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星球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登记

x
【   哦,今天开始写一些小故事,作为我准备写一个大故事之前的题材。雪山意志,又名雪山之魂,因为不知道那个名字好就这么用了,也许前者比较适合我的整个主题吧,这个故事作为《病毒LB-217》的一个前传故事《洛加斯传》,大故事因为还没有写的打算于是就把小故事搬上来先献丑,虽然知道没人看,这段话算是给自己的吧,写的故事比较倾向于少儿读物的感觉~晕死。下面是正文,以后也就直接上文了。】





    远方的天际泛起一丝白光,涌动着似流水一般想要挤开挡在面前的浓云,而云片却没有任何要退让的意思,于是在山的那边上演了一场光与云的较量。



    洛加斯山的连夜雪似乎不太愿意停下来,虽然并不很大,但也有想要把整座山都覆盖在自己脚下的志向。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不屈的志向变得很难实现了,因为远方那场气势恢宏的较量已经分出了胜负,很明显看得出是白光略胜一筹。长枪般的光柱穿透了厚重的云层,在这面黑色的铁壁上留下了一个偌大的缺口,可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缺口边缘慢慢出现了无数的裂缝,蜿蜒着盘曲着,像一群小蛇又像是生长过剩的爬山虎,向着整面铁壁扩散,誓要拆掉这片厚墙。



    即便是不甘心,浓云还是不得不乖乖的散去,现在的他早已没了方才的气势,就连力量也不足以让他在即将离开的时刻发动最后的反击。澄澈的天宇微笑着走了出来,感谢着他最好的朋友,为自己赶跑了那些企图霸占整片天空的浓云。白光也笑了,为了响应天宇的笑脸,他将光芒开得更胜。



    雪,根本不在意远方的那场争夺,好像他们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依旧自己下着自己的,就算是不能将整座山覆盖在自己脚下,起码自己敢想敢做,这已经是向成功迈进了一步了,不用沮丧。



    山上有一块突出来的巨石,在山间看上去就像是一柄锋利的巨剑横插在山体之中。巨石的尖端,如果仔细的看便会发现一个白色的身影矗立在那,它的四爪早已被白雪埋没,背上也覆盖着厚厚的白雪,而它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远方澄澈的天宇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也许在这座雪山上,这个被雪覆盖的身影渺小到几乎可以被忽略的程度,但是对于这座雪山的大部分的狼来说,它却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没错,它就是洛加斯山那拥有最多狼的狼群的王。大海般湛蓝的毛发是它的象征,天宇般深邃的眸子是它俯视万物的通道,强健四肢锋利的爪是他裁决万物的剑,这样的一匹狼若不是王,那么又有谁能够登上这雪山的王座?



    海风,便是它的名字,就像它的性格一般,面对敌人凌烈、狂躁,面对亲友婉转、略带着咸味的温柔。



    矗立的它,此时似乎连变化的苍宇都无法撼动,不过平静的外表下,总是藏着一颗波澜的灵魂,它的心正连动着身后那被雪覆盖的山洞,那里有一个或者几个即将诞生的生命,这无论是谁都会感到激动不已的事情。



    黑夜如四季的更替一般漫长而又悄然无声的流走,远方的天际倾泻而下的阳光映衬着白雪发出刺眼的光芒,就连那无法撼动的天宇之眸也弥漫了丝丝的闪烁。



    是的,已经过了一整个夜晚,那被大雪掩盖的山洞一整个夜晚都没有任何动静,死寂着,让那颗本就波澜的灵魂变得更加的不安。



    这段时间对于所有正常分娩的母狼来说都显得太过漫长了,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无论发生什么,只要它还活着就好,当然再多几只小狼就更好了。



    海风猛地抖动身体,将差点活埋自己的积雪踩在脚下,露出一身海蓝色的长毛,转身刨起了山洞。



    山洞宽敞而静谧,光滑的石壁能将洞外的光折射进来,给原本昏暗的洞穴带来些许光亮。



    虽然是自然形成的山洞,却很适合居住,干燥温暖,像是与外面风雪交加的世界隔离开来。山洞的里面一些的地方,那里铺着一些不知哪里弄到的干草,草堆上一只浑身雪白的雌狼,雌狼的眼睛闭着,神情萎靡,毛色似乎也有些黯淡,不时的发出呜呜的声音,听起来很痛苦。



