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星球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在七夕发BG等待被烧
这是狼天的良心BG作哦~




雪落下。
那个家伙所说的那些看似美丽实际平凡的东西就是这些从空中落下的小白点了吧。由那些在远方看起来无比温暖的无数光点汇聚成的城镇,传来微弱的喧哗。

“有光真好,如果把那些光分点过来那就更好了。”

他这样想到。

站在窗户旁的狼人将手中的童话书放到一旁的木桌上,伸出手想要接触这些白色的小点,但却被厚实的玻璃窗给挡了回来。

“父亲还没回来啊。”他向后退了几步,变成狼形,缩成一团。等待着那位把他创造出来的父亲,一个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的炼金术师。只要父亲回来了,他一定会给自己带来那些光的吧。

只要那些光来到这里,他一定可以和那些被光包围的人一样的被这些光所包围。

沉浸在自己内心中的童话世界的他在下一刻醒了过来。

冰冷的寒风吹开了门。

接下来的一切让他明白,那个炼金术师已经无法把那些光带给他了。

一块失去双腿,变得支离破碎的人形肉块被扔到他的面前,肉块的头部已经不知所踪。他凑近尸体用自己的鼻子辨认这块肉块是什么动物的肉,然后,他认出那块肉块是什么了。那块肉块是那个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之人身体的一部分。

一个留着短发和络腮胡的人类站在他面前,飘进屋里的飞雪是他的背景,他的手中握着一柄沾满血液长柄战斧。

他没有穿上衣,结实的上半身被冻得发青,那些看起来十分吓人的创口也被冻起来,破烂得不堪入目的裤子上有很多条血痕。

“你是萨德尔吧。”

他关上身后的门,转头对蜷缩在地上的狼说道。

狼形的他点点头。

那个人类确认完这一点,立刻走向衣柜,取出里面的衣物穿起来。整理好衣着之后,他转身走向萨德尔。

“跟好我,我们快点离开这里。不然的话你也会死的。”他这样对萨德尔说道。

萨德尔再一次点了点头。

那家伙看到萨德尔点头之后,大吼一声,撞开门向不远处的城镇跑了过去。

萨德尔在看到他做出这样的动作之后,跟在他后面离开了。在离开家之前,他还不忘把放在木桌上的那本童话书拿走。他衔着那本书,和那个人一同奔跑。

虽然不知道自己将去向何方,但是他信任着那个人,相信他一定会把自己带去安全的地方。

在他们身后,萨德尔居住的屋子无缘无故地燃烧起来,一个手中握着砍刀的黑衣人站在屋顶上眺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跳下来,消失在正在燃烧的熊熊烈焰之中。



三年后,在一幢十分老旧的教堂里——

“这帮可恶的小崽子,那天我一定要让你们血债血偿!啊,痛死了。”穿着深色长袖T恤的萨德尔,像是逃兵一般地,从一间被改造成孩子们房间的仓库里退出来。

他捂着自己后脑上鼓起的那个肿块,咒骂着那些孩子。

就在刚才,例行查房的萨德尔刚刚踏进孩子们的卧室,就被那些藏在各个角落里的孩子们袭击了。

不同角度向他袭来的枕头,把他吓得不由自主的把身体向后一仰。之后他就失去平衡跌倒在地。站起来之后的,不知道因为在他的正前方有人泼了油,所以他一脚踩上去。一声巨响传进他的脑海里,随着巨响的是一阵晕眩,好几颗星星围绕着他不停地旋转。

当他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那些孩子早已散开,回到自己的床上继续装睡,而被他们整了的萨德尔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摸摸自己后脑上的肿块,推开门离开那里。

