持续一个月的战争却带了的是废墟焦土,以及无数无处掩埋的尸体。出于“仁慈”,父王没有杀死所有的人,那些主动投降的,全部变成了王国的奴隶,这其中也包括他……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跪在离我不到3米远的地方,双手被反绑着。他显得那么特别,安静的处在惊恐的人群里,没有表情的双眼放空。说实话,我就是在那一瞬间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的眼神里不带绝望,更不要说是惊恐,代之的是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沉。对于像他这样的猫科动物——准确的说,他就是猫——来说,这份深沉本不应该是如此特别,或许是他表现出来的时机比较特别吧。
    “父王,我要这个奴隶……”
    于是,他顺理成章的出现在了我面前,这次不过1米的距离,而且只有他一个人。还是未变的沉稳气质,这点真的有点让人火大,但也非常有趣。
    “看来你一点也不怕我,或是我父王。”我尽量装作有威严的说道,虽然我知道那听起来极不自然。
    他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慢慢抬起头,用它那双深邃的眼睛看着我。我承认和他对视的一刹那,我突然有那么一点心虚,或者说是害怕。
    “回答我的问题,奴隶。”我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微怒,希望这样能稍稍掩饰一下我的惶恐。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惧怕死亡。”语调轻柔,没想到他的声音竟是如此……动听。
    “那你惧怕什么?”我不禁问道。
    他沉默了,然后缓缓道出。
    “心死。”

    两个字竟然让我辗转反侧。不解他话中含义,我却在这里独自烦扰。我本可以像个奴隶主一样刑逼他说出真意,但是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自己思考。果然还是不能入睡……
    牢房里很黑,他选择坐在走廊火把照不到的一个角落,抬头望着牢窗外微弱的月光。
    “我知道您一定会来的,”他慢慢的转过头,看向门外的我,“而且就是今晚。”
    “你为什么认为我一定会来?”
    “因为您当时没有杀我。”
    “你怎么断定我现在不是来杀你的。”
    “如果您真想杀我没必要亲自来,而且……”他慢慢走到门前,瞳孔里映照出火把跳动的光芒,“您很在意‘心死’这个问题。”
    我越来越觉得他摸不透了,这种无法掌控的恐惧感催促我趁早杀掉他,但是另一方面,我的好奇心又要求我留下活口,并且期待着这之后会发生的事情。我被自己逼上了两难的境地。
    “把门打开,放他出来。”
    那一刻,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后来的我很清楚这一点。于是我允许他住进我的宫殿里,但是出入要有人押送,而且要戴着手铐和脚镣。从那时起,他陆陆续续给我讲了很多事情,第一件,就是关于他的家乡。
    他的镇子有个很拗口的名字,具体的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他说那是个很热闹的镇子。他的父亲在当地的邮局工作,负责分拣信件;母亲经营着一个小的杂货铺,收入不多但也过的不算拘谨。十五六岁时,他迷上了读书,尤其是读那些小说和游记,因为那样让他能花最少的钱,却能感受到旅行一般的感觉,无论虚实奇幻。但是随着年龄增长,这些书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能看出书中作者用烂的陈旧套路,做作浮夸的描写,而且随着经历的丰富,他发现自己似乎和同龄人有些不同,思想上的不同。之后……战争爆发了。
    “你这是在指责我的父王?”
    “不,殿下,我只是陈述了发生的一切而已。”他提了提手铐的铁链说道,“有些事情必然要发生,就像小说的情节需要事件来推进一样。”
    从和他的对话中,我了解到他和他的父母走散了,在村镇遭袭的时候。说到这里时他看起来有了些许不安,并向我打听他那批奴隶后,还有没有从他们村里抓来的人。说实话我确实不知道,他听了也只是低下头,沉默了片刻。
    “也许他们已经离开这里了吧~”
    他的话里似乎有着许多含义,透着无奈和他身上少有的侥幸。我问了他父母的名字,莫名的愧疚感引导我这么做的,我只是单纯的觉得……我欠他太多,欠他们太多。
    天气尚佳,我决定带他去花园里走走,不过他手脚上的东西有些煞风景。
    “如果我解开手脚上的枷锁,你会逃跑吗?”
    “那样做无异于寻死,这我很清楚,殿下。”
    “解开他的枷锁。”
    我记得就是那次,我们坐在花园中间的凉亭里,他给我讲了第二个让我记忆犹新的事情,关于他晚上所看到的。
    他说他很喜欢晚上的郊外,那里没有灯火的污染,夜空中的群星明亮可见。星河就从中纵贯而过,置身其下,仿佛能感受到每一颗星的脉搏跳动,感受自己和自然融为一体的那种感觉。他说其实人类不断的改造着自然,去费尽心机获取我们需要的,竭尽全力避免我们所害怕的,但是我们越是害怕黑暗,点起火把,越是葬身无情火海,化为哀嚎和灰烬;越是筑起堤坝抵挡洪水,越是被溃决而起的巨浪洪流吞噬淹没;修建高屋明堂,却在地震来袭时被无情掩埋。
    “我们的发展背离了自然的法则,即使取得一时的胜利,也终将饱尝自酿的苦酒。”他这样说道,深深的嗅了嗅花香。
    “依你的意思,我们不应该做这些吗?”
    “不是的,我的殿下,我只是想说,‘为人处世’之道,我们都还有很多要学。”

