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星球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大家好啊0.0第一次在这里发文,不知道有没有人见过我。。。。。。这次带来的是《猫与狗的悲惨爱情》系列中的第一部:还愿瓶,也是首次尝试在故事中大面积留白设定的风格,不知道会不会很难懂文笔一直不好,请多见谅~
VIP 对该贴 + 1 并说, 这给力到没边了
分享至:
| 人收藏
5 条回复
殇狼羽 楼主 文豪 | 发表于 2013-3-24 10:33:42
还愿瓶
    若今世不能相依,我愿用来生换你幸福平安。
    古旧的宅屋里弥漫着一股重杂的味道,和着旧木地板的淡淡木香和灰尘的土味,其中还夹杂着那么一点湿冷的味道。走道很暗,多少要归咎于外面阴沉沉的天气。连续下了应该也有一周的时间了,天空总是不放晴,不是阴沉,就是下着细雨。屋子里静的出奇,只有楼梯角里那架老式座钟发出的咔哒声,那个频率似乎总是慢于人们脑海中一秒一秒该有的频率,但它却一直那样固执的走着,而且走得非常准,一丝不苟的记录着时间的流逝,一下一下,有力的划破空旷到几乎凝滞的空间,又仿佛是这座宅子的心跳声,不缓不急。
    楼上中间的一扇门发出一声细细的摩擦声,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门里。铜的蜡拖里点了一直粗矮的白蜡,昏黄的火光映在脸上,略显得有些憔悴,却更多的是沉静。淡蓝色的瞳打量了下漆黑的走廊,而后是拖鞋发出的拖动前行和轻压的声响。扶着楼梯的栏杆,瘦小的猫兽人小心的走下最后几级台阶。瞥了下座钟上的时间,移步向厨房走去。厨房这里相比走道要明亮了许多,应该也和这里不算明亮的几扇窗,还有炉内的火有些关系。厨具餐具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架子上和玻璃橱柜里。炉子里的火可以说还算旺,炉火上面挂着的水壶里,煮开的水发出细微的沸腾声。猫取了个大小合适的杯子,倒了些热水,试探着喝了一口,水还有些烫。拉开厨房餐桌的椅子坐下,猫轻轻把杯子放在木桌上。杯子冒出的热气形成了一道白雾,猫凑上去,让腾起的热气温暖一下有些冷的面颊,然后很舒服的做了个深呼吸。
    水温似乎差不多了,猫从宽松睡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棕色的小瓶子,倒出几片药在手上。再次试了一下水温,确定合适,便迅速把药塞进嘴里,皱着眉头用水送下去。一天要经历两次苦口良药的折磨,猫也觉得很无奈。药必须按时吃,为了不让那可怕的先天疾病变得严重,进而要了自己的性命,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虽然自己已经有过不少次濒死的体验。由于疾病造成的身体羸弱,猫几乎不怎么外出,除非是天气特别好的时候——当然不会是今天。
    回到卧室,猫重新躺回床上盖好被子,靠在柔软舒适的巨大靠垫上,借着窗外的亮光,继续读手里这本书。猫喜欢读小说和诗歌,因为书中会描写很多美丽的景色,以及动人的故事。既然身体不允许自己走出去亲眼看看这些,至少可以透过作者的文字领略一下这些美景,猫是这么想的。
    屋子外面好像有些嘈杂,听起来像是有人在隔壁的院子里玩着什么。猫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以往都是安安静静的院子里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热闹呢?屋外的一棵树多少挡住了视野,不过还是能看清楚隔壁院子里的情况。那确实有一帮犬兽人孩子在踢球,他们在院子里搭了个简易的球门,你争我抢的玩的不亦乐乎。猫透过窗子静静的看着,看得都有些入迷了。虽然他们踢得好像都不是很好,但是那么多人有说有笑的也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
    自己不参与其中,即使是再有趣的游戏看久了也会厌。猫感觉自己可能永远也不会参与到这种游戏里面去,于是扫兴的在床上躺好,继续读他的书。

    今天天气不错,猫决定到院子里走走。隔开两家的院墙有一段是高栏式的,很容易看到对面的情况。猫决定靠近点去看他们玩。他们确实又在院子里踢球了,只不过这次离得有点远。猫站在高栏前也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们玩,当然他们也没发现在院墙这边还有个小小的身影一直在注视着他们。
    很奇怪,猫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其中那个穿着蓝色上衣的犬兽人吸引。他似乎比其他的孩子稍小,应该和猫自己年龄相仿。踢球时能看出他没有其他孩子那么熟练,但是还是高兴的玩着,还不时发出笑声。渐渐的,猫觉得,比起看球他更多的是在看那个犬兽人,似乎他身上的某种东西是猫一直想要得到的,让他难以克制的想要接近他,甚至是想要一直待在他身边。
    球划了个弧线,掉在猫面前不远的地方。看到那个犬兽人跑了过来,猫有些胆怯的后退了几步,犬兽人也发现了站在高栏对侧的猫,捡起球后愣愣的看着他。猫不知道这时该做些什么,所以只是隔着高栏看着狗。狗友好的冲猫笑了下,发出一声很憨的笑声,边回头看猫边拿着球跑了回去。第一次直接接触,虽然两人只是隔着一层高栏见了个面,但却也是从那时开始,猫觉得自己的生活起了些变化。
    自那以后的每一天,猫都会在窗口看狗他们踢球,时间久了,狗也知道在那扇从外面看只有反光的窗户里,会有一张清瘦的面孔每天在看着这边。狗也就开始每天都会冲着窗户挥挥手,即使他看不到里面的猫是什么表情,做着什么动作。赶上天气好的时候,猫就会出现在高栏那侧看他们踢球,狗也会故意把场地向高栏这边挪一些,好让猫能看得清楚。就这样,两人逐渐熟识起来,与此同时,一个月也过去了……