“败犬先生,下来帮我一下。”一个口气听起来很像男人但是声音却十分温柔的女声从楼下传上来。

萨德尔对那间寝室的门竖起中指,扔下一句“你们给我记住”之后,匆匆跑下楼去。在他的脚接触到一楼地板的瞬间,几大袋重物就向他飞了过来,把他压倒在地。

“败犬,今天有个光荣的任务要交给你来做,那就是——把这堆礼物按照每一个孩子的要求打包分类。那些孩子想要什么的纸条我已经放在里面,你一定要在今晚完成。我明天来检查,如果发现你没有好好按我说的做的话,那么你就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吧~”一位棕色长马尾,穿着粉色棉衣,长得十分清秀的女孩子,看着那个仰面朝天一脸无奈的他,俯下身对他说。

萨德尔看着她的脸,接着看她发育得很好的胸部,最后看向那双被洗的泛白的牛仔裤。他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样的沉默了一会。随后闪电般的把右手从袋子下抽来,像是攻击时的蝮蛇一样向着她的胸发起攻势。

在看到他的这个动作之后,女孩淡定的接住他的手,用力一握。

萨德尔的表情瞬间扭曲了。

“死暴力女快点给我停手啊!我只是想要叫你把我拔出来啊,你想哪里去了啊,快点放开我的手!”

接着就是一声从萨德尔口中传出的惨叫。

“哦。”女孩子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地一脚蹬在口袋上,握紧他的手用力一抽。

清脆悦耳的骨响声分别从萨德尔的手掌和手腕关节处传来。

痛得说不出话来的萨德尔,只能用他此时独有的又扭曲又搞笑的表情看着女孩。

而这个女孩则是在那里一脸开心的回看萨德尔。

这个女孩叫作叶婕,是不久之前才从这里离开的孤儿。现在的她是附近一家面包店的老板,也是这里的义工之一。

“败犬先生,请忍耐一下。”就在说完这句话的下一秒,叶婕立刻将他脱臼的手臂给复原。

“卧槽……”

萨德尔在吐出自己的最后一口气之后,昏死过去。



与此同时——

这就是这一次的任务吗?

真简单。

当然,如果允许说粗话的的话,我会在真字后面加上一个TM。

因为这是我接到过的最简单也是报酬最多的任务。

“喂,你看好了没,看好了的话就快点签字,我赶时间。”坐在我对面的雇主极不耐烦地用食指敲打着木质桌面,因为敲击的声音太大,而导致那些在我们附近进餐的人纷纷向我们投来不善的目光。

其实我也很明白他们的感受的,不仅是从这种敲击声对于食欲的影响,还有他时不时爆发出的那种语调会令人食欲不振的高吼,我在一瞬间开始同情起他去过的每一家餐厅的老板了。

“犹豫什么啊,要签就签!跟你说几遍了,我现在赶时间,不要耽误我。”

在这声咆哮之后,又有两人皱着眉从自己的座位上离开。他们的盘子里还有许多残留的食物。虽然浪费是可耻的,但是为了不浪费而拼命让自己“嚼蜡”的话,那是无疑是一种自虐行为。我这样想着,在那份契约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之后目送他离开这里。

他离开之后,我才发现这间餐厅只剩我一个人,距离打烊时间还有很久,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像是这间餐厅被我包下来一样的。

“喂,谈妥了没。”

一只从洗手走出来的间里走出来的银灰色毛狼人坐到我雇主的位置上。

他有着一头白得令我感到嫉妒的短发,额前留着中等长度的分刘海,发尾处故意留长之后扎了一个垂到腰附近的马尾。他平时一直穿着的全套黑色礼服今天他依旧在穿着,只是那顶和黑色礼帽不知道被他放哪里去了。

“谈什么啊,谈都没谈就直接被他吼着签约,根本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么这次任务的内容是什么?”

