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星球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其实这个就是放在夏日电子刊里那篇文章= =构思来源于发烧时的一个梦(你快够……)世界观我不确定要不要在这里说啊~这算不算剧透啊~总之我会龟速更新接下来的部分。
    不过在这里解释一下标题好了~节点是小说总标题,旧日是分标题,港口是分分标题(滚粗!)
    PS:第二部这次会很快= =那是因为我是写完第二部才来发的……
分享至:
| 人收藏
1 条回复
殇狼羽 楼主 文豪 | 发表于 2013-9-4 00:57:40

    “呃~请问……”
    放下手里装满冰块和鱼的箱子,波尔塞斯礼貌的打量了下面前的小小身影。正午的阳光有些过于强烈,石板街道泛着刺眼的白光。庆幸素色格子衬衫和暗色的皮毛不反射阳光,不然波尔塞斯的眼睛可能已经瞎了。
    “什么事?”
    对方匆匆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白纸。
    “嬉浪……女神号要在哪里换乘啊?”
    “哦,那艘船一般会停在那座红顶子店铺对面的泊位上”波尔塞斯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建筑说道。
    “谢谢~”娇小的身躯拖起行李,朝他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轻柔的浪摇着靠港的船只,落向海平面的太阳喷洒出一片嫣红,晕染了天空和海水,却还有着丝缕的金色光芒涂抹在云缘浪尖。夏日的酷热也消了不少,清凉的海风吹来若有若无的咸腥味道,虽说吹不干白天流下的汗水,还是能帮人驱散一些疲惫感。
    “这是最后一点了!”放下最后一只箱子,波尔塞斯也做完了这一天的工作,一边舒展着劳累的身体,一边走到码头边看看这几乎一成不变的风景。夕阳里,一个有几分熟悉的身影引起了波尔塞斯的注意。
    “喂!嬉浪今天没来吗?”
    “嬉浪?那艘从泽丹来这里的?”
    “啊~应该是。”
    “可能在路上耽搁了吧,听说经过的那片区域有暴风雨。”
    “耽搁了?得多久才能到这?”
    “不清楚,估计一两天吧,只要没触礁什么的。问这个干嘛?”
    “没事,被别人问到了而已。”
    难道就坐在这等了一下午?波尔塞斯心里想道,不禁有些想笑。怎么这么一根筋啊,这种事问问其他人应该也会有答案吧,要不是我多管闲事,这家伙难道要一直坐在这等到船来了为止?
    “嘿~”波尔塞斯小跑到他身边,说道:“中午的时候,是你问我嬉浪女神号的事吧?”
    对方很小声的“嗯”了下,点点头。
    “那艘船遇到暴风雨了,可能要过一两天才能到,我看你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吧。”
    “呃~这样啊……”
    看到对方左右看了下,波尔塞斯也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沿着前面那条街走不远应该就有旅馆可以住,价格也不贵。”
    “嗯,谢谢!”对方站起来,伸手准备去拉箱子,然后……

    “这孩子怎么啦?”
    “中暑了呗~你不也看出来了么。”
    “我是想问他是怎么中暑的,这么毒的太阳应该没人傻到站太阳底下晒着吧?!”
    “你面前这个不就是例子么,穿这么多还傻乎乎的在港口晒了一下午。”
    “哎~看来这孩子是第一次出远门啊……哎!不过你可得提防着点儿,别让他讹上你!”
    “哎呦你说什么呢!讹上我你不也收了房租了么,你怕啥啊!”
    “嘿你这小子!我这不是为你好么~真是的!”
    “好了好了~快去看着你的生意吧~”