    楼下隐约传来一阵敲门声,似乎是有人来拜访猫家。因为这些事一向都不由猫来处理,所以猫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只是边看手中的诗集,边注意着窗外的动静。今天狗他们似乎还没有出来踢球或是玩些什么,猫觉得有些奇怪。房门被敲的声音,猫有些意外的转头看向门口。竟然是狗来登门拜访了,怪不得没有看见他踢球。猫有些意外,急忙从床上下来。四下里找找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坐,于是猫只能在床上挪了个地方,让狗能有地方坐下。气氛有点尴尬,猫和犬并排挤着坐在床边,一言不发。和狗这么近距离接触对猫来说还是头一次,猫不由得心跳加速。身体一侧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来自狗的温度,很温暖,让猫有种想要抱着狗的冲动。同时而来的,还有狗身上淡淡的味道,一种令人安心的,想要一直这样待下去的味道。猫不自觉的向狗的方向靠了靠,并且很明显的嗅了嗅狗。猫也意识到自己动作太明显了,尴尬的低下头摆弄着手指。狗似乎并不在意猫闻他,也没觉得这很失礼,进而也闻了闻猫。两个人对视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也正是这时,楼下似乎传来了呼唤两人的声音。猫和狗同时站了起来,抢先一步,猫拉起狗朝门口走去,眼神有些不确定的扫了一下狗。狗也没有表现出抗拒,默许的让猫拉着自己,一同下了楼。于是,两人今晚一起吃了晚餐,虽然晚餐时的气氛也没比刚才热烈许多。

    凡事有了第一次,以后的就不那么难办了。猫被允许在天气好的时候可以去狗家里玩,也可以适当参加他们的活动,但是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于是接下来的日子,猫也如愿加入了狗他们的活动。由于体质的问题,猫往往只是在一旁看狗他们玩,偶尔会和狗他们玩一会传球。适当锻炼证明是对身体有好处的,猫的病情似乎也比以前轻了许多。更重要的是,猫要比以前开朗许多,笑的时候也多了。不过……

    猫的病还是时刻威胁着他的生命。窗外风刮得异常的狂,狗默默的坐在猫床前,握着猫虚弱无力的手。猫的脸色很差,汗涔涔的,呼吸也很轻,听起来很累的样子,似乎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负担。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狗脸上哀伤的神情缓和了一些。他摘下戴在脖子上的铜哨,轻轻放在猫另一只手里。猫微微握紧了哨子,头偏向狗的方向。狗调整了下猫握住哨子的方式,低头吹响了它。清脆的哨音回荡在屋子里,猫微微笑了下,轻抬起一根手指,扶着狗的脸颊。

    哨音,一声接着一声,狗蒙着眼睛,朝着声音的方向摸索着。猫一边偷笑,一边有节奏的吹着铜哨。起初,猫还是站在离狗很远的地方吹,渐渐的,猫的胆子大了起来,经常会偷偷溜到狗后面吹一下,再迅速的跑开,看狗在那里瞎摸,然后开心的笑很久。不过最后还是大意了~猫没想到狗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而假装不知道,偷偷走到狗身后时,被狗一个突然回身抱了个正着。狗扯掉蒙住眼睛的布,第一次,两人这么长久的注视着对方,彼此那么近的贴着对方。猫不好意思的想低头避开狗的视线,却不想正好和狗形成了亲吻的最佳姿势。狗当然也没放过这个机会,慢慢迎上了猫的嘴唇……

    一声沉闷的炮响撕裂了夜的宁静,也结束了这个偏远小镇维持了一个多世纪的和平。战火最终还是烧到了这里,虽然铁蹄和战车还没有轰鸣着碾过金黄的稻谷,但是人们已经开始收拾起值钱的家当,向着远离战争的方向离去,猫和狗两家也一样。昔日玩耍的院子里堆满了家具和准备带走的东西,狗的家里决定尽快离开,去投靠北方的亲戚,这也就是说,他们要比猫一家早走大约三个星期。收拾东西期间,狗来看过几次猫。俩人依旧是坐在床边,谁也不说一句话。就这样,到了临行的日期。