“杀掉雇主以前的试验品,一只20多岁的狼人,虽然说是20多岁,其实心理上更偏向于小孩子,所以这次猎杀一定会相当简单的。”在想到这个猎物之后,我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了,嘴里叶不停地发出笑声。

“哦,是吗?那么交给我好了。”

他像是放心了一样地呼了一口气,从座位上站起来,推开门离开那里。

在他走了之后,我低下头,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佳肴。

“我开动了哦。”

在貌似很虔诚的祈祷之后,我立刻握紧手中的勺子,开动了。



已经是深夜了。

坐在一堆玩具山和一堆盒子山之间的萨德尔依然在忙碌着。

“维恩·威尔维特,要的礼物是洋娃娃,盒子是绿色的长方体盒子。”

萨德尔伸出双手,轻轻一抬。

一个洋娃娃和一个盒子从两座山之中飞了出来。它们漂浮在半空中,盒子的盖子突然打开,像是一只张开大嘴的怪兽一样地把洋娃娃整个的吞了下去。一股银白色的丝带从地上飞起来,缠上礼盒,马上开始包装。

这是他对这里所有人隐瞒着的事情——他拥有超能力。

他之所以会一直隐瞒着这件事,是因为那个救下他的人把他送到这里的时候对他说过的那句话:“这里是你新的家,我相信你很快就可以适应的。切记不要让他们知道关于你的一切,尤其是你的能力,如果你不希望你未来的家像是那间屋子一样,那些未来的家人被杀死的话,请你对自己的一切保持沉默。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写在一张纸条上,隔几天会送到牧师那里。”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人就离开了。

变回狼人的他被放到教堂门口。

一丝不挂的他,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喂,要进去就给我快点进去,不要像只败犬一样的在那里磨磨蹭蹭的!”

快要被冻昏过去的他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地转头看向声源处。不幸的是在他把头转过去之前,就被那个人抓住后颈上的毛,用力一甩。

他像是一枚高速飞行的炮弹一般地向着教堂大门飞去。虽然在此之后他不是像炮弹那样地潇洒华丽地撞开门,但是,作为狼人的他还是相当有型的用头撞开门,用头着地,最后再用头撞在十字架之下,让自己向前滑动的身体停止。

他身体里仅剩的那点意识,早已被这一连串的撞击给弄得消失了。

而那个把他扔进去的人正是叶婕。

后面便是与这个叫做叶婕的女孩子一起渡过的一年。

当他从回忆中苏醒的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完成了全部工作,那两堆礼物被合成一堆了。

一张一直被他踩在脚下的纸条,在他低头巡视有没没有什么被遗漏的时候出现了。

“败犬桑,有个孩子的礼物我忘记买了,请你在看到这张纸条之后立即动身帮我买一下哦~ps:如果在新年的那一天我没看到他的礼物和我的礼物的话,你就等着当一年份的看门狗吧。再ps:希望你不要倒霉地把全部东西理好之后才发现这张纸条哦~  你亲爱的叶姐致上”

在读完这张纸条之后,他看向窗外,他能看到的只有一片漆黑的世界和掠过窗外的密密麻麻的白点。

在那一瞬间他不由自主地翘起中指指向天空,大喊一声:“f**k!”

第二天清晨

“呼……冷死人了。”萨德尔独自走在深夜的大街上,一边发抖一边一边前进着。

原本准备悄悄离开教堂冲进街市,速度买完礼物礼物的他,在这一天早上收到了一份包裹。在那份包裹里,放着的就是他第二天需要买的那个孩子的礼物。

但是,包裹里却没有叶婕的礼物。

这才是最危险的啊。

萨德尔在想到没有给她礼物的种种后果之后,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萨德尔。”

有一个人叫住他。

一把长刀把萨德尔的左臂切下。

“啊啊啊啊……!!!”萨德尔惨叫起来,捂着自己左臂的的创口哀嚎起来。

“昨晚睡得好吗?你收到我送过去的礼物了吧。”一只穿着黑礼服的狼人微笑着从空中落下,稳稳地落到萨德尔身后,向萨德尔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手中握着一把正在滴血的长刀。