    他喜欢在冬天的时候,隔着宫殿的落地窗看远处的山。这时,我已经允许他在我的宫殿里随意走动,不需要别人监视。
    “你为什么总看着远处的山?你的家乡在那里吗?”我不禁问道。
    “不是的,殿下,”他转过来望着我,眼里带着一丝笑意,“我只是觉得冬天的山脉很美而已。”
    “那就值得每天都看?”
    “美丽而易逝的事物,谁又不想多看几眼呢~”他这样回答我,又转头去看窗外,“何况白雪皑皑的山峰,在这里也只有冬季看得到。”
    “如果是冬天,那每年不都有一个冬天么?”
    “是啊,”他脸上的笑容灿烂了一些,“风景犹在,可惜年华已去。”
    他又伫立在窗前眺望了许久,最后坐在了我对面。我允许他这么做,因为在宫殿里,他已经不再是奴隶,甚至有的时候,我会把他当做挚友,寻求指点。侍从端来了沏好的红茶,他很知趣的在我先饮过之后才端起自己的杯子,小酌一口,姿势优雅。
    “这让我突然想起耳传的一个神话来。”他放下茶杯,说道。
    “说来听听吧。”
    传说在北部的群山里,住着创造了万事万物的神。他每天都会从那里俯瞰大地,观察着世界的变化。为了不让人们发现自己,他散下云雾笼罩山脉,隐藏自己的身影,又创造了很多模样相似的景观,迷惑人们,但是最终,还是有一位年轻人设法找到了他。神很看好这位年轻人,于是便答应满足他一个要求。
    “我希望群山之上的白雪都化为白银,这样村里的人就再也不会因为贫穷而病死饿死了。”年轻人说道。
    “这个人一定是想自己发财才这么说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会有接下来的故事了。”他微笑着回应了我,继续说道。
    神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同意了他的请求,把山上的白雪全都变成了白银。年轻人把这个消息带回了村子,村里人起初并不相信,以为他神智失常了。不过随着他打开背上的口袋,大家都沉默了,或者说是惊得哑口无言了。
    这个喜讯迅速传遍了整个村子,当然后来的情况无非就是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去挖银子了。

    他停了下来,一边望着我,一边喝起了桌上半温的红茶,似乎在等待我说些什么。
    “于是他们为了银子而举刀相向了?”我不太确定是这样,因为这太俗套,不应该会是从他嘴里道出。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他摇了摇头,放下杯子。
    山上的银子即使是没日没夜的挖也不会挖尽,又怎么会有争执呢?贪无止境,但是永远有着制约你无度的因素存在着。如果你穷尽一生来挖,那你又想什么时候去消费这些你挖到的呢?我要说的是比这更严重的。
    这座镇子旁边有一条大河,这条河也是整个国家的命脉,它的水能灌溉沿途的土地,保证人们有肥沃湿润的土壤可以耕作。不过因为年轻人的愿望,山上消融成水的冰川全部变成了银子,于是这条命脉便在春天来临后变成了一洼泽地,而且因为没有足够的水补充进来,河床里的土壤也开始慢慢变得干燥,最后连一滴水也没有了。
    他又端起杯,把剩下的红茶一饮而尽。
    “然后呢?”见他迟迟不说,我也只得追问他故事接下来的发展。
    “这就是关于西北部大荒漠由来的传说。”他捧着空茶杯,身子微微前倾,架在桌面上说道,“害他们身陷绝境的不是贪婪,而是不知珍惜。对于我们每个人也是一样。我们总是盲目的追求着自己认为重要的事物,比如财富、权力、名誉,但是却忽视了为此支付的代价,青春、健康、生命,自由的意识。”
    他放下茶杯,站起来又回到窗边,微微回头,“做你自己,还是所谓的人们,你需要提早做决定。”

    喜爱真是个难以捉摸的东西,一不小心就会跨过界,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在这种讨厌的季节——春季。看着在床边宽衣解带的他,我的身体莫名的燥热起来。作为肉食动物的本性——狼的本性——让我没办法对面前“食物”的诱惑视而不见。
    “你会紧张么?第一次。”我问他。
    他脱下上衣,转身看着我,露出了微笑,“我宁可相信殿下比我更紧张。”
    作为对他调侃我的惩罚,我一把将他拉进怀里。他身上淡淡的香让我血脉喷张,几乎失去理智。看着身下的娇小身躯,轻轻的吻上他的额头,细细嗅闻着他的体香。他的双手轻轻抚着我的侧脸,似乎是希望我能和他对视。
    “我的王啊,请你一定记住我此刻的话。有些事情注定会发生,就如你于我的爱慕之情一样,所以请珍惜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遵从这一切的安排……”之后,我便感觉到了他无声吐露的那一句……


    凛冽的寒风呼啸着刮过,放眼望去皆为茫茫冰原。那一夜的不辞而别,之后便是再没离去的寒冬,不论是在心底,还是在眼前。出现在海面和陆地上的两个巨大孔洞犹如相通的管道,一面在疯狂的吞噬海水,一面用冰冷刺骨的寒风把它变成咸涩的雪粒,撒满我的土地,我父王的土地。于是从那时起直至今日,春天再也没有来。人们私下里议论,说他是个巫师,是个恶魔,是他带来了永不消散的寒冬,虽然我清楚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但是直觉还是告诉我,他一定知道些什么,也许能结束这一切。
    我必须到那里去,抬头望向远方的风穴,那里已经因为长久不息的喷涌出雪花而形成了一条冰路,远远的消失在风穴黑漆漆的中心。
    “呐~我会去找你,也是早已定下的安排吧……那到时候,你也要服从这安排,跟我一起回去……”
小坏狼 野生萌兽 兽星志制作组 游戏王 百度账号 | 发表于 2013-9-4 02:04:41
跟我一起回去……
打滚卖萌抱团睡~
殇狼羽 楼主 文豪 | 发表于 2013-9-4 15:12:53
琥珀 发表于 2013-9-4 02:04
跟我一起回去……

老妖怪你在脑补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