    天空下起了雨,不大,也不小。车停在猫家门前,两家人做着道别。猫传过寒暄的两家人,坐进等在外面的车里,和狗并排坐着。依旧没有什么话,猫小心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塞进狗狗手里,并给了狗一个长到不舍的拥抱。然后,默默的下了车。车门在两人面前关上,狗透过窗子看着猫,而猫则拿起了戴着脖子上,狗送给他的哨子,轻轻的吹着。伴随着哨音,汽车发动了起来,轮胎溅起着泥水,行驶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猫努力的吹着哨子,一声……一声……一声……直到烟雨朦胧了车的轮廓,直到他明知道狗已经听不到他吹的哨音,可是猫还是在卖力的吹着,声音颤抖。雨水斜斜的飞进伞里,藏起了那两行滚烫的泪水……

    战争整整持续了20年,几乎将整个国家摧残殆尽。田地荒废,屋舍败颓,生者甚至都无力去掩埋死者的遗体,草草的一把大火,把至亲和家园一并烧毁。饥饿、疾病,流离失所,人们挣扎着在枪炮和灾难之间求生,就这么水深火热的度过了20个年头。谁也无力在把这场仗打下去,甚至有些人都不知这场战争究竟缘何而起,就葬送了青春年少,成了累累白骨。没有书信可以联系,猫和狗就这么一别,再无机会见彼此一面。当狗再得踏上他离去的这片土地时,已是战后的第6个年头。
    村子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面目全非,倒还是依稀能辨认出过去的模样。过去猫和狗的家也还在那里,就是已经烧去了大部分,只留下石基和一些结构在那里,摇摇欲坠。狗试着打听猫家的下落,但是没有人知道确切的情况,直到他询问了一位年迈的牧师。牧师没有对他多说什么,只是带着他来到了教堂后面的一块墓墙。
    小小的格子并没有像其他的那样,用石板封起来,刻上逝者的名字。不大的木盒前,一把上了绿锈的哨子安静的看护着里面熟睡的人。26年太久,也太坎坷,猫没能等到或者说从他看着狗远去那时起,就没有打算再等下去,因为他知道,他们一直没有分开过……

    透明的瓶子里装着8颗玻璃珠,5颗透明的,3颗彩色的。年幼时的狗坐在车里,看着猫给他的临别礼物。窗外除了雨声,还依稀能听得到猫吹响铜哨的声音,只是这次,他没办法转向他的方向,循着声音奔向他,拥抱他。
    炮弹在狗身后几米的地方炸开了花,弹片飞散,但是却都巧合的避开了致命之处,狗也只是受了轻伤……瘟疫流行,狗虽然得了病,但是却奇迹般的撑过了最危险的阶段,活了下来。

    车窗外又下起了雨,比26年前的那场还要大。狗坐在汽车后座上,呆望着窗外模糊的风景。意识有些模糊了,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他坐在他身边,放了那个瓶子在他手里,然后紧紧的相拥,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觉,依依不舍……猛地抽离感让狗从梦境中惊醒,眼眶湿湿的,还有就是……手里竟然握着那个玻璃瓶,那个他明明已经放在了墓墙上的,保护了他两次的护身符。
    汽车急刹在蜿蜒的盘山路中间,死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后座上的这位乘客,不过还没等两人说什么,一阵排山倒海的轰鸣声便从山上传来。软黏的泥浆夹杂着石块和连根拔起的树木倾泻而下,瞬间淹没了车前近百米的道路。细碎的石块和泥浆拍击着车头,车身也在向着山下的方向滑动。两人迅速弃车而逃,车在原地晃动了几下,便随紧跟下来的泥石流坠落了下去。汽车坠落前的一刹那,狗似乎看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坐在后座的右侧。那个身影似乎想回头看,却刚好在那时被泥浆淹没了。
    平生第一次,狗觉得雨来的是如此的恰好,如此的暖,自脸颊流下……

    我许愿,用我的今生和来世换你三次生的契机,让我能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和你在一起,守护你,帮助你,而当一切风雨都过去时,也请你彻底忘记,忘记那个曾经出现在你生命中的我……
小坏狼 野生萌兽 兽星志制作组 游戏王 百度账号 | 发表于 2013-3-24 22:19:14
很棒 加油,希望以后也能多写一些作品~
打滚卖萌抱团睡~
埃空Arcal 幻兽 | 发表于 2013-3-25 08:44:15
我最受不了催泪弹= =
撒,爱文胜过爱动画
殇狼羽 楼主 文豪 | 发表于 2013-3-25 16:30:54
琥珀 发表于 2013-3-24 22:19
很棒 加油,希望以后也能多写一些作品~

谢谢0.0~我会加倍努力的~
殇狼羽 楼主 文豪 | 发表于 2013-3-25 16:32:48
zqwlcx523 发表于 2013-3-25 08:44
我最受不了催泪弹= =

适当哭泣不但可以宣泄压力还对身体有好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