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星球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沉重的脚链束缚住他的双脚,让他不得不小步小步的前行。
虽然他身上穿是教服,但是他却不属于教会。这身黑色的教服代表着他们对于他的厌恶和惧怕。
厚实的黑色眼罩盖住他的双眼,眼罩上的银色十字架在黑色的衬托下十分显眼。他的嘴唇被人用浸过圣水的丝线缝起来。
他是一只为了求死而四处旅行的狼人。
他的身体特性在某次事故中发改变,从不死性变成了无亡性。从那一刻开始,他失去了死亡,生命再也无法迎来终结。
“只要有人杀了我就行,我这次也是来求死的。”这是他嘴里能说出来的,为数不多的话语。
“怪物!”
他以狼人的姿态进入教会,被那里的神职人员杀了无数次。
但是他还是活着。
灌入身体的水银在灼烧着他的身体,腐蚀着他的灵魂;与他的手臂等粗的银锥,毫不犹豫的刺破他的心脏;被迫喝下去的硝酸银让身体痛得令他不由自主地发出惨叫。
他还是没死。
他的意识到他们杀不了自己,为了死亡,他反击了。
脆弱的身体,就算抓住双腿撕成两半也不会感觉有多费力。弱小的生物,即使挥动双拳击碎骨头也不会感觉有多快乐。
圣地的威慑力已经对他失效了。他只知道在这里的人们可以让他体会死亡。
抓住十字架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谢谢您的拯救,虚伪的家伙。”
他轻轻握住那双手,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那位看起来比他的人形还要苍老的教皇的银发。
之后他的手膨胀起来,整个都变成了黑色。他的掌心里出现了一张嘴,那张嘴轻轻地咬掉了教皇的半个脑袋。
那位教皇在这一瞬看到了,他的眼罩被人为的一分为二之后又被他自己修补好了。
作为抑止他的杀伤力的东西,被人破坏了。
当然,那张嘴在第二次啃咬他的时候,只用了一口,就让他的身体只剩下了半个小腿。
死亡确确实实的降临了……

在穿过这片森林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有人在里面,那个人可以杀了他。
但是,他无法寻找那个人。
因为已经有人要帮助他寻死了,没有必要再找谁去送死了。
他兴奋地加速向前走过去。
无奈于自己脚上的脚链长度不够,只能一点一点的移动。
正是这样的缓慢的移动,才让他的心饱受煎熬。在这里,他被死所笼罩,在那里,有死在等待着他。
好诱人。
真的好诱人。
因为眼罩的关系,他看不到任何东西,所以他更加开心。
以至于,在到达目的地的一瞬间。
他就被那只恶魔轻而易举的杀掉了。
逃跑中的一个孩子撞在他身上。
从那个孩子身体里冒出的无数尖刺把他刺穿。
“好……好痛!!!痛死了!”这样的死亡让他不由自主的惊叫出声。
即使是这样的杀死,也到此为止了。
他熟练地取出自己的折刀,刀刃弹出。他用自己的直觉瞄准那只附在孩子身上的恶魔,仅靠一次挥刀,那个附着在孩子身体上的恶魔就被他驱逐。因为恶魔附着的位置很他无法确认,所以,挥动刀刃时的轨迹被他拖得有点长了。
那个孩子的气管就这样被切断了。
附着在孩子右肩上的恶魔,就这样的被一分为二。
在黑暗之中,有一些腥甜的东西飞溅到他嘴里。
他细细品尝。
嗯,这就是死亡的味道。
但是,恶魔还在这里。这里的所有人都被恶魔所感染,成为了恶魔的一部分。
他取出自己的教服内包里装着的那些手巴掌大小的十字架形的钢锥。凭着他们发出的声音和自己的直觉,将他们尽数消灭。
悠扬的小提琴曲传来。
被他扔出去的钢锥刺中的人们全部发生崩坏。那些附在他们身上的恶魔零件发出哀嚎。
他们的四肢向着反方向扭曲,颈骨被什么东西打断开始扭曲,头部失去支撑的他们,全部像是被折断的花朵一样的低着头。
不知是谁在那里演奏。
“拜托了……请让我死掉吧。”
他的脚一发力,猛地窜到一个完全被恶魔同化的人面前。兽化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他的天灵盖上。只靠这一击,就让他的脑袋像是个西瓜一样的炸裂。
只靠他一个人就把那些被附身的人们全部处理掉。
“拜托了,请让我杀了你吧……”
他不由自主的把这句话给说出来。
那个用小提琴演奏的恶魔向他投以不屑的目光。
一个黑色的球体撞向他。没有视觉的他,无法闪避。他被那颗球顶到墙壁上,他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在呻吟。
“肋骨断了5根,对手力量很大啊。”他在心里说道。
他冲过去把钢锥刺进那个球体内部。
那个球体的一部分硬化,钢锥被强行挡开。几根触须从球里面伸出来,扯住他的手脚把他的身体扯得四分五裂。
他的身体发出悲鸣之声。
之后又在一瞬间变回原来的样子。
“你杀不死我。”
他凭着直觉掷出一根银锥,银锥刺进恶魔的胸口里,那个球在刹那间崩坏。不知何时来到恶魔身后的他只用了一击就杀死了那只恶魔。那把只剩下窄而长刀刃和短小刀柄的奇怪砍刀,将恶魔的身体一分为二。
但是,他的身体却在杀死恶魔的瞬间扭曲了。
一只白色毛的狼人突然冒出来,飞快地冲向他,一拳打断了他的脊椎骨。完没有反应过来的他,身体弯成的弓形。
“啊……”
他的头高高仰起,一口血喷出来。
“猎物……”
那只白色毛的狼人把他按倒在地,咬住他的脖颈用力一撕,他的脖颈多了个缺口,黑红色的液体从里面喷涌出来。
“你好,我的名字叫做雷。”
被咬了一口的他嘴里无缘无故的说出这句话。
像是解除了什么一样的,雷的身体瞬间复原,用一记肘击打开狼人。他转身抓住狼人的头颅,猛地往地上一砸。
“吼!”