    身上还是没什么力气,猫兽人缓缓睁开眼。周围的陈设看起来,自己像是在小旅馆的客房里。几支蜡烛点在屋里不同的地方,虽然光线有些昏黄,但是总体上还是能看的相当清楚。
    “醒了?”
    循着声音望去,白天见到的那个虎兽人正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着自己。
    “你当时中暑晕倒了,所以就把你抬来这里了……呃……房租我交过了,你不用担心。”
    “啊~这样……”猫兽人想要起来的样子,“那我把房租……”
    “呃~那个不着急你先躺下,”波尔塞斯急忙起身上前,“房租的事等你好了再说吧,我也不是想马上找你要的意思。”
    “我叫波尔塞斯,你呢?”波尔塞斯重新坐回到椅子上,自我介绍道。
    “艾瑞文。”说完,艾瑞文礼貌的点头微笑了下。
    “那……能问问你此行的目的吗?”波尔塞斯稍稍前倾身体,问道。
    “我是准备趁暑假去叔父家住段时间,据说那边夏天比较凉快。”
    “你叔父住在泽丹吗?”
    “嗯。”
    “这样啊……不过感觉那里的气候和这里差不多啊?”
    “嗯,主要还是临海嘛~夏天去海边还是要比待在内陆城市要好一点。”
    “这么说倒也是。”波尔塞斯挠了挠头,笑道。
    “那看来你的家在内陆啊?”
    “嗯,奎布萨。”
    “啊!原来是都城啊,怪不得呢。其实我一直都想去都城玩玩的,不过算是很久之前的愿望了吧,”脸上溢满了憧憬的神色,波尔塞斯微微后仰,看着天花板,“现在每天都有工作要忙,恐怕是没机会了。”
    沉默了一会儿,波尔塞斯站起身来。
    “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你可以找这个旅馆的老板,他就在楼下,只要开门喊他就行。如果是找我的话……”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说的样子,波尔塞斯尴尬的停顿了一下,“我基本就在你第一次见到我的那个地方,我在那里工作。”
    掩上房门,波尔塞斯轻轻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刚才似乎问了很多奇怪的问题,也说了很多奇怪的话。话说自己为什么一厢情愿的觉得对方会想来找自己啊?这样好像是摆明催对方还钱似得。
    “哟!你的那个小哥怎么样啦!”旅店老板是个犬兽人大叔,性格豪爽的很,跟这里的其他人一样。
    “什么叫我那个小哥?!”
    “嗨!你带来的还不是你的吗?!谁捡到归谁吗!”
    “大叔你不懂什么叫‘物归原主’吗?还有……”波尔塞斯压低了声音凑到大叔跟前,“你这旅馆隔音这么差,当心人家听见!”
    “哟!你还怕人听见啊!脸红害羞了是不是?”
    “我是怕你把客人吓跑了没房租收,别误会,怪蜀黍!”
    “臭小子敢这么说我!你回来!!”

    “嘿!是你啊!”看到艾瑞文走了过来,波尔塞斯打着招呼,手里却没有停下,“还有这几箱搬完今天的活儿就干完了,再等一下就好……呃~当心~”
    艾瑞文差点和另一个搬箱子的伙计撞到一起。感觉自己可能有些碍事,艾瑞文远远的站到了一边。
    “这些鱼都是要送去各地的吗?”坐在港口边的矮石栏上望着不远处正在清点货物的一群人,艾瑞文问道。
    “主要是供给这周边几个城市的,再远就因为这里捕鱼规模的缘故,是很少销往更远的地区的。”
    “这样啊~那些鱼闻起来都很新鲜,在奎布萨很难见到,好想尝尝用这些新鲜的鱼做出的菜是什么味道。”
    “这个不难啊~这里很多餐馆都有用当天捕上来的鱼做的菜,而且有几家用的还是这里独有的烹饪方法,应该会和你胃口。”
    “那我们现在就去吃吧!”艾瑞文流露出期待的神情,从矮石栏上跳到地上。
    “呃~现在?!”