    雌狼身边有一只初生的小狼,奇怪的是它出奇的瘦小,躺在那一动不动,甚至连一丝呼吸都没有,它已经死去,苍茫的雪山连呼吸的机会都没有给它便将它带走了。



    即使如此,雌狼的肚子依然鼓着,看似还有小狼不肯出来。海风将小狼叼到一边,用身体挡住,因为像避免自己的妻子云鸥伤心。轻轻的用前吻微蹭着云鸥的额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海风知道,云鸥早已精疲力尽了,如果自己不立刻采取措施的话,就会永远的失去自己的所爱。



    海风湛蓝的眸子里吐露着急切,慢慢降前爪放在云鸥的肚子上。“嗷~”一声凄凌的叫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山洞,原本被挖开的洞口再次被震塌的积雪掩去了大半。



    海风毫无征兆的恶行还来了云鸥一阵呲牙的埋怨,海风照旧蹭着云鸥的额头,一只前爪轻轻地捋着云鸥变软的肚子确定没有小家伙继续赖在里面才转身绕到云鸥的身后。



    那里有两个新生的生命,让海风更加惊奇的是这两只小狼竟然长得一模一样,是它们的姐姐,那只夭折的小狼无法比及的。



    咬断脐带并吃掉是每只雄狼在配偶产崽后会做的事情,海风也一样,它舐舔着小狼们的身体,给它们洗初生来的第一次清洁,带着满心的欢喜。



    只是两只小狼的举动让海风意识到雪山并没有这么仁慈,似乎还想再一次夺去它的孩子。



   两只小狼虽然长相一样,但是体形却相差较大,而问题正是出在那只较小也是先出生的狼崽身上。大点的小狼用力的朝着它的母亲云鸥的胸前拱着,小的狼崽一动不动,只有微弱的呼吸证明着它的存在,移动也成了奢望。



    海风怜惜的叼起小狼的后颈,放到云鸥的胸前,它的弟弟正在旁边狼吞虎咽着自己的第一顿饭。不过小狼似乎没有吃自己第一顿早餐的愿望,将头侧向自己的弟弟,眼皮不停的颤动,想要张开。



    不知道是因为明白这是徒劳还是觉得自己的时间并不多,小狼的眼皮不在抖动,而是一个劲往自己弟弟身上凑,同时猛地吸着鼻子,似乎想记下什么。广褒的雪山无时不刻在上演着生命的角逐,雪山不会因为一个生命的消逝而悲恸。本就呼吸微弱的小狼在碰到自己兄弟的同时逝去了,不知道它是否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那只幸存下来的小狼也在此刻停顿了,鼻子轻轻地抽吸了两下,不过仅仅是一瞬间,谁也没有注意到。


    海风并没有为小狼那些行为而感到奇怪,它更多的是悲伤,云鸥更是侧过头去,身体虚弱的它没有办法做得更多。仅仅过了一会,海风便收起了自己的悲伤,它懂得悲伤并不能改变什么,现在海风需要做的是不让自己再一次失去。海风温柔的看了一眼云鸥怀里的小狼,叼起另外两个幼小的身躯走出了山洞。



    昨夜呼啸的大雪在阳光出现的那一瞬间便失去的气势,零零碎碎地飘着一点。不知道过了多久,海风才重新回到云鸥的身边,不同的是嘴里还叼着一大截鹿腿,应该是许久之前吃剩下的,鹿腿显得有些僵硬。海风把鹿腿放在云鸥嘴边,依旧用前吻轻蹭着云鸥的额角,示意它吃点东西。



    云鸥只是小小的咬了一口鹿腿,似乎并没有什么食欲,只是将头侧向自己怀里那吃饱了正在熟睡的小家伙,然后朝着海风呜呜了两声。



    是啊,名字还没取呢,那么这孩子叫什么呢,它可是我们唯一的孩子了,得取一个好名字。海风对于云鸥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些犯难,以前它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毕竟管理一大片狼群是很费精力的。