“你还活着这是太好了。”他双手握紧那把刀,向着萨德尔冲过来。

萨德尔看准狼人,在狼人来到他面前的瞬间躲过向他挥过来的长刀的刀刃,重重地对着狼人腹部来了一拳,但是他却没有击中狼人。长刀的挥动轨迹被强行改变,他的另一只手臂被切下来,鲜红的液体瞬间喷涌而出,染红了他脚下的白雪。

“我记得你只能活一年的吧。你是上一个圣诞节出生的,那么在圣诞节前一天还有那么多的精力做这些事情真是奇怪。”

“我知道啊……一年之后我的身体就会崩溃,脏器全部坏死。那个人告诉过我了。”

萨德尔说。

“所以嘛,你运气不错,在你那么痛苦的死去之前,有人叫我来杀掉你,把你的头颅打包之后带过去。你很快就可以解脱了。”

狼人理理自己的礼服,走到萨德尔面前,用长刀挑起萨德尔的下巴。

“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我还有事情没做完。”

“不能。”

就在他说完那句话的同时,狼人举起长刀,用力一挥。

萨德尔的头瞬间和身体分开,身体像是失去重心的米袋一样地倒地,头颅被一个看起来邋遢的醉醺醺的穿着深灰色马甲和一条花色短裤的深灰毛狼人捡起来。

“谢谢。”

醉醺醺的狼人这样说了一句,转身走进附近的一家酒吧里。

“不谢。”

黑衣狼人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条看起来很特别的粉色水晶项链,右手手掌摊平,一个黑色的漩涡在他的手心里出现,他把那块水晶放到黑洞附近,被黑洞吸进去。

他握紧右手,然后缓缓张开。

一个和萨德尔一模一样的人偶出现在他的手心里,而那块水晶也被染成紫色。





在中午的时候,萨德尔回到教堂。

他刚进门,就被一直等在那里的叶婕给叫住了。

“喂,萨德尔,我看起来好看吗?”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叶婕微笑着对他说道。

萨德尔这时才注意到,叶婕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身装扮。现在的叶婕,穿着的是结婚时新人穿的洁白婚纱。

“嗯,好看。”萨德尔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跳慢了一拍,他脸红着捂住自己的胸口,把头低了下来。

“今天的败犬先生也依然是那么可爱啊。”叶婕笑着,带着把白色手套的手抚摸着萨德尔头顶的毛,“今年是我们见面的第几年?”

“嗯……第三,哦不,是第四年。”萨德尔脸红着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在不知不觉间,四年已经离开了啊。叶婕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竟然还记得我们我们相遇的纪念日啊,败犬先生长大了不少哦~以前都是我用拳头来让你想起来的哦。”叶婕露出了那个和往常一样的,大大咧咧的笑容。

萨德尔和她一起笑了起来。

“我想听你讲故事。”

笑完之后,叶婕把那本她一直保留着的童话书拿出来,递给萨德尔。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要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啊。”萨德尔接过书,随便找了个位置和她一起坐下。

这本书页边缘因为读者翻看次数太多而变黑了。

纸张也已经泛黄。

萨德尔抚摸着这本书的封面,回忆着过去——

一年前的叶婕和他也一起坐在这个教堂里,做着相同的事情。那个时候的萨德尔最熟悉的是《灰姑娘》这个故事。因为这本书的那一页的夹缝有问题,所以,每一次随手翻开,都一定会翻到这个故事。

在之后的日子里,因为某些关系,这本书被叶婕给拿走了,一直到现在,萨德尔才再一次地见到这本书。

他随手翻开其中的一页,开始念起来。

而叶婕则是靠在他的肩膀上仔细听着,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在意识到她睡着之后,萨德尔轻轻地给她披上自己的外衣,从椅子上走开了。他时间不多了,现在的他能够想的就只有怎样才能尽快结束今天的一切。