那只狼人发出了一声怒吼。它抽出匕首切下雷的手臂。
雷没有任何反应。
那只被切断的手臂在落地之前就化作烟尘消失了。
“啊喂……你可以杀了我吧。就像我所期待着的那样杀了我。”
雷用充满了渴望的语气把这句话给吐出来,双手死死扼住白毛狼人的脖子,用激动的神情看着他。
“嗯……?”
狼人没有理会他,只是用手掌猛地把他的头颅按成碎片。
这时,从他的身体里喷出了一股浊流。
有一滴液体沾到了狼人的身上,那个地方的皮肤突然变得灼痛,一大块肉不见了。他向后一跃,用手中的匕首把那块肉给削下来
“我背负上了他们所有人的罪……我正在因他们的罪而忏悔。因为我救了他们……”
雷的身体再度恢复原状,他站起来,随意性的活动了一下脖子。
狼人的伤口也在再生能力的作用下恢复了。
“你为什么不会死。”
狼人向他发出这个疑问。
“因为我承担着此世全部的恶。所有人都在怨恨我,所有人都不得不杀了我,我是他们最讨厌的东西。虽然每个人都想杀了我,但是必须要有我这样的存在为人所厌恶,以此来维持此世的平衡。所以,产生了扭曲,在有人愿意接替我之前,我是不可能死去的。”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惨笑。他的胸口在他说完这段话的同时,被狼人开了个洞。狼人手里拿着他的心脏,用力一握,心脏瞬间变成碎末。
但是他还是没能死去。
“我已经死不了了吧……不对,是快死了吧。”
他的胸口恢复原状。
但是他却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一丝不适——他的胸口在恢复的时候好像慢了一点。
有人要来取代他成为新的诅咒了,他再也不用体会这份痛苦了。
狼人走到他面前,揪住缝住他嘴的线,用力一扯。
就在一瞬间,剧烈的疼痛感从他的嘴唇处传过来,为不让他破坏线的魔法阵瞬间发动,令他不由自主的惨叫起来。狼人手中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将他的头颅一分为二,眼罩也被那把匕首切开。
“眼睛……蛮好看的。”
眼罩落下,那只狼人看到了他的深紫色瞳仁,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他没有听到狼人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的头颅被一分为二这件事情。

头好痛……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从梦里醒过来。
也许是在睡觉的时候着凉了吧,头痛得快要裂开了。唉,早知道会受凉的话我就不能只穿这些东西了啊。这是要向我传达皮毛这东西是不管用的吗?
这传递方式也太奇怪了。
这时,我看到了一只穿着奇怪的黑色衣物的狼人正在向附近的教堂移动。
他有着一双深紫色的眼睛,一种少见的深紫色。
“……”
他好像发现了我,转过头向我这里说了一大段话。但是因为他的声音太小了,我没能听清。
但是我从他脸上的那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读出来的是他对我的满满的谢意。
我觉得他看起来有一点熟悉,看到他就好像看到曾经的某个人一样的令我激动。但是我却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也许吧,他是就是谁吧。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拜托了,我的下一任。不要再过上背负着诅咒的日子了哦。虽然我们的力量能带来的只有无尽的痛苦,因为我们的力量会控制那些生物来主动袭击我们,但是,我坚信,你不会就此而误入歧途的,所以,拜托了要好好的过日子。”
雷的脸上,有一滴眼泪滑过。
在屠杀完最后一个教士之后,他站到了穹顶上。太阳缓缓升起,他的身体在一瞬间化作灰烬消散,永远的消失了。
在那个夕阳升起的地方——
他的接替者出生了。
————————————————————————————————————————————————————————————————————————————————————————————————
吾辈是写不出什么好结局的人,内容略猎奇请原谅
小坏狼 对该贴 + 1 并说, 这给力到没边了
分享至:
| 人收藏
1 条回复
小坏狼 野生萌兽 兽星志制作组 游戏王 百度账号 | 发表于 2013-5-27 00:44:53
这给力到没边了
打滚卖萌抱团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