    云鸥没有因此而责怪海风,兀自地环视了一圈山洞又看着洞外零碎的飘雪,给自己的孩子理起了乳毛,橙红的眸子尽是母亲的温柔。



    这有些不太合适吧,海风有些犹豫。显然它明白了云鸥的意图。



    “嗷~”云鸥呲着牙,不太高兴的样子,侧头注视着怀里的孩子,眼神中饱含着丧子之痛。



    它本来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现在却只剩下它独自一个。



    海风没有出声,静静地凝视着熟睡的孩子,许久才抬起头看向洞外,零碎的雪花依旧顾自地飘散,无声无息。



    好吧,既然是雪山的选择,那我们也有权利做自己的选择。我们的孩子,以雪山为名,洛加斯,洛,我们的孩子!
狼天雷闪 对该贴 + 10 并说,
小坏狼 对该贴 + 1 + 5 并说, 补魔!
分享至:
| 人收藏
求教签名图设置流程!!尼玛~哥纠结了
12 条回复
VIP 幻兽 UP主 | 发表于 2013-3-3 00:00:49
支持~~帮顶~~不过少儿读物……
莫吟 楼主 | 发表于 2013-3-3 15:53:19
VIP 发表于 2013-3-3 00:00
支持~~帮顶~~不过少儿读物……

汗~只是说感觉上蛮像的。。。倒不是真的说少儿读物TT
之前新手报道发过一遍,这里分开发,还有后续
求教签名图设置流程!!尼玛~哥纠结了
莫吟 楼主 | 发表于 2013-3-3 16:00:23
二:王的挑战者

    和爽的秋风带着雪山的冰花掠过了山脚下成片的山林,整个世界变得淡黄而悉窣,大堆被踩碎的枯叶所发出的声响变为了这个季节的主旋律,欢快的跃动,不知疲倦。



    山下的动物们倒是挺喜欢这样的乐曲,每一次落脚都故意踏在快叠成小山的叶子上,尤其是那些初生不久的小家伙们更是乐此不疲。



    度过了繁殖季节的雪山狼群又再一次聚到了一起,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狼都会在这个时候聚集在一起,还是有一部分狼在这段时间内选择与家人在一起,毕竟现在距离严冬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小型动物们也还没到销声匿迹的时候。



    柔嫩的青草以最美的姿态度过了整个夏季,在秋风的浸染下,涂上了金色的脂粉,青黄相接。虽然失去了青葱的活力,却散发着撩人的抚媚,加上松软到骨头都发酥的阳光,秋天的,沉醉之处恐怕无物可及了。



    即便是在这样的日子里,也不缺乏一两个精力旺盛的“异类”存在。小丘旁,那铺满青黄相接的软草垫上,便是有着这样的两个小家伙不肯消停的打闹着。



    现在的狼崽们都差不多三到四个月左右大小,在这个刚刚可以离开洞穴玩耍的年龄,使得它们拥有着异乎寻常的好奇心与行动力,更重要的是它们还有不可忽视的破坏力。



    一只毛色黄灿,却不像稻穗那般金黄,而是犹如琥珀般神秘,透着自然的气息。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从额头开始便顺势到尾尖,柔滑并富有光泽,一看就能知道这只小狼健康而强壮,能够欺负它的同龄狼崽只怕少的可怜,只不过偏偏让它遇到一个。



    这正压在琥珀色小狼身上的便是了,虽然与之同龄,但体格上却是比它大了一圈不止。堪比淡蓝天色天空的毛发,同时有着冰雪一样的纯净,这不是杂色,因为仔细一看才能知道,那毛发的根部是纯净的雪,往上则是渐渐化为了淡蓝的天空,这样澄澈而独特的色彩在群狼中甚是少见,再加上血红色的眸子与湛蓝的瞳孔,除了洛,只有这孩子能够拥有的神赐,谁还能比及!