    “波尔塞斯你怎么一直在吃肉啊~“
    “嘿嘿~我是老虎嘛,肯定要吃肉啊!你不也一样吗!一直都在吃鱼。”
    “我明明有吃别的!”
    两人聊得很开心,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艾瑞文入住的旅馆门口了。空气很潮湿,似乎有点微微起雾。
    “看来明天要变天气了……”波尔塞斯望着天空说道,“对了,你等的船后天就能到这里了。”
似乎这句话两人都没什么能接下去的,突然间引来一阵沉默。
    “这个给你,”艾瑞文从挎着的包里拿出一张明信片递给波尔塞斯,“昨天收拾行李时发现的,奎布萨的风景明信片”
    “太感谢了!”波尔塞斯急忙接过来,借着不太明亮的灯光仔细看着。
    “嗯,那明天再见吧~”
    “好的,晚安~”
    “你也是。”

    果然如波尔塞斯说的一样,一大早天空就阴沉沉的。中午过后还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而且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下雨天工作这种事对于波尔塞斯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讲,他还更喜欢在雨天干活,毕竟雨水要比阳光清凉得多。
    “你怎么就这样在雨里干活啊!全身都湿透了!”
    “没关系的,我已经习惯了嘛~”
    “那也不行!会感冒的!快跟我回去冲个热水澡,再把衣服弄干!”
    “呃~好吧,等我一下,我拿上我的东西。”

    “……这才不是海浪的声音呢~”艾瑞文把波尔塞斯刚送个他的海螺扣在耳边仔细的听着。那个海螺几乎有半个碗那么大,“好了你快去洗澡吧!”
    “那个海螺最好用淡水洗干净,不然会被残留的盐分腐蚀。”波尔塞斯一边脱下上衣走进浴室,一边说道。

    推门的声音,波尔塞斯回过头。浴室门口,艾瑞文羞涩的探头进来。
    “可以进来洗海螺吗?我怕时间久了会坏掉。”
    “哈哈~哪有那么快啊~”波尔塞斯转过身面对着艾瑞文爽朗的笑道,“不过没关系的,进来吧!”
    艾瑞文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波尔塞斯。波尔塞斯这才意识到艾瑞文其实什么也没穿。浴室里弥漫着一层朦胧的水汽,让艾瑞文黑色的皮毛闪烁着一种迷离的光泽。波尔塞斯一时看得有些入迷了,想说点什么却又一时语塞。
    “呃~嗯~用温水洗可能会更容易洗掉……可能”
    “呃~是嘛……”
    艾瑞文有些拘捽的走到喷头前波尔塞斯让出的一块地方,小心的清洗着海螺。温暖的水流进海螺壳,又溢出来,随着翻动,水在凹凸不平的壳面上流动。
    “谢谢……”艾瑞文突然说道,“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我…我知道虽然我们认识才两天,不过……”娇小的面容映在波尔塞斯满是困惑和迷醉混杂的瞳仁里。
    “能再多帮我一下吗……”

    雨后的天空被洗得一尘不染,偶尔的几缕细云犹如轻轻扯下的棉絮,又薄又软。阳光依旧那么刺眼灼热,榨取着所及之处的每一点水分。港口的海水轻柔的滚卷着缓缓波浪,嬉浪女神号的船身只是微微的合着那节拍摇动着庞大的身躯。收起缆绳,船慢慢的退离港口,波尔塞斯也暂时放下手里的工作,微笑着冲着船身那个几乎难以看清的身影挥着手,直到视线再不能及。转过身,波尔塞斯小心的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那张艾瑞文送给他的明信片,翻转过来,背面用清秀的字体写了这么一行:

至波尔塞斯:
勇敢去到你想去的地方,我会一直在那里等着你
艾瑞文

    仔细收起手里那张已经破旧得快要不成样子的明信片,波尔塞斯整了整背包,抬头望着眼前巨大的“节点”。莫名的力量似乎在拉扯着“节点”周围的空间,坚硬的大地也犹如熔化的巧克力一样,盘曲螺旋着流向节点的中心,消失在黑暗之中。

“等着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