他快要消失了吧。

萨德尔这样想着,加快了自己前进的步伐……

等到他处理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三十分了。

看到时钟上的示数后,他叹了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到床上静静地睡了下去。他的身体变得稀薄。

“喂!萨德尔,你刚刚去哪里了,我怎么找不到你!”一脸焦急的叶婕打开萨德尔房间的门,大声吼道。

但是房间里空无一人。

“这个混蛋跑去哪里了,怎么会不见了。”找遍了整个教堂的叶婕吼叫起来。

在那件披在她身上的外衣里有一张萨德尔写的内容是“一定要来找我哦”的纸条。而萨德尔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婕打开灯,在萨德尔的房间里翻找着,希望可以找到萨德尔。

“哟!”

当她走到萨德尔的床附近的时候,萨德尔从床下冒出来,把叶婕吓得跳起来。

接着,他就挨了叶婕一记重拳。

“混蛋,下次你还敢不敢吓我的。”叶婕一边握拳,一边大吼道。

“叶姐,我不敢了。”捂着自己头顶肿块的萨德尔,这样说着,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串紫水晶项链,笑着对叶婕说:“这是我给你的圣诞礼物哦。”

两眼放光的叶婕把那串紫水晶项链抢过去,仔细端详着。

“叶婕,我喜欢你。”

“你说啥?”叶婕瞬间愣住了。

“我说的是——叶婕,圣诞快乐~”萨德尔笑着挠挠头,向后退了几步。

“败犬先生,你说的应该是‘我喜欢你’对不对?”

“诶呀,我还以为你没听清诶。”

萨德尔的脸瞬间红了。

在下一瞬间,叶婕向着萨德尔迈出一步,来到他跟前满脸羞涩的说:“我也喜欢你哟,败犬先生。”

就在她的最后一个音发出的同时,新年的钟声敲响了。

“嗯,那么之后该做什么你应该知道的吧,请闭上眼睛吧,我亲爱的小姐。”萨德尔故作神秘地说道。

“诶呀,你也学会这种浪漫了啊,我倒要看看你会做些什么。”

叶婕很听话的闭上双眼。

他用双手托起叶婕的脸颊,把她脑海里的一切关于他的记忆修改删除之后,把手放下。

“可以睁开了。”在一段极其漫长的等待之后,萨德尔终于发话了。

她睁开自己的眼睛,萨德尔消失无踪,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在这里做什么啊,这里是哪里啊。教堂怎么会有这样的空房子啊?”

站在那里的叶婕疑惑地说。

“我今天怎么会穿这件衣服啊,今天我要结婚了么。而且我还会有一种忘记了什么东西感觉啊。我忘记了什么呢,礼物吗?工作吗?还是其他的什么。”

叶婕坐到他眼前的那张空床上沉思起来。

“那个二货牧师,明明这里就有一间空房子的啊,为什么天天在那里抱怨屋子不够用啊!这里明明就……没有人住的……啊?”

坐在床上的叶婕,突然想起了什么东西,眼泪无声地流下,一滴一滴地落到衣服上,溅起晶莹的水花。
分享至:
| 人收藏
5 条回复
狼天雷闪 楼主 文豪 | 发表于 2013-8-13 12:52:15
After Story
无论过了多久,我都不会忘记你的——
这是我对自己也是对你的诺言。
一棕色毛的灰狼小跑着来到某座教堂里,悄悄顶开门。