    你好漂亮。琥珀色的小狼被压得很无奈,在没法使出一点力气的境况,出乎意料的安静下来细细的观察起了玩伴。



    你也不差,我喜欢你琥珀色的眼睛。洛翻了个身,四角朝天的躺在一边,开始享受午后的清风及阳光。



    是吗,那我们做朋友吧,玩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的名字和我的外表一样,叫琥珀哦。小狼得意的扭扭身子,似乎阳光照着小肚子让它十分暖和。



    好啊,那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我的名字和雪山的名字一样,叫洛加斯。洛昂起头注视着白茫茫的雪山。



    那不是很厉害吗,你能和雪山一样。琥珀也抬起头望向雪山被云层遮蔽的山顶,眼中尽是羡慕之色。



    雪山是雪山,我是我有什么一样的,不过等我长大了可比雪山厉害多了,现在也不差。洛朝着天空叫了一声想展示一下自己的气势,结果却有些不尽狼意,听起来倒是挺有幽默感。



    是么!?琥珀笑得很调皮。



    哼,不信让你试试。洛翻身又准备爬上琥珀的肚子,将它压倒,可惜被琥珀先察觉到了,同样翻身闪过,接着爬起来飞快的逃跑。



    回来!洛嚎叫着追了过去,两个活跃的身影再一次鼓动在一起



    祥和的景象有时并不能持续得太久,难免会被某些事情给中断。没有狼王的召集,没有指挥,群狼像是收到无声的指令,眼中的洋意消逝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几只雄狼站了起来,在空旷的草地上围了一个大圈,然后便趴下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不久便是有两头健壮的雄狼走进了圈子,其中一头便是洛的父亲,拥有大海般气息的王,海风。



站在海风对面的雄狼,叫做雷。银色的长毛迎着微风轻轻地浮动,金色的眸子像刀剑一样锐利,如惊雷般气势宏大,被这双眸子所盯上的猎物,除了在它锋利的牙刃下丧命,别无生路。不过,即便是这样的气势,在大海的面前只怕犹如沙尘,无法撼动整片汪洋。


这样的举动或者说挑战它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它只知道每年狼群聚集的时候,就是自己挑战狼王的时候,目的只有一个,要成为这座雪山的王。可恨的是,不论自己怎么努力,最终却什么都得不到,难道只要它还存在着,自己这一生都将平庸无奇,雷决不允许自己这样!虽然不知道海风为什么不将作为失败者的自己逐出狼群,也不知道它为何默许自己这样一而再的挑战它的王位,每一次的失败,海风也只是给予小小的惩罚,雷不认为这是羞辱而是一种期待,期待着自己有朝一日战胜它。谁也不知道多久了,但雷依旧这么做着,野心勃勃的,势要将海风击败,堂堂正正的成为这雪山的王。


群狼的一系列动作习以为常般的一气呵成,它们和雷一样,都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做了多少次,也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次,恐怕除非海风失败或者雷彻彻底底的臣服,这场挑战就永远不会结束。群狼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不太大的圈子里,就连活跃的洛,也将好奇的目光集中在自己的父亲身上,奇怪着它们现在的样子。


海风,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波澜不惊,柔和而婉转的它站在那犹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吸引着所有在场者的眼球。与之不同,雷的心境很难平静下来,呲出的尖牙表明它已经进入战斗状态。一样强壮的雷在许多雌狼眼中是非常理想的对象,只是一旦比起海风便是失去了那份无法企及的气质。


战斗,也许是这么称呼的,一触即发。雷那有力的双腿迸发出强大的力量,张开的大嘴露出惊心的锐牙,这一口的利器可以撕碎任何阻挡在面前的敌人,弹出的双爪更是不知道在何时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短距离的扑咬,鸣雷般的速度,抢先一步的思维,谁又猜得到有多少生命毫无反抗之机的消逝于此。


说雷在雪山群狼中是天之骄子毫不过分,但最惋惜的却是让它碰到了身为帝王的海风,毫无还手之力的孩子就算才华横溢,遇到帝王也必将夭折至此。海风并没有还击的意思,一脸的淡然窥探不出任何情感,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冲击的雷,有的仅仅是严肃。


迷离的脚步是那样的曼妙,似一首清咏的歌曲,更似一曲华美的舞。一次次的攻击,一次次的化解,一次次的扑咬,一次次的回避,每一次雷的尖牙只差那么一丝一毫便能重重的落在海风的身上,却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哪怕是这一丝一毫的差别,咫尺天涯,在自己眼前的梦想无法触及的痛苦,雷能够真确的感觉到。


机会!?谁也不敢相信海风稳健的舞步会因其本身而导致失败,一个错误的动作,带来的结果是差点被自己绊倒。不可失去,无论如何。雷与群狼都毫不质疑的相信着这个致命的错误,再一次的冲击就是结束了,雷的嘴角微微的翘起,曙光就在眼前,不再无可触及。


海风的嘴角也同样出现了难以察觉的弧度,有力的前爪稳稳的抓住地面推出庞大的身躯,躲过近在眼前的血盆大口,再次用抓住地面的爪拉回身体,海风坚硬的头骨撞在雷柔软的肚子上,一声哀嚎,带着飞起的断草翻滚出了好几米。


你输了,输在了你的冲动,原本是狼最有优势的地方。一样的没有波澜,深邃的眸子不带任何情感。


雷咬着牙关,接受着不想接受的事实,满脸的失望与不甘。


老规矩,今天和狼群一起捕猎,但是没有晚餐。还是那样轻盈的步子,毫不高傲。
求教签名图设置流程!!尼玛~哥纠结了
莫吟 楼主 | 发表于 2013-3-5 22:28:31
狩猎之歌

    喧闹注定是短暂的,这样温和的下午,谁也不愿被破坏掉同秋阳一般的好心情。



    海风也不例外,除去必要做的事情,海风更愿意陪在云鸥身边晒太阳。就像现在,海风迎着群狼羡慕而敬畏的目光趴在云鸥身边。



    云鸥也似乎为了庆祝自己配偶胜利归来,温柔的用前吻蹭着海风的脖颈,如同海风经常对它的那样。



    狼作为自然界少有的几个可以和配偶厮守终生的种族之一,就算没有语言来表达心中的爱慕,却也拥有它们独特的方式。



    貌似有个小家伙觉得这两个太过亲昵了,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为了找回自己的地位,本来就不安分的小家伙竟是学起了自己父亲海风那如风般迷离的步伐。



    结果可不像步伐那么美丽,相反,而是很惨烈。洛的几番尝试倒是摔得自己直咧嘴,不是后腿跘在一起就是身体扭不过来失衡倒地,弄得灰头土脸的,顽皮的双耳也耷拉下来。



    海风疑惑的看着这场喜剧般的独角戏,说实话它确实费了很长时间才理解小洛原来是在学习自己表演的那些躲避技巧。虽然几个月大的小狼学习能力同它们的好奇心一样强大,但如果没有成狼授予技巧的话,它们也只能是瞎胡弄罢了。



轻盈的步子总是无声无息,直到那高山一般的身躯站在洛的面前,视线里出现那巍山似的身影,小洛才发现是自己父亲,即便是没有更多的表情,但柔和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不需要多加解释,这便是狼,一个简简单单却又丰富多彩的种族。


闷闷不乐的小洛仍在为刚才的失败而垂头丧气,下一刻则是惊奇的看着与四只脚渐渐失去连接的地面,越来越远,仿佛飘在空中,但感受着后颈传来温和的喘息和那轻柔的力量,就知道那肯定是海风,自己的父亲。


好了伤疤,便会忘了当时的疼痛,孩子们的天性,谁也没有办法来改变,更何况这只不过是一次小小的失败罢了,以后还会有更多。想让小洛静下来的唯一方法恐怕只有海风知道了,而它现在也正是在做这样的事情,免得小洛爬到自己头上咬耳朵。


被抓回来的洛在落地之后确实有些不满意,不停的嗷嗷叫,可等海风凑近开始给小洛整理毛发时,小家伙的态度转了一百八。靠在母亲云鸥的身上,享受着难得的下午时光。


已经这么大了啊。一切好像昨天才发生一样,虽然很遗憾的失去了两只幼崽,但是有了洛这只活泼好动,且体格强壮的小狼,海风已经相当满足了。三个月大的幼狼是可以跟着狼群到处跑的年龄,也是它们需要学习狩猎技巧的时候。


快点长大吧,我期待着你带领狼群奔跑在雪地上的样子,洛,你必定是这族群的王!


    期望总是好的,能够向前望便能有前进的动力,督促自己达到更高的山峰。


     暖暖的秋阳虽好但却不足以满足那几近空旷的肚子,要准备狩猎了么?当然,只是有些许困难罢了,可是骁勇的狼会惧怕困难么!