一位年轻的牧师轻轻地推开门。
进入他视野里的是看起很老旧的教堂。
”这里快要荒废掉了啊。“
一个看起来很像是不良少女的27岁女性坐在教堂的某个座位上,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一脸不爽地说。
她及肩的亚麻色长发被她用黑色的橡筋绑成马尾,左脸颊上海贴着一个创可贴。黑色的眸子里面满是凶恶。鸡心领的短袖衬衫的领口被她的丰满的胸部撑开,打了好几个补丁的牛仔裤和她穿着的布鞋更为她增添了几分不良的气息。
即使是这样,这些气质也无法影响她本身的美丽,反而让她更加吸引人了。
“不会荒掉的。”
牧师这样对她说。
“丫是谁啊, 什么时候来的。”
她被我吓到了,转过头来对牧师咆哮。
“我是刚刚来的新牧师。”
他这样回答。
“是么,原来你就是那个二缺牧师的接班人。hi,我叫叶捷,但是你必须叫我叶姐,新来的。”
她用不屑的口吻对牧师说道。
“叶小姐,你呆在这里干什么。”
牧师问她。
“都说了是叶姐!”
“嗯,好,叶姐呆在这里干什么?在等谁吗?”
“不知道,只是觉得这里有什么东西,所以就来了。”
叶捷回答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呆在这里,为什么要留在这里。是因为今天是七夕节,外面的情人太多忍不住嫉妒的她逃到这里避难,还是有其他原因呢?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她没带教义反而带了一本故事书呢?真是奇怪。
每一个节日里,她都会来这里坐着,带着那本故事书静静地阅读。她总是感觉缺了点什么。
这里究竟有什么呢?他究竟缺了点什么呢?
“有什么?”
“不知道, 只是纯粹的感觉有什么而已。”
“恋人?”
“我直到现在都没有谈过恋爱的。”
叶捷做出了一副“老娘是处女很棒对吧。”的嘲讽表情。
“真没有过吗?我记得你以前经常和一只狼人混在一起的啊。”
“狼人?那是什么?”
叶捷在听到狼人 这个词的瞬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胸前的挂坠。
“一个和你很好的家伙啊。”
“啊……?那是什么啊? ”
叶捷想起来一个很模糊的身影。
“是吗?被忘记了啊。”
牧师无缘无故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嗯?”
叶捷 疑惑地偏头。
“没什么。”
“你会讲故事吗?”
“ 我当然会,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就讲给我听,自己读太无聊了。”
叶捷从自己的屁股底下抽出一本看起来很老旧,页边因为翻看次数太多而变黑的故事书,硬塞给牧师。
“啊……”
“给我快点读!别浪费时间。”
“好的。”
牧师被她的气场镇住了,战战兢兢地随手翻开一页,用自己最平静的声音开始朗读。
在一旁的叶捷,慢慢地留下了眼泪。
“那个笨蛋。”
叶捷想起了某个一直陪伴她的狼人,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怎么哭了?”
一只毛茸茸的手担在她的肩膀上。
“没什么……啊……”
叶捷转过头呆住了。
在他记忆里的那只狼人出现了,凭空出现了。 那个牧师变成了狼人。
“我为了回应的 你的思念而出现了哦~让你久等了哦。”
狼人这样回答她。
“你是……”
叶捷猛地抱住了他。
在这一刻,她知道了自己来到这里目的——等待狼人回归。
过去的某一天,她无缘无故地忘记了狼人。
就在那一天,狼人失踪了。
就算是忘记了,她还是在等待着狼人。她知道,总有一天,狼人会回来的。
“想我吗?”
“当然!你个笨蛋死哪里去了!”
“啊……说来话长。”
“抱歉,好像在某段时间里,我忘记 了你。”
“ 没事的。”
狼人也轻轻抱住她,轻轻蹭着她的脸颊。
一切都走向圆满。
小坏狼 野生萌兽 兽星志制作组 游戏王 百度账号 | 发表于 2013-8-13 18:20:38
烧!
打滚卖萌抱团睡~
狼天雷闪 楼主 文豪 | 发表于 2013-8-14 07:36:16
琥珀 发表于 2013-8-13 18:20
烧!

给,你的汽油
九九 成年兽 | 发表于 2013-8-14 11:36:34
琥珀在烧
黑狼天空 幼年兽 | 发表于 2013-8-14 15:38:33
狼天在燃烧0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