    胖胖的黄羊需要在入冬之前培养出一层厚厚的油脂,这难得的秋膘却是狼群朝思暮想的美味,善跑的羊群拥有强劲的后腿,也有十分富有嚼劲的后腿肉,加上酥脆的筋骨和肥厚的脂肪,咬起来直冒油。甚至有几只狼想着羊群时都留下了口水,或许这种未知结果的幻想也是一种动力,让它们在袭击羊群时更加凶猛。


    狩猎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一头经验老道的狼懂得如何抓住时机,在最恰当的时候利用最熟练的技巧猎杀黄羊,尤其是在平坦而尚未积雪的地势中。


    秋季的羊群膘肥肉鲜,跑起来却不丝毫拖泥带水,强健骄长的后腿支撑着庞大的身躯在草地上奔跑,如同扇翅的蜻蜓点在绿油的水面上,轻盈婉转又不乏迅猛之势,让人猜想不透,而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它们每一次急转都掌控得恰到好处,视一身肥膘若不在。


    所以狼群不会傻傻的去狂追肥羊,那样不仅吃不到眼前的美味还要倒吐三升血。那么狼群的优势又在哪呢?地势,耐性,团体,智慧。


    一声嘹亮的狼嚎,是海风在聚集狼群,该是分配任务的时候了。前几天从山那头的草地弯过来一群羊,它们是寻着草味过来的,山这一面的草要肥美的多,即便是秋季的草,其富含的营养也不是另一面能比的,当然也要危险的多,而想要得到最大的利益就要做好最大的牺牲,它们将面对的是雪山最凶猛的狼群,自然是平等的,绝不偏袒谁。


    海风之所以没有动这群肥羊,正是为了等待一个时机。羊群初来,陌生的环境必将提高羊群整体的警惕性,头羊也会不时的督促羊群保持正常生理需要,不宜吃得过饱,睡得过沉。经过几天的安逸消磨,羊群的眼中就只有眼前的鲜草忘却了背后隐藏的无数只闪烁的眼睛。


    任务分配是狩猎之前的一项必要准备,如何包围,如何驱赶,如何猎杀,都由狼王来决定,一个好的王知道怎样才能带领狼群走向富强。围杀堵截的任务主要由族群里几头健壮的狼带头,地点则是选在靠近雪山的一条坡路,那里两边都是凸起,只留下中间一条说宽不宽说窄不窄的上山路,加上秋阳融化了少部分山上的积雪,道路湿滑,一旦羊群被赶到这里封了去路,只得等死。


    海风决定亲自带领一部分狼群包围驱赶羊群,留下产崽的母狼看护小狼,其他的由那几只健壮的狼带着埋伏在坡路两边的山壁上,只要成功赶来羊群便一哄而上。


    狩猎之歌正悄然进行着。此时的羊群正享受着它们的晚餐,或许是预感到了什么,这一刻它们吃得尤其卖力,除却几头老道的黄羊。海风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去攻击羊群,因为羊群才吃得半饱,这个时候撒起腿来不是狼群追得上的,这样对狼群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使得自己的收获大打折扣,至于为什么,只有狼群知道。


    太阳似乎已经没有了耐性早早的挂在了西边,那可望而不可即的地平线也伸手可触,不过可能是被狼群的耐性所打动,垂暮的光线变得绚烂了。肥羊们打着饱嗝,欣赏着不知是不是生命中最后一缕阳光。


    远处匍匐的狼群动了,现在就是进攻的最佳时刻!没有欢快的嚎叫,没有统一的命令,一切都在沉默而有序的进行,慢慢地移动,争取在羊群发现之前将彼此的聚集缩短到最小……



    咩!~凄惨的叫声是警报也是即将面对死亡所能留给世间自己存在的最后凭证。慌乱的羊群没有任何理性可言,疯狂的夺路,撞击也难进半路,直到头羊的嘶吼才让羊群有了丝丝清明,带着羊群朝着熟悉的道路逃走。


    可是狼群会让自己的晚餐飞掉吗,答案显然是不会。冲击的狼群没有任何声音,低俯的身子迈动矫健的四肢奔跑着,静的可怕。恐怕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也不过如此吧。不知何时,一支队伍分成了两对,两对分成了四对,狼群的围堵之势略见成效。惊慌的羊群迫不得已偏离预想的路线,朝着没有狼的地方跑,却不知道那是死神预设的陷阱。


    没有什么是幸运的,一切只源于努力和规划。死神的陷阱并不是留给所有的羊,起码不是那些愚蠢的羊,它们连进陷阱的资格都没有。少部分吃得过饱的羊,在极速中颠破了肚子,翻倒在地不停的抽动,隐约可见惨白的厚羊毛下那鲜红的肚皮。


    锐利的尖齿,死亡的赞礼,却不会留给那些未战先倒的羊,只会给对生命存有希冀的活者。没有狼瞟一眼倒下的伤羊,狼群的眼中只有生存者,风一样的身影划过惊恐的羊群,炙热的鲜血如同狂放的战歌,不曾停息。


    雪山的石壁寒光四溅,像狼的牙直刺苍穹,似要将天宇撕裂,只有狼有这样的雄心。山间的沟壑便是愚者的埋藏场,没有谁会怜惜。血色的残阳在谱写以生命为代价的旋律,那黑色的身影阴森,畏惧,是死神的镰刀,即将收割悸动的灵魂,消逝是唯一的结局。


    头羊在被包围那一刻明白这一切都是狼群的诡计,惊慌的羊群就快要脱离它的掌控了。能够成为头羊,除了强壮的身体还要有足够的勇气和老道的经验决断。再一次的嘶吼稳定快要四散的羊群,便带着羊群向山下俯冲,羊群中强壮的公羊大多跑在最前,充当利箭的头,少部分在两边护母羊和小羊。


    没谁会傻到撞枪头,更何况狼群从不赶尽杀绝,大自然的准则是必须遵守的。一支冲锋的箭,除去剪头就只剩下脆弱的树杆,狼群懂得这简单的道理,避其锋芒然后摧之。让开一道小口放掉一小部分羊后,狼群再次夹击猛攻,这一次没有有头羊的带领,剩下的羊便失去了主心骨,惶恐不安又转头朝山坡上跑去,但在狼群的围攻下无处可逃……



     大部分羊都是一击致命,身上没有其他多余的伤痕,可见狼群的狩猎素质。


    黑色的山壁裹上了一层难以抹去的血色,这一次的狩猎足以供狼群吃一半扔一半还会撑着,不过它们并不会这么做,大多剩余的食物被狼群带到雪山上的洞穴外埋了起来,那里有经久不衰的冰雪,用来储藏食物再适合不过。


    雷望着血肉模糊的白骨,两只黄色的眼睛闪烁着不被了解的光芒,舔了舔嘴角余留的羊血,咽了咽嘴里残剩的腥味,转头离开了。它知道狼群的规矩,比起海风将自己逐出狼群,一顿饭的代价显然太小了,不知道为什么也懒得去想为什么,不过现在自己得独自去找点吃的东西,不然会饿很久,吃狼群余下的残羹剩饭?自己的高傲绝不允许。


    一首狂放而激烈的战歌也就此停歇了,夜是雪山沉静的时刻,可谁又知道这看似无波的寂静下会不会潜藏着另外的危机呢。
求教签名图设置流程!!尼玛~哥纠结了
Reinover 神兽 | 发表于 2013-3-22 23:46:59
写得特别有文采呢~最喜欢有大自然气息的了
浮华得很
小坏狼 野生萌兽 兽星志制作组 游戏王 百度账号 | 发表于 2013-3-23 14:38:28
很赞,很自然的感觉,支持支持 求后续~
打滚卖萌抱团睡~
黑霧 成年兽 | 发表于 2013-3-24 10:14:55
来看看吧
莫吟 楼主 | 发表于 2013-3-27 19:50:08
Reinover 发表于 2013-3-22 23:46
写得特别有文采呢~最喜欢有大自然气息的了

多谢~~不过后续会很慢~
求教签名图设置流程!!尼玛~哥纠结了
莫吟 楼主 | 发表于 2013-3-27 19:51:51
琥珀 发表于 2013-3-23 14:38
很赞,很自然的感觉,支持支持 求后续~

更新很慢的哦~~准备准备
求教签名图设置流程!!尼玛~哥纠结了
12